扫码订阅

1

近些日子我有些愤慨,缘是因听兴儿说起,在最近召开的第五届《下人八卦信息交流会》上,那些小厮丫头们,私下评选出的混迹于东西两府里四大色魔。我——琏二爷光荣入选了。

排名如下:贾珍,贾赦,薛蟠,我——贾琏。

我很愤慨!!!

但我所愤慨的不是说我色,而是愤慨于把我和他们划到一起。

我不是不屑于与他们为伍,而是不甘于在对“色”的追求境界上,与他们为伍。


打个比方说:就好像我一直很自信自己的摄影水平,甚至有点洋洋自得。突然有一天,中国摄影协会通知我,你被评选中国十大摄影大师,我当然十分愉快,但接着又告诉我,同时入选的还有陈灌稀先生。。。。。。这时候,无论如何,我是无法继续愉快下去的。强调下,我这么说并不代表我鄙视陈灌稀先生,假如通知的是,我被选为中国十大花心美男,同时入选的还有陈灌稀先生,。。。。。。这个,我还是会欣然接受的。



在我看来,“色”是讲究境界的,寻欢对象自是要进行多次分类与筛选的,

大体思路如下:

寻欢对象可分两种,一种是男人,另一种自然是女人。


第一次的分类,剥离男人,留下女人。简而言之,我不搞男人,只搞女人。

即便某个唇红齿白的男人很认真的告诉我,他的菊花很棒,我也是一样继续坚持这个观点的。


对于女人,还有第二次分类筛选,简言之,还要筛掉四不搞女人:不敢搞,不能搞,不给搞,不想搞。


不敢搞的,比如说我老子贾赦房里的那些花枝招展的小妖精们。

对于爹老子的东西,当儿子的什么都能偷,唯独女人不能,当然,如果他正大光明的给我,自然还是会笑纳的。

不能搞的,是指女性的亲属和亲属的女性。

比如说表妹黛玉;比如说堂嫂李纨,即便是她青春守寡,我还是断然不碰的。

不给搞的,比如说尤三姐,人家实在看不上咱,也就罢了,不勉强。

不想搞的,自然是那些姿色全无的腌臜婆子,这一点很好理解,无需解释。


而薛蟠对求欢对象分类则十分简单,

不分性别男女,直接分类:想搞的,不想搞的,不能搞的,不敢搞的

请注意,薛蟠只有三不搞,比我少了一个“不给搞”的限制,比如说香菱。

根据少一类就低一档的原则,如果我属于色人,那薛蟠充其量也就色兽,属于禽兽级别。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