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1万亿” 外媒称日本“输了核战斗”



“30年,1万亿” 外媒称日本“输了核战斗”


这是3月17日拍摄的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的照片。



“30年,1万亿” 外媒称日本“输了核战斗”



图表:福岛第一核电站防止放射物扩散的可能方法 新华社发。


处在日本核危机漩涡中心的东京电力公司30日宣布,受形势所迫,福岛第一核电站第1至4号机组将不得不废弃。日本政府则迅速将废炉范围扩大到该核电站全部机组。这让“日本输了”成为国际舆论眼中核危机的最可能结局。在此之前,从日本核电站泄漏的放射性物质随风跨海,把美欧亚多国变成“辐射区”。《韩国时报》呼吁联合国召开专门峰会,严肃应对这场影响远超东亚的全球核危局。过去一周,所有检测到核物质国家的政府都被拖入同样的公关任务:向公众解释极少量的核辐射不会危害人体。这让此前对日本普遍同情的国际舆论出现微妙的情绪变化。彭博社一篇日文报道提出的问题有点尖锐:常把“对不起”挂在嘴边的日本是否欠世界一句道歉?


“核辐射没有国界”


30日向外界宣布废炉决定的是东电公司董事会会长胜俣恒久,此前备受外界指责的该公司社长清水正孝因“过度操劳导致高血压”住院。胜俣恒久说,废弃1至4号机组是“别无选择”,5号和6号机组能否重启需与日本政府和当地民众协商。几小时后,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枝野幸男对外界表示,“客观状况很明朗,社会意见也很清楚。在1至4号反应堆基础上,5号、6号反应堆也将成为废炉。”有中国核专家表示,此举意味着日本政府挽救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努力失败,但有可能为降低核事故破坏争取时间。


“日本输掉了它的核战斗”,30日,这样的判断出现在多家英国媒体上。《每日邮报》说,不断恶化的形势,让在艰苦环境下坚守的东电“敢死队”的努力看上去很徒劳。日本经济产业省原子能安全保安院当日证实,福岛核电站附近海域放射性碘超标3000多倍。美联社说,这是该海域迄今核污染最高值,有迹象显示,越来越多核电站中被污染的水正流入海洋。


美国《时代》周刊不久前曾将3月份的国际新闻形容为利比亚战事与日本核危机的争夺。英国舆论30日提高对后者的关注还有另一个原因:英国格拉斯哥与牛津郡等地的空气中被证实检测到来自日本的放射性碘131。


核危机伊始,英国媒体曾安抚民众说,福岛距离英国很远,放射性物质不会影响英国。但《每日邮报》30日称,现实是这些放射性碘已飞越5500英里来到了英国。虽然卫生部门宣称辐射水平不会威胁公众健康,但它足以说明面对万里之外的核泄漏,英国多么脆弱。


《每日邮报》说,除了英国,空气中检测到放射性物质的欧洲国家还有瑞士、法国、德国、冰岛。此外,随着亚拉巴马州与华盛顿州成为美国最新的辐射物飘散区,全美已有12个州的空气中检测到来自日本的放射性碘,东西海岸“感染州”数量分布均匀。


与放射性物质一同蔓延的是人们心中的不安。在美国,由于宾夕法尼亚与马萨诸塞两州的雨水中检测出放射性物质,当地人已被警告不要使用收集的雨水。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说,从中国、韩国,到越南、菲律宾,这些亚洲国家政府都在忙于同样的工作:告诉公众当前的辐射对人体没有损害。


30日,俄远东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空气中检测到来自福岛的放射性物质。韩国全境12个监测站全部检测出极少量放射性碘。韩国医药卫生机构还宣布在从日本进口的米酒、面包、糖果等食品中检测到微量放射性元素铯。韩国《东亚日报》题为“虽然对人体无害……”的文章说,最令人担心的是福岛核电站土壤中发现多种放射性钚元素,其中钚239的半衰期长达2.4万年。


“核辐射没有国界”。《韩国时报》29日社论试图用这样的表述说明全球已陷入“核辐射焦虑”。文章说,眼下的形势说明,日本核泄漏已不再是东亚的地区危机,而是全球危机,整个世界都不再具有免疫力。政府不能仅向公众强调辐射对人体无害,这种盲目自满很容易导致危险的结局。面对危局,联合国应组织召开一次全球核安全峰会。


日本欠世界一个说法?


美国“政治漫画”网日前刊登了两幅漫画。第一幅这样描述美国公众对核物质飘散的不安:一个在街头散步的人不仅把自己包裹在厚重的防辐射服中,还给他的狗穿上防辐射服。旁边没采取防护措施的人说,“坏了,我肯定已被暴露在放射性物质中”。另一幅漫画则似乎在讽刺日本政府。画面中菅直人向外界宣布“不用担心,福岛的一切都在控制当中”,但他的鼻子像匹诺曹一样越来越长。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直接感受到福岛核泄漏的影响,国际舆论对日本政府的抱怨也在增多。


德国《世界报》30日批评日本政府坐视核物质飘散全球,却没有向国际社会做出预报。德国《新奥斯纳布吕克报》说,这种做法让日本核灾难正在变成信息灾难。文章说,在日本这样一个人口稠密的岛国,害怕公众大规模恐慌为政府隐瞒事故情况提供了很好的借口。但民众有知情权,而且不仅是日本民众,世界各地的人们也有获得可靠信息的权利。当年,隐瞒切尔诺贝利核灾难让苏联失去了世界的信任,这一幕不应在日本重演。


美国《时代》周刊29日说,人们表达悔过的方式有很多种,但很少有哪个国家的人比日本人更精于此道。菅直人当日在国会答辩时,穿着他那件耐用的浅蓝色工作服,自危机爆发以来,东京的官员们一直都穿这种衣服,这么做并非无缘无故,而是有三种弦外之音:第一,我们在努力;第二,我们取得了进展;第三,我们很抱歉。


30日首次以东电“掌门人”身份面对公众时,胜俣恒久再次向日本国民表示诚挚道歉,此前菅直人也为核危机向国民道过歉。菅直人当日分别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就核事故通电话。菅直人在电话中感谢美军提供支援,并对默克尔承诺,“将向国际社会最大限度确保信息公开透明。”


“放射性物质在全球蔓延,日本作何表态”,29日,美国彭博社一篇以此为题的日文报道出现在日本互联网上。文章说,虽然目前蔓延的放射性物质对人体不构成威胁,但也在世界各地引起了不小恐慌。日本在地震后一直默默接受各种国际援助,但对本国核事故污染全球一事却很少提,常把“对不起”挂嘴边的日本人为何至今不对世界说声“抱歉”?


法国《世界报》29日说,虽然此次日本核事故不会出现所谓的“中国效应”,即一些科幻作家所描述的,美国核事故泄漏的核物质通过地幔从地下穿越,污染遥远的中国。但核事故对大气、海洋环境和食物链的影响是深远的,也是国际性的,也许未来几十年都不会根除。英国皇家国际关系研究所核专家迈尔科姆·格里姆斯也说,虽然源自日本的核辐射没在英国产生恐慌情绪,但这不意味着日本政府和企业不需对别国民众做出清晰解释。


日本评论家佐藤优29日撰文说,福岛核危机给国际社会造成了冲击,但日本政府对此认识不够。佐藤说,《朝日新闻》曾经报道,日本有可能把污染水投入海洋,如果这样的话,国际社会对日本的批判必然大大增加。现在,欧美社会已不再为日本担心,而是害怕受到同样的危害。菅直人应该就此次事故向国际社会发表一份特别声明,而现在是这样做的最好时机。


30日,不安情绪甚至传染到尚未在空气中检测出放射性物质的国家。马来西亚《星洲日报》说,法国核安全检测部门已表示,日本国内的核污染区域已扩散至距福岛第一核电站半径100公里的区域,如果属实,意味着“整个东日本地区都被毁了”。现在,许多国家已启动核物质监控,美国还带头禁止进口产自日本污染区的牛奶和蔬果,可马来西亚至今没有动作,文章问道:“马来西亚人该怎么应对核危机呢?”

“30年,1万亿”


“我们正在考虑多种措施,但现阶段无法负责任地断言,我们能在何时控制住形势。”官房长官枝野幸男30日这番话被一些国际舆论理解为日本核危机将是“持久战”。《读卖新闻》援引日本能源经济研究所原子能组组长村上朋子的话说,福岛核电站反应堆的报废需要长时间进行,如果仅靠日本自身力量,大约需要30年,费用超过1万亿日元,仅是从炉内去除损伤的燃料棒就要2年以上。


过去一段时间,福岛核电站传出的每个坏消息似乎都会加剧一些人对核能安全性的担忧。《纽约时报》说,美国核专家29日在国会会议上表示,美国核电站备用电池维持工作的时间还不及福岛第一核电站,问题亟待解决。然而国际舆论中的“挺核派”也在持续发声。英国政府前首席科学家戴维·金对《每日电讯报》说,当你踏上跨越大西洋的航班,所受的辐射量比你现在到福岛第一核电站附近走一圈还大。


30日,奋战在核电站的东电员工表现出的毅力依然赢得国际舆论尊重。CNN在一名东电员工发出的邮件中截取了这样一句话:“哭泣无用,如果我们正身处地狱,所能做的只有爬向天堂。”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