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3.html


5

3月10日,清晨,7时30分,张海峰家密室。

满满一面墙都是各种资料、照片、药方,A站在墙壁前,默默念着。闹钟响了,张海峰回头,7点30分整。

张海峰按掉闹钟,伸了一个懒腰,长出了一口气,开始动手撕掉墙上的东西。房间正中是一个火盆,张海峰将墙上撕下来的所有东西都扔进了火盆。最后是一张刘明义的照片,A再最后看了一眼,也扔进了火盆,照片瞬时间化为灰烬。



6

3月10日,清晨,7时32分,重庆襄阳路,重庆特调处附近,王老板的手下赵磊走到杂货店。

赵磊:“老板,打个电话!”

老板:“您用您用!”

赵磊拿起电话,警惕地看了看四周,拨通后低声道:“喂,您好,是特调处么……”

不多时,赵磊放下电话,抬起头看了看不远处的一座建筑的二层阁楼。阁楼上,王老板远远地向赵磊点了点头。



7

3月10日,清晨,7时35分,重庆特调处院内响起凄厉的警报声,特务们纷纷涌出办公楼。领头的特务正是白山馆特勤科长徐行良的手下黄茂才,只听黄茂才高喊着:“快,快上车!”特务们纷纷上车,车子启动了,一片烟尘。

此时张海峰正在家悠闲地洗着澡,他一边刮着胡子,似乎在享受这最后一刻的自由时光。街头,特调处的车飞快地开了过去,行人们纷纷闪避着。

7时58分,一身美式军装、打扮整齐的张海峰从内室走了出来,他穿上皮鞋。桌子上有一颗蜡丸和一杯清水。蜡丸内是A准备好的一件能够帮助他越狱的工具。

A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时间指向8点整,A拿起蜡丸,送入口中,和清水服下。此时,一声急促的刹车声响起,特调处的汽车已经停在了胡同口。黄茂才下车喊道:“封闭所有出入口,你们两个,到后面,你们去那里,剩下的人跟我上!”

“是!”

特务们立刻分头迅速控制了胡同的所有出入口,几名特务拎着枪跟随黄茂才冲进了胡同。此刻,张海峰在客厅内正襟危坐,闭目养神,“砰”地一声巨响,房门被撞开了,黄茂才领着特务们冲了进来,围住了A。

A抬起头,睁开眼睛看了看来人,缓缓说道:“你们是什么人?”

黄茂才冷冷地一哼:“张海峰先生,得罪了。我们是特调处的,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张海峰取过一旁的军帽,小心戴上,站起身来。

黄茂才一挥手里的枪:“带走!”

众特务押着张海峰走出了房间。

在距张海峰住处不远的一座阁楼上,王老板和赵磊正在监视。透过窗子,他们看到特务们将A推了出来,A回过头,似乎不经意地看了看这边。只见A被推上了囚车,车子启动,甩下一片烟尘。

赵磊:“王老板,第一步成功了!”

王老板:“是啊,下面就要看A的了!”

赵磊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