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的雷达兵 正文 “拗救”5

春予曙阳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size][/URL] 新兵这一枪走火,把连长打得心慌意乱,他的心情也坏到了极点!连长说,这可是他从未遇到的情形。以往的新兵,要在新兵连训练三个月才分到连队,因为今年老兵走得多,情况特殊,新兵到团里后被立即分到了连队。连队还没有来得及对新兵进行系统训练,问题就出现了,这怎么能不让连长大吃一惊呢! 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


新兵这一枪走火,把连长打得心慌意乱,他的心情也坏到了极点!连长说,这可是他从未遇到的情形。以往的新兵,要在新兵连训练三个月才分到连队,因为今年老兵走得多,情况特殊,新兵到团里后被立即分到了连队。连队还没有来得及对新兵进行系统训练,问题就出现了,这怎么能不让连长大吃一惊呢!

这一枪走火,仅仅是打掉了四好连队的评选资格吗?不!今年这漫长的一年,很可能会成为一个平庸之年,这可把我,把连长,把连队给害苦了,我们两人刚刚有个大显身手的念头,就给浇没了啊!

四好连队争创不成了,再怎么办?我问连长:“你说咋办?”

“我听你说吧!”

“又来啦,又想考我是吧?都没完没了啦,我初来乍到的,情况还不熟呢!”我发现这一枪走火,对我们的影响是微妙的,此时,我已经无心去关注连长的生活“小节”问题了。我和连长被这一枪走火紧紧地捆到了一起,摆脱连队的困境,成了我们共荣共辱的使命,我只能横下一条心豁出去了,带领连队站起来,才是眼下压倒一切的大事。

连长说:“我的态度是先解决韩曙光的恐惧问题,然后再来解决许登丰的乱跑问题。”

“先解决韩曙光的恐惧问题,然后再来解决许登丰的乱跑问题?”我疑惑不解地问。

“还能有比这更好的办法吗?”连长眼睛直楞楞地瞪着我,像是要对我发火一样,这简直是莫名其妙?

连长召开了一次全连班长以上的干部会议。各班都住满了新兵,唯独炊事班却挤进了外班的不少老兵,这是让老兵让出各班的位置给新兵们住。连长说:“除炊事班外,各班要认真履行好自己的责任,再不能给连队添乱子了,要让连队从跌倒中爬起来!”他要求我从政治工作的角度,配合着他进行革命英雄主义教育。

虽说这段时间天公一直不作美,但雨终于还是停止不下了,雾也随即散去,好多新兵自上山以来,还一直没有看到过东峰山的真正面目,今天,总算撩开了它的神秘面纱,可以一睹它的尊容了。太阳露出它那张灿烂的脸,阳光照在大地上,显得很暖和。被雨水长久洗涤过的东峰山,清澈而干净,树叶在阳光下现出了五颜六色的绿来,有的树呈现出暗绿色,有的树呈现出古铜绿,有的树上露出了新绿的嫩芽,有的树上换上了淡淡的绿叶子,有的树叶绿得泛白,各种绿色的叶子混合在一起,正说明春天的脚步已经悄然地来到了东峰山。

连长要用“适应训练”来解决韩曙光的恐惧问题。

什么是适应训练呢?这是这个部队“内传”的功夫,连队生活在一个特定的地理位置上,不能不对它的地形地貌有一个充分的了解。尽管连队是空军雷达兵连队,他们的第一武器是手中的雷达,第二武器才是手中的钢枪,但如果他们不能适应环境,不能有效地保存自己,也就不能有效地使用手中的第一武器。

早饭后,新兵被带到了营房西面的一个山顶上。这里并不是东峰山最高的位置,但这里却是观察营房周围一带山势走向最理想的位置。新兵这才发现,他们原来已站到了云端里啦。有新兵说:中国地理特点不是西高东底吗?怎么东南沿海的山都这么高呢,像石笋一样直插蓝天。有新兵问:我们这山怕有几千米高吧?

营房里的老兵,都参与到新兵的适应训练中来,我也随着他们一起,参加了这次活动。

身材有点矮胖,操着四川口音的副连长李元银负责组织这次活动,他脸上很兴奋,眼睛里闪耀着光芒,他要用他的言行,去影响每一个新兵。他向新兵介绍了东峰山的情况说:连队所在的东峰山,属于玳瑁山山麓的一个山峰,它与驻地南面二十多公里之外隆起的南山群彼此相连,如同伸开的手臂,融入到北面杂乱无章的群山之中。东峰山主峰最高处在雷达阵地上,站在东峰山之颠环顾四周,一望无际的群山如同起伏的巨浪,把东峰山一带方圆数百里范围内辽阔的大平原环抱在其中,形成一个南北狭长的硕大的盆地,东峰山就像是伸向盆地中心狭长的半岛,它把盆地以北的大片粮田劈成东西两块。顺着东峰山的东麓向南望去,大平原的纵深处,在烈日下依稀可见一条长长的机场跑道,战斗出航的歼击机群从大平原深处腾空而起,经过雷达站东面擦身而过,右转向东,直插大海蓝天。由于东峰山独特的地理位置,使它成为极其重要的军事要地。新兵站在山上,俯瞰着东峰山周围,盆地平原东西两面大片的粮田里,绿茵成片,紫云英(紫云英是早春生长在稻田里的一种草本植物,它长得碧绿茂盛,开紫色的红花。花开满田的时候,田里像紫红色的绒地毯。到了春耕时节,农民将它犁到田里,是一种很好的有机肥料,农民们根据它生长的样子,就俗称它为绿肥)长势很好。盆地的大块方田里,星罗棋布的农舍民房簇拥着散布其间,这活像是在一个巨大的棋盘上布下的一颗颗黑白相间的棋子。这巨大的画面,不就近在咫尺吗?真是太美了!

李副连长说:“东峰山周围,到处是原始森林,时常有蛇和野兽出没。蛇在草上行走,如同像射箭一样飞快,要避开蛇的攻击,一定要走‘之’字型的路线,最好是避开草地走上公路。蛇的眼睛没有什么用处,它是根据腹部的震动来判断方向的,走‘之’字路线可以扰乱它的判断,避开它对你的攻击伤害。连队猪栏里的母猪从来就没有配过种,却一次次地产下小猪,而且全是野猪。在风和日丽的天气里,山上安静极了,除了百鸟传来的叫声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声音了。要是稍稍有点风起,营房四周的森林里就会出现鬼哭狼嚎一般的叫声,让人心惊胆战。这是不是说森林里的风更大一些呢?俗语中说:‘藕荷叶下莫躲雨,丛树林中莫避风’,不同的叶子对风具有夸张的作用,这是一种自然现象,了解了这些道理以后,夜里站岗还会害怕吗?”

李副连长模样慈祥,他是一个心灵手巧的人,平时也没有什么脾气,不管什么事,只要到了他的手上,总能看出个门道来,他看东峰山,自然就没有什么可怕了。他是一个以技术革新见长的人,为革新他三次荣立三等功,一次荣立二等功,连队里谁也没有他立的功多。李副连长指出东西山两侧几条小路的位置,他要新兵在老兵的带领下,熟悉一下这些路的情况,随即他命令各班带开。

我随着一班,深入到山路中间,也去熟悉情况。

尽管李副连长在介绍东峰山的地理位置时,轻描淡写地讲到了东峰山的恐怖,但是站在山上四处一望,还是让不少新兵感到有些可怕。山顶两边的大山连绵而下,延伸到很远的地方,林子上面,蒸发的地气不时把山的东西两侧,严严实实地遮掩起来,就是阳光也别想照进去。放眼远望,起伏的大山群中真是看不透啊,谁知哪里藏着野兽?哪里藏着敌人?中原兵和北方兵一听到山上有蛇,浑身“刺”都软了(这是方言,借鱼刺的说法来比喻人的骨骼)。走进原始森林,参天的大树把人遮掩得没影没形,向上看根本找不到方向。平常有点风,林子里的叫声让人听了好凄惨,不由得起肌皮疙瘩。

可是有的新兵就不一样,他们熟悉了东峰山的地理位置,对东峰山赞不绝口。武中华凭借一身好武术,他胆量大,看了这里的环境,他眼睛里显得更亮了,他认为这里的山势险峻环境美,是一个天然驻兵的好地方。个子高大的湖南新兵常儒焕挂着一脸的笑,他说,这里简直是一个植物世界的博物园。这里的水好,吃起来真的很甜。广东新兵叶英炽,称得上是广东人中的东北大汉,他高大的个头,风风火火的性格,他认为这里是个野果的聚宝盆,等到秋天以后你再看,满山遍野的野果,够我们享用的。他说话时那眉飞色舞的样子,似乎都在流口水了。圆头胖脸大眼睛的河南新兵游安平,说话大大咧咧的显得有几分大度,他瞪着大眼感叹道,难怪庙要建在高山上,山高水高,空气新鲜,山上的和尚好修身养性啦!只有韩曙光,看完前山后山之后,脸一直阴沉着,他一言不发,要是早看了这一切,他会有那一枪走火吗?

和韩曙光同在一班的北京大个子新兵张为民,紧张的神色散开之后,终于说话了,他说:“站在这样高的山上,就像是站到了天上,是让人心惊胆战的,但是看了之后,也就没有什么可怕了。”他在欣赏完东峰山之余,还为韩曙光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许登丰来劲了,他接过他的话题说:“就是嘛,这样的地方还走火,真是胆小鬼!”

韩曙光正是有火没地方出,他马上回敬到:“不是你不负责任到处乱跑,我会走火吗?你还好意思说,你说你中途跑到哪里去了?是不是去睡觉了?没有那个能力,你干什么揽这个活?答应了站岗,你就应该负责到底!这难道就是你要的第一吗?你也太让人失望了……”

“自己没有个屁用还怪别人!我叫你走火了吗?我走开了你就应该走火吗?你为什么就沉不住气呢?我都替你脸红,你别不服,我永远都胜过你,我气死你……”许登丰申辩道。

副连长喝道:“别吵啦!你们哪个没责任?啊!韩曙光走火,那是缺少了军事常识!你乱跑就对了是吗?站岗的时候到处乱跑,是非常危险的,你为什么不听班长的话,两人在一起呢?没把你们班长打死就是万幸,你还以为你没有责任是吧?你比他高明是吧?”

我虽然没有说话,但我把许登丰狠狠地瞪了一眼,我从心里反感他的强词夺理!

他们两个人都不说话了,但是看得出来,他们谁都不服气。

看完东峰山后,韩曙光越发整天闷闷不乐,岳班长见韩曙光终日心事重重的,就叫张为民过来,对张为民吩咐道:“韩曙光讲话的方言很重,尤其是说那些阿拉伯数字,让人分辨不清,你教他学学口语吧,就当他的普通话教员,一定要让他改掉方言发音。你要随时提醒他纠正他,这是一个雷达兵一定要过的第一关。”

岳班长交代的事,张为民欣然地接受了。

许登丰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一肚子的不高兴,他认为岳班长处处在偏袒韩曙光,连里的战斗岗位还没有分配,你听听,韩曙光的岗位就被班长给提前定好了,班长要这小子当操纵员,他心里不服啊!他有一股子怨气,这让他愤愤不平,可他有气又不敢对班长撒,他只得朝韩曙光恶狠狠地瞪上一眼,就这样他都不解气!

韩曙光被许登丰愤怒的眼神深深地伤害了,他真想奋起还击,可是此时太不是时候了,他自知自己闯下的大祸没法取得大家的谅解,想回击也不是时候,他只得暂时忍着。他也瞪了许登丰一眼,算是对他的回答!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