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往事 第三卷 惊变 第十九章 痛失骨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


艾草在墙角里默默地燃烧,缕缕清烟缓缓腾起,轻慢地升向空中,在屋子里随性弥漫。这熟悉的味道,好似来自另一个国度。

在那里,有一座大花园,花园里面种的唯一的花,是芭蕉,其余的地方都被药匾占据。一个高大俊秀的男人正翻晒着竹匾中的药材,含笑不语。他的身边,站着一个正在背药书的小姑娘。

小姑娘摇头晃脑,不情不愿地背诵着,一张小嘴嘟得老高。那个男人不时地提醒着她背错的地方,亲昵地拍着她的脑袋,无奈地叹息着:“你如此不用功,什么时候才能学到你娘的一半……”

“哥哥……”胜男缓缓睁开眼睛。郁镇南的脸顿时闯入眼帘。他探过身来,紧紧握住她的手,眼中满是悔恨:“胜男……对不起……孩子……孩子没了……”话未说完,他已抽泣不止。

“哦。”她弱弱地应了一声,抬手向自己的腹部探去。这里面曾经有一个鲜活的生命,承载着她全部的希望与梦想;但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她的泪水汹涌而至,“现在……你满意了……”

“胜男……”郁镇南失声痛哭,“我不知道你之前食过药!若不是洪宗保从中挑拨,我怎么会……”话未说完,他已泣不成声。

胜男喃喃道:“你口口声声说信我,可旁人一句话,便可令你丧失心智……”

“胜男,对不起,对不起……”除了道歉,郁镇南不知还能再做些什么。

胜男却惨然而笑:“你说得对,我是骗了你。但我原本是打算同你讲清楚的。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时间拖得越久,就越难启齿。但我高估了你对我的感情……我原以为,原以为就算将来有一天你知道真相,生气归生气,但你还是会原谅我……但我想不到……”

“我原谅你!”郁镇南脱口而出,紧紧抱着她的肩,近乎哀求,“求你也原谅我吧!我们忘掉一切,重新开始吧!”

“忘掉一切?你不会原谅我的……”胜男将手从他手中奋力抽出,“这件事就象一根倒刺扎在你心上,只要一想起来,就会勾起你的痛处;你又何必勉强自己,我又何必自取其辱……”

“不会,不会的,我发誓从此以后绝对不会再拿这件事出来伤你。”郁镇南指天赌咒。

胜男哽咽着,泪珠大滴大滴地滚落下来:“你不是说不想我骗你吗。那好,我就告诉你实话,其实这么久以来,无论你怎么对我好,我都无法忘掉哥哥……每次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总会想到他,甚至将你想象成他……当初答应嫁给你,本就是一时意气用事,只不过我不肯承认罢了。我只有不断地提醒自己,要信守当初同你订下的诺言,才可以继续维系这场婚姻。若不是为着你的大度和信任,我不会改变主意,停了药,一心一意为你生儿育女。想不到事情会弄成这样……这孩子是我留下来的唯一理由,但现在,什么都没了……”

她的胸膛大起大伏,委屈,悲愤,痛苦,绝望,齐齐涌上心头,教人无力抵抗。她缓缓从枕下取出一件小小的衣裳,在手中细细摩挲。

郁镇南见状,早已悲痛欲绝。

胜男突然道:“拿火盆来。”

郁镇南惊道:“你要火盆做什么?”

胜男呜咽着:“我要把这衣裳,给我的孩子送过去。”

见她这般光景,郁镇南心中不忍,只好扭头吩咐道:“快拿火盆来!”

不一会儿,火盆端至床边,里面的木炭正熊熊燃烧着,不时地发出噼噼啪啪的爆裂声。胜男艰难地撑起身子,将已做好的几件小衣裳一一扔进火堆,房间里顿时烟熏火燎,呛得人直咳嗽。

胜男望见自己的心血付之一炬,早已心如死灰。鲜血不停地从体内涌出,她只觉自己越来越虚弱,虚弱得连说话的气力都快要消失了。

如此,倒好,就这样流尽最后一滴血,干干净净离开这红尘俗世,真真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她缓缓闭上眼。心中主意既已拿定,整个人都解脱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