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第一皮条客段芝贵

lixiaolan 收藏 2 10179
导读: 皮条客是妓女和嫖客之间的中介人,之所以将这种人称为皮条客,缘自北京著名八大胡同当中的皮条营。后来人们又把拉皮条统指为了谋取某种不法利益,从中牵线搭桥的一切行为。 民国政坛第一皮条客是陆军上将段芝贵,他为了巴结权贵,曾多次为袁世凯及其儿子、庆亲王奕劻之子载振等提供美女,供其玩乐。 段芝贵生于1870年,安徽合肥人,字香岩,一般人称他做“小段”,其实若按谱系来算,小段还是老段(段祺瑞)的族叔,不过岁数较小而已。段芝贵出身于一个衙门差役家庭,幼时读过私塾,颇通文墨。由于当时朝廷规定差役之子不准参加考试,段芝

皮条客是妓女和嫖客之间的中介人,之所以将这种人称为皮条客,缘自北京著名八大胡同当中的皮条营。后来人们又把拉皮条统指为了谋取某种不法利益,从中牵线搭桥的一切行为。

民国政坛第一皮条客是陆军上将段芝贵,他为了巴结权贵,曾多次为袁世凯及其儿子、庆亲王奕劻之子载振等提供美女,供其玩乐。

段芝贵生于1870年,安徽合肥人,字香岩,一般人称他做“小段”,其实若按谱系来算,小段还是老段(段祺瑞)的族叔,不过岁数较小而已。段芝贵出身于一个衙门差役家庭,幼时读过私塾,颇通文墨。由于当时朝廷规定差役之子不准参加考试,段芝贵愤而辍学经商。后经人引荐得以进入权贵李鸿章家所开的义和当典充跑楼学徒。因赌博欠帐,段芝贵只得离职投靠在天津小站充胜军后营帮带的族叔段日升,赢得其垂青,从而被保送到北洋武备学堂充当学员。毕业后,段芝贵随李鸿章之嗣子李经方东渡日本,入士官学校学习军事。1892年冬回国,在军械局任职。1897年,段芝贵投靠袁世凯的新建陆军,充督操营务处提调兼讲武堂教习。

1900年,袁世凯被清改府任命为直隶总督。作为袁世凯的嫡系,段芝贵被袁世凯委任为天津北段巡警总办,但段芝贵并不满足于此,一心想着继续往上爬。他针对袁世凯的贪财好色,投其所好,多方选购名妓美女献给袁世凯。此举深得袁世凯之欢心,在袁世凯的保荐下,段芝贵升任为天津巡警道。

美人计牛刀小试,竟大获成功,事半功倍。段芝贵尝到了甜头,好不得意,后又充当了两次广为时人所知的皮条客。

载振时任农工商部尚书及御前大臣,其父乃朝中位高权重的庆亲王奕劻。1907年的一天,载振往东三省路过天津,一眼就看中天津艳冠群芳的坤伶杨翠喜,欲纳之为妾,却遭到了杨翠喜的断然拒绝。作为随员的段芝贵听说这件事,即利用手中权力威胁利诱杨翠喜的父兄,给银一万两作为赎身费,杨家被迫应允。段芝贵随即派随从在深夜中将杨大美女送到载振邸中,成了载振的床上物。载振自然是喜出望外,感谢段芝贵玉成美事,他很快面请其父庆亲王奕劻,盛赞庆亲王奕劻政绩卓著,心细才长,请破格使用。护犊子的庆亲王奕劻于是奏请慈禧发出上谕:“钦命天津巡警道段芝贵恩赐布政使,署理黑龙江巡抚,着即前往任事。”

杨翠喜在载振府上得到专房之宠,因此不见容于载振之妻妾,而段芝贵献妾求官丑闻渐渐泄露,弄得京城沸沸扬扬,被御史赵启霖参了一本。各大报刊如《申报》、《时报》等也不惜版面作追踪报道。慈禧迫于清议,派醇亲王载沣、大学士孙家鼐查办此事。载沣、孙家鼐与奕劻父子本来就是沆瀣一气,奕劻父子得到事先通报的消息,早就作好了伪证,只说杨翠喜是庆王府所买的使女。

载沣、孙家鼐草草调查一下,便以伪证复奏清廷。慈禧也不复查,即下诏将御史赵启霖以革职处分,引起舆论的极大不满。接着,素以刚直敢言而著称、时任大清邮传部尚书的岑春煊上奏折继续参劾:“段芝贵为皂班之子,李氏家奴,献妓取幸,众所不齿!命为封疆大吏,实属有违官箴。”并面见慈禧详细申诉。岑春煊是慈禧的宠臣,他的上奏自然引起慈禧的重视。获悉真相的慈禧龙颜大怒,旋即再颁上谕将段芝贵革职。时段芝贵已在赴任途中,接上谕如晴天霹雳,十分懊丧,只好中途折返。载振也因此事也不得不具疏辞职。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后,段芝贵被袁世凯委为武卫右军右翼翼长,1912年任驻京总司令官,继任拱卫军总司令,1913年秋授陆军上将,任陆军第一军军长。1914年改任湖北都督,授彰武上将军和镇安上将军。

段芝贵督鄂期间,又上演出了一出拉皮条的丑剧。其时,袁世凯之子袁克定因事来武汉,一日在怡园观剧,看见名噪南北的美艳坤伶王克琴,便喜欢上了。段芝贵得知袁克定的这点心思,便两次微服访王克琴,并花费银八千元为王购备家具日用品,欲将王大美女献于袁大公子。此讯传出后,怡园内外热闹非凡,无日不车水马龙。《大汉报》经理胡石庵闻之,带上编辑二人往怡园观剧以窥探虚实。当晚,演《梅龙镇》,王克琴饰演凤姐,剧中有台词云:“军爷有钱,买不得凤姐不卖之物。”王克琴说此台词时,斜看楼座,原来楼座中观客即为段芝贵的一帮人。胡石庵返社后借题发挥,刊发《落花有主》时评讥讽段。

段芝贵阅《大汉报》的时评《落花有主》后恨得咬牙切齿,决心伺机报复。时值河南省宝丰县绿林头目白朗率领起义军进攻老河口,《大汉报》据事直书,并开辟“中原狼祸论”一栏。段芝贵为泄私愤,诬诋《大汉报》私通白朗,编造“报馆通匪案”,以“泄漏军机,鼓吹乱党,扰乱治安,摇惑人心”十六字罪名,饬令封禁,并捕经理胡石庵及编辑、理事、发行、访事等十多人入狱,发交陆军审判处讯办,欲置胡石庵等人死地。但在当时社会各方压力下,段芝贵的这一阴谋并没有得逞。胡石庵等仅被判处短期徒刑。1915年段芝贵离开湖北,石庵等未待刑满即获释放。

1915年,段芝贵联合14省将军密电袁世凯“速正大位”,为袁世凯复辟帝制推波助澜,论功行赏时被封为洪宪一等公爵。1917年张勋复辟时,段芝贵又任讨逆军东路总司令,后任北洋政府陆军总长和京畿卫戍司令。1920年直皖战争爆发后,段芝贵任定国军前敌总司令,败后居于天津租界,于 1925年3月12日一病不起。黯然离世。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