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43.html



“谁一一她?!”西门一声嘶喊,双手捂脸跪到了台上呜咽了起道:“天呐!我西门为了参加这次大赛,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仅修建健身房一项——”他可怜巴巴地伸出两个指头,拖着哭腔说:“就他娘的花了近两个亿!可是,我得到的是什么?啊?!”他“嗵”地跳了起来,回手将身高还不及自己腿长的丁丁揪了起来,那情景就如同拎一只小鸡一样轻松。他用另一只手指点着双脚已经离地的小扁头,忿忿地骂道:“这该死的主裁判竟然给我个——”

他大步走向胡桃。一伸手将小丫儿从半空中的蛛蛛怀抱中抓了过来,轻轻向上一抛,利落地用手掌托住了她的小胖屁股,让她稳稳地坐在自己的手心上。“你们看,看啊,让我大名鼎鼎的西门同这样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布娃儿对阵,简直是污辱我的名声嘛!”

“喂,你断奶了吗?”西门问坐在自己手掌上嘻笑不停的胡桃。

“嘻嘻。”小胡桃似乎觉得很好玩,竟然不停地颠起了屁股。

“一个婴儿。一个狗屁不通的……”

“放开我!”下面的丁丁受不了了,他用两手握住了西门握着自己头发的大手,吼了起来。

“给我换个对手就放你!”

“找死啊你?!”丁丁突然一个凌空“倒踢金盅”,乌光闪闪的小皮鞋头儿正中西门的下巴,“咔登”一声脆响,西门险些跌倒,连连后退。丁丁就势在他的长臂上一个滚翻,破解了他紧握头发的手,接着又一个侧身踹脚,直蹬西门的耳根——这一下,西门轻松闪过。丁丁从他面前一滑而过,落到了地。

观众见西门吃瘪.纷纷跳将起来,为丁丁欢呼、鼓掌。

西门在胡桃胖鼓鼓的脸蛋上亲了一下,将她交还给蛛蛛。然后,摸了摸被踢的下巴,走到了丁丁面前,说:“看不出你还会点三脚猫的功夫。也罢,反正也找不到个像样的对手,就跟你玩了!”说着,拉开了架势。

“慢——”白兰的教鞭横在了两人中间。西门吃过这东西的亏,吓得抱臂向后一闪,死死地盯着白兰。

白兰将教鞭在空中摆了一下,郑重地说:“比赛对象是赛前双方抽签决定的——是不能更改的。”

“那怎么办?”站在白兰面前,西门显得乖了许多。“万一我失手打死了那个可爱的小布娃娃,岂不是更让世人恨我不迭了!”

“既然她能获得决赛的资格,决不会轻意被你打死的。”说着,白兰向后一闪身。用教鞭指了下丁丁说:“宣布比赛开始!”

“是。”丁丁干巴巴的小手掌在空中向下一劈,叫道:“开始!”

这时的西门正背对着胡桃,“开始”令一出口,他浑身一抖,闪电般一个横侧腾挪闪出3米开外,并在空中即调转过了身体。

再看胡桃:她仍然坐在蛛蛛的怀中吃东西——甚至连眼皮也没抬,低着头哼哼唧唧地唱着什么。

“唔?!”西门马步立掌望着小东西,眨了眨,又甩了甩头,觉得确无诈才收了防守架势。

台下一片嘘声——原来大名鼎鼎的西门官人不过如此。

西门朝台下人耸耸肩,摊了下手,撇嘴。大概意思是:“搞不懂!这哪是打比赛呀?你们看那个小东西,她……?”

他大摇大摆地走到了胡桃面前,绕她转了起来。吊坐在半空的她大约离地面五尺左右,正好与站立的西门的头找齐——面面相对。

胡桃正在往嘴里塞一种白色并泛着乳黄光泽的小食品。她先是这东西放在小嘴唇上夹住,仰起脸来哼哼几声,然后再用舌尖将它勾进口中、慢慢地咀嚼。

西门凑近了她的脸,好奇地歪着头仔细看。因为他不能不惊奇:小姑娘放到嘴里的玩意,看上去像是的虫子干儿。

他伸出手指想从胡桃那小馒头般胖胖手掌中捏一只来看看,哪知胡桃“唔”地一声.扭转了身子。将小手藏到了一边。

“喂,太小气了吧?”西门情不自禁地将大巴掌抚着她那圆鼓鼓的脸蛋上。这一种不可抑制的欲望,任何一个长大了的人,见到胡桃邯张圆润细嫩的小脸蛋,都禁不住要亲亲摸摸。特别是那双闪着嗔怒光亮,又圆又大的黑眼睛和深陷在鼓腮中的小嘴,无不具杯一个宝贝应有的可爱、可亲的特质。

是的,这就是她刁蛮、顽皮、无所畏惧的资本。

“小美媚,你吃的是什么东西呀?这么香——”西门“咝咝”地抽两下鼻子,可怜巴巴地向胡桃伸出了手掌。“可以给大哥哥一个尝尝吗?”

胡桃极不情愿地用她那圆鼓鼓的小手指捏起一只,放到西门的唇缝里——他本来是想接到手中仔细看一看再吃,哪知小宝贝竟然直接喂到了口中,这不能不让西门油燃而升起一种幸福的自豪感和几分受宠若惊。如果再当众吐出来仔细查看一番——这哪是大英雄所为。况且,小姑娘一直在吃着它啊!

西门甚至连犹豫的表示也不有,即嚼了几下,咽到肚里。

“哇——好香啊!从没吃过这么香的——”他贪婪地再次将大爪子伸向了胡桃。

“讨厌!”胡桃终于显露出了她难缠的本色。乌黑闪亮的大眼中露出了凶巴巴的冷光。她将双手藏到背后,瞪着面前的大傻小子,赶狗似地噘起小嘴吐出一声:“去!”

“哈哈,这个小姑娘,真是好玩啊!”

这时,丁丁的哨子响了——他在两人中间挥了手,喊道:“第一局,胡桃胜。请裁判打分!”

“慢着!”西门张臂挡住了丁丁,怒吼道:“还没打怎么就判出了胜负?你黑哨啊?!”

这时,台下的五名打分裁判纷纷亮牌:8分,8分,9分——姥姥打出了最高分10分,大憨则打出个6分——牌子刚举起,便有一记红色的柿子“叭唧”摔到了他的脸上。

全场一片哄然大笑。哄笑中,只见台上的白兰走到胡桃面前训斥她,但从表情、口形来看小妹并不服她,辩驳着什么。

虽然没有任何人看见柿子是从哪几飞过来的,但了解底细的人都清楚:定是小巫女捣的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