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14.html


训练的间隙唐剑羽总会拿出那坎石琢磨一会儿。唐剑羽的爷爷他没有见过,听父母讲,爷爷是死在文化大革命当中。这块坎石的来历爷爷从来没有对外人讲过,父亲也不知道。出去后一定要好好在整理下爷爷的遗物,看看还有什么发现。唐剑羽想着想着,拿起坎石对着阳光又看了看,里面的那个符号一天比一天清晰,不过还是比不上长老的那块乾石清晰。

这天唐剑羽象往常一样,吃完早饭就出门往山上走,刚走到山脚下,就听见后面小竹在喊:“剑羽哥哥,你等等我,等等我。”

唐剑羽转过身来看着气喘吁吁追上来的小竹说:“小竹,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怎么追到这来了?看你跑的满头大汗的。”

“也没。。。没什么事情!”小竹双手背在背后扭扭捏捏的说道,欲言又止。


“没事!?真的没事?那我就进山去了。”说完,唐剑羽头也不回迈出几步,作势要往上山走。

“有事,有事!”小竹急了,牙一咬,眼一闭,脚一跺,从背后拿出一双鞋来,“剑羽哥哥,我娘说你的鞋破得太厉害了,让我把这双鞋送给你。”

唐剑羽低头一看,脚上的登山鞋确实破得不成样子了,大脚趾都露在外面了。唐剑羽下意识地翘了翘露在外面的大脚趾说:“在你们家,白吃白喝的,还收你们的鞋子,这怎么好意思了。”话虽是这么说,唐剑羽伸手就把鞋子接了过来。“这是你娘做的啊?”

“不是,是我娘教我做的。”小竹的声音小得几乎连他自己都听不见。一张嫩脸红得象充血的猪肝,低着头,两眼盯着双手,双手绞着衣角。

“嗯,这鞋做得真好啊,谢谢你啦,小竹妹妹。”唐剑羽拿着这双鞋,感觉有些沉重。这双鞋其实很怪异,不是八卦寨中人都穿的那种靴子式样的,而是是手工仿照唐剑羽脚上这双登山鞋的式样做的。一个古今结合的造型,底是厚厚的加了糨糊的千层底,鞋面是兽皮做的。更重要的是,这双鞋还是系带式的,可以看的出来鞋带也是精心编织的,鞋舌也做的有模有样,真实煞费苦心啊。

“剑羽哥哥,把鞋换上吧,看看合不合脚。”小竹拉着唐剑羽到,让他坐到路边的一块大青石上。

“小竹妹妹做的一定合适的,不过现在还是不换了,等我中午回去吃饭的时候,泡个热水脚后在换,那样才是最才舒服的换法。小时候,我妈妈每次给我买了新鞋后,都要我打盆热水泡个脚,换上新袜子,然后才穿上新鞋。”提到换新鞋,唐剑羽却想到了这一幕。 自己当兵两年,父母两年没见着,才退伍回到家,就心血来潮,用退伍安置费买了一套装备,出来远足,当驴友。自己这一下又失踪好几个月了,父母亲朋只怕都急坏了。唐剑羽知道,自己想家了。

“剑羽哥哥,你想家了啊!”小竹也知道了。

“嗯,小竹,我今天不训练了,你能陪我去那山顶坐坐吗,我想去吹吹风,远眺一下。”唐剑羽指着那最高的山峰说。

“好的,我们走吧。”


这是桃花源里最高的山峰,山顶有块平坦而突出的大岩石。站在这块大石上可以鸟瞰整个桃花源,天空就象一个巨大而剔透的水晶锅盖一般,扣在了桃花源之上,严丝密合,天圆地方在这里得到了最好的体现。

在山下,八卦寨的人们已经迎着朝阳,开始了一天辛勤的劳作了。唐剑羽的目光穿过八卦寨,看向最远方,在那天地交接的地方,就是那片桃林,虽然桃花早已凋谢,但是在朝阳的映照下,依然一片通红。唐剑羽知道,穿过那片通红,他就能见到日思夜想的父母。家中的父母,这几个月里,一定在倾力寻找他,想必他们都已经心力交瘁了。

唐剑羽流泪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桃花源里的生活虽然无忧无虑,随心自在,但人总是感情动物,想到自己可能在也见不到辛劳养育了自己20年的父母,自己在这里好吃好喝,父母定是茶饭不思,憔悴万分,唐剑羽心中也隐隐作痛,忍不住泪流满面。

“剑羽哥哥,你流泪了,我想你一定很想家了,心里很难过吧,我从没见过男人哭过。我也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的爹娘。”小竹站在唐剑羽的身后,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没,是被风吹的,这山顶上风好大啊!我们下去吧”唐剑羽擦了擦眼角掩饰道。 这个山顶基本没有什么人来过,上下山也没有现成的路可走。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特别是这种陡峭的山峰,下去的时候更要小心。唐剑羽在前面开路,小竹跟在后面。

“啊!好多蛇!”小竹惊恐的大叫着扑到了前面的唐剑羽的背上,而这时整个山峰似乎都有些晃动,唐剑羽一脚踩空,背着小竹滚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