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58.html


刚才询问女学生姓名的那位士兵名叫罗勇。李峰心里暗暗盘算着,此人虽然和自己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每次他总是表现得对自己十分敬佩。这次居然自发的帮自己去询问那位女学生的名字。就冲着这一点,李峰觉得,在日后,可以把此人发展成自己的心腹。第一次淞沪战役,在不久的将来就会结束。就凭着自己立下的军功,在这次战役结束之后,自己怎么说都能升为校官。以后在第19路军是不能待下去了,接下来的福建事变,第19路军保不住。投靠中央军呢?那也不是李峰所要的。要知道,加入中央军,未必能够改变五年后第二次淞沪会战的命运啊!说不定自己会在蒋介石的瞎指挥之下,白白葬送在八一三抗战中!那样,自己就白来这个世界一趟了。

到底该怎么办呢?李峰觉得有几分头疼。

有了!若是去了庙行,能给张治中将军留下一个好印象的话,说不准他同意自己去他老家巢县当一个保安团团长的请求,那么,不就能发展自己的军队了吗?

更重要的是,自己有钱,能买地和开办实业,还能赚钱呢。

有了钱,军队又能拥有更好的武器装备。

说句实在话,离开野战医院,李峰觉得有心中几分不舍。但现在最重要的是赶往前线,助兄弟部队一臂之力。再不去,恐怕第527团和第528团真要扛不住了。

想到此处,李峰转头问罗勇:“小兄弟,等打完这一仗,你有什么打算?”

“李连长,不怕您笑话我,我罗勇是个大老粗,当了那么多年兵,也不见提升。我又没什么本事,也不指望升官了。等打跑了鬼子,我就听老妈的,回家娶媳妇生娃。”罗勇红着脸回答说。

“哈哈哈!”正在行军中的官兵们都笑了。

“小兄弟,你家哪的?”李峰又问道。

“报告李连长,我是巢县人。”

“巢县?张将军的老乡啊!这太好了!”李峰低着头自言自语一句。

突然李峰又转头对罗勇道:“小兄弟,这样吧,等打完了这一仗,我想去张将军的老家巢县,去那里开自己的厂子赚钱,你如果不当兵了,就跟着我干好了!”

罗勇惊得瞪大眼睛,像是看一个怪物一样看着李峰,过了片刻才说:“李连长,怎么会呢?您立下那么大的战功,等打完这一仗,您至少是营长了!说不定还能当团长呢!您有这样的身手,留在军队里前途无量啊!我罗勇就不一样了,我没什么本事。”

李峰微微一笑:“小兄弟,等打跑了鬼子,就没什么好打的。我就想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好好的修养一段时间。到时候,你跟着我干吧!”

“多谢李连长!”罗勇受宠若惊连声道谢。

“快点!都跟上!”已经走在前头的沈发藻督促大伙们加快脚步。

第88师的阵地已经是岌岌可危,张治中亲自率领的中央教导总队加入之后,虽然多次击退了日军的疯狂进攻,但精锐的中央教导总队伤亡也是极其惨重。毕竟在重武器和火力方面,中国军队和日军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啊!许多官兵,连日本人的样子都没有见到,就白白牺牲在日军炮火之下。

自从进入庙行阵地以来,第88师已然浴血奋战了数日之久。

当日军两个步兵大队再次冲上来的时候,几乎已成疲惫之旅的527团官兵再一次默默整理起自己的弹药。也许这一次自己将会在此死去,但没有人抱怨。全团已经有很多的兄弟都已然血洒在这战地之上,即便自己死去了,也不是独自寂寞。

无数面旭日旗点缀在一排排的黄灰色的浪涛之间,一浪接着一浪的日军士兵排着整齐的队伍,黑压压的涌动过来,攒动的人头在起伏,就像是那决堤的洪水一样疯狂而来。

忽然之间,十多架飞机从远处的云层之间钻出来,呼啸着从日军冲击队形的头顶上掠过,向国军阵地上方扑来。

“哒哒哒”翼刀之下火光簇拥,绵密的弹雨在掀起的烟云中泼洒出阵阵震撼,航空机枪子弹几乎没有任何死角,瓢盆暴雨一样射入国军阵地上。子弹钻入战壕,掀起阵阵灿烂的血雾。

随着飞机空袭展开,日军的阵线突然快速推进。

“板哉!”咆哮着的日本人成群的呐喊着冲涌上来,如同漫卷过来的洪水终于冲破堤坝,扑向宁静的田野。

“开火!”

“开火!”

随着国军各基层军官的吼叫,成排子弹呼啸而出。

阵地上火光闪耀,密集的枪弹一排紧接着一排,整齐的从日军冲击的队列之中破开一道又一道的血线,快速冲锋的日军士兵就这样,在密集的弹雨中成片成片倒下,汨汨流淌的污血把水稻田里的黑水染成一片通红。

日军的攻击却更加疯狂。

日军军官挥舞着指挥刀,一排排的日军士兵被密集的弹雨给打倒,又一排排的冲上来。密集的枪弹也蜂群一样扑向国军的阵地,掷弹筒榴弹下雹子一样在国军阵地上。

国军阵地上,不断有人倒下。又有人扑上来,操起牺牲战士留下的机枪继续扫射。仗打到现在,已经是到了最后的时刻,日军如此这样的压上来,看样子是势在必得。这个时候,可以说双方在拼意志。

轻重机枪,泼风一样将密集的子弹渲泄到日军人群中。密集的7.92毫米子弹在扎堆的日军人群之间扬起一阵阵的漫天血肉。

而日军的火力也更加疯狂,地面的轻重机枪和掷弹筒,空中的航空机枪。更多的子弹劈头盖脸的扫向阵地上防守的国军士兵。掷弹筒榴弹、山炮和野炮炮弹发疯似的轰落而下,仿佛就丝毫不顾及伤害到自家人似的。子弹飞舞着,狂蹈着,在烟火之间飞窜,在血肉之间横飞。用它那尖利而又钝滑的弧线,肆无忌惮的在血肉之间,洞穿开一个又一个飞溅血肉的弹孔。

日军每前进一步,都有人倒下。

然而,那一群群黄色的浪潮,却依然那样一波接着一波疯狂冲击着。战壕内的许多国军士兵倒下,到处都是尸体和伤者。

依托着猛烈的炮火,在付出了惨重伤亡代价之后,日军终于突入进了国军战壕之内,如愿以偿的冲进了已然是支离破碎的战线。但日军突入之后,却发现,从那些身穿卡其色军装的士兵后面,突然冒出无数身穿黑色军装的士兵。

紧接着,就是一阵劈头盖脑的冲锋枪和手枪猛烈射击。

黑衣士兵,是中央教导总队。

中央教导总队,那不是一般的国军!

远的用原装毛瑟步枪、MG08重机枪和捷克式轻机枪射击,距离近了,用MP18冲锋枪和毛瑟盒子炮扫射。中央教导总队,根本没给日本人任何拼刺刀的机会。

躲藏在暗处的日军神枪手不时打冷枪,一个接一个身穿黑色军装,冲锋陷阵的士兵栽倒在淤泥中。

但中央教导总队的反冲锋十分凶猛,一转眼,官兵们就如旋风一样,冲到那些躲在暗处打冷枪的日军士兵跟前,把他们接连打成筛子。

打红了眼的日军大佐丝毫不顾忌炮火对己方的杀伤,抓起电话机声嘶力竭吼叫:“给我狠狠的轰击!”

俯冲扫射的日军飞机投下炸弹,后阵的日军各种火炮疯狂射出致命的弹丸。

火光冲天,一片腥风血雨、血肉横飞,蜂拥反攻的国军官兵被密集而来的金属风暴打的七零八落。那些冲上国军阵地的日军士兵,也在金属碎片中化为血雨肉末。

日军用漫天的炮火,将庙行炸得犹如月球表面一般。紧接着,第二波、第三波日军步兵发起疯狂的冲锋。在膏药旗的引导下,日军小队、中队各级指挥官纷纷前压,挥舞着军刀驱赶着一群接着一群的士兵,在猛烈的火力掩护下向着岌岌可危的国军阵地发起一波接着一波的冲击。

四辆日军的89式坦克,碾压着战死者的尸骸,翻卷着被鲜血和烂肉浸润的污泥,掩护着步兵发起攻击。

坦克不时停下,转动炮塔,向着猛烈抵抗的国军工事砸去一发发炮弹。

眼看着阵地就要被突破,忽然国军的后阵,响起一片呐喊声。

国军官兵们扭头一看,只见自己身后出现大批身穿卡其色军装,头戴钢盔的官兵。疲惫不堪的国军士兵惊喜的喊叫:“援军!我们的援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