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雯丽:谁说中年剩女不能爱!

药味香草 收藏 0 77
导读:蒋雯丽:谁说中年剩女不能爱! 《幸福来敲门》上世纪80年代背景中,在一群刻板的、身着灰色系的确良衫的人群中,蒋雯丽裹挟着藏而不露的闷骚性感粉墨登场:大风衣的下摆处露出睡衣的蕾丝边,摇曳扭摆的身姿,裸露的小腿和白色的半高跟皮鞋。背后一群老太对她指指点点,老搭档孙淳对她一见钟情……这,就是蒋雯丽的新角色--年近不惑、特立独行的江路。 [img]http://www.yesdianying.com/UploadFile/2011-4/2011411018227088.jpg[/img] 和人们印象中那个端庄

蒋雯丽:谁说中年剩女不能爱!

《幸福来敲门》上世纪80年代背景中,在一群刻板的、身着灰色系的确良衫的人群中,蒋雯丽裹挟着藏而不露的闷骚性感粉墨登场:大风衣的下摆处露出睡衣的蕾丝边,摇曳扭摆的身姿,裸露的小腿和白色的半高跟皮鞋。背后一群老太对她指指点点,老搭档孙淳对她一见钟情……这,就是蒋雯丽的新角色--年近不惑、特立独行的江路。

蒋雯丽:谁说中年剩女不能爱!

和人们印象中那个端庄娴淑、婉约成熟的蒋雯丽截然不同,《幸福来敲门》中的她时髦风骚,是保守群众口中的“妖精”,是两个孩子的后妈,是中年纯爱的“圣斗士”。她有秒杀观众的撩人眼神,有很喜感很“二”的开朗性格,有大笑时肆意露出的一口白牙,有飘来甩去的大波浪发型,她爱撒娇,爱在房间里拿着暖壶跳舞,欢唱着“我们是害虫”。

该剧开播后收视即破3,10集时破4,15集时破5,列全国同时段收视第一,也是央视近一年来的最高收视成绩。

蒋雯丽在给观众带来新惊喜后,也给观众留下许多好奇--她为何一别荧屏两三年?为何有如此颠覆的勇气?怎么样的爱情观支持她演绎出如此纯粹的中年爱恋?这个后妈最终征服老人和孩子的智慧来自哪里?日前,蒋雯丽接受记者独家专访,为观众解读这个热情的江路,以及对爱情、家庭的态度。

爱演戏

做演员比做导演更快乐、纯粹

红透半边天的《金婚》播出后,蒋雯丽离别荧屏两年多。不少人猜测,获奖无数、人气爆棚的蒋雯丽可能很难被什么电视作品挑起兴趣了。在自编自导自演了电影《我们天上见》后,也有人猜测,蒋雯丽对电影,对幕后更有兴趣。《幸福来敲门》迎来了她的荧屏回归--她缘何离开,又缘何回来?

记者:《幸福来敲门》之前的两三年你都没演电视,很多人猜测,你是否将逐渐远离电视圈?

蒋雯丽:没有,我主要是在做《我们天上见》那部电影。我是从2005年开始写剧本的,一直写到08年开拍,等于是在写剧本期间拍的《金婚》。《金婚》拍完已经是07年了,我想要再做别的事,这电影可能就一直也拍不了。所以必须得沉一沉,必须全神贯注。我其实觉得拍电视挺好玩的,它的量比较大。

电影比较短,加起来也就一百多场戏,分给不同的演员。而电视剧你去演一个人物,有更多的空间可以发挥,演起来比较过瘾。而且我觉得,(假如)遇到好的角色也没有那么辛苦。因为你(碰上)喜欢的戏,加上能跟好演员一块儿合作,会是一件很快乐的事。

记者:所以在选择演电影和电视上,你其实没有什么偏向?

蒋雯丽:讲起来演员也是比较被动的,还是要等待看有没有合适的角色来找你,看这个剧本和人物能不能吸引你。不分影视。

记者:电影你有自编自导,是否也会在电视上有这种尝试?

蒋雯丽:不会,因为当导演太辛苦了。当电视导演,我想是不是比当电影导演还要辛苦?因为有那么多场次啊,我是绝对不可能去当电视导演的。电影导演我也是……做了一次就觉得可以了……要做第二次,还要重新再鼓起很大的勇气。

记者:你还是享受演员这个活儿?

蒋雯丽:自己当了一下导演,换位了一下,我觉得挺有好处的,你更能理解导演、制片部门、投资方、工作人员的不容易,你会知道,拍好每个镜头不光是演员的事情,而是各个部门的协调。

我以前做演员时,人家都准备好了,我就来了,看不到人家为我做的这些准备。做了导演你就知道,演员其实是最后那一刹那到现场的。而且大家都很保护演员,怕演员的情绪受影响,最大程度地让演员有好的环境啊、心情啊。

我当时看着朱旭老师(注:《我们天上见》主演),我说他多幸福啊……当导演太累了。反过来,做演员越单纯可能就会演得越好,想得越多可能越会影响状态。我觉得我比较适合做演员。

记者:今年的工作计划是什么?

蒋雯丽:电影和电视可能都会拍,有可能上半年拍一个,下半年拍一个。我其实算是接戏比较少的演员了,还是希望多留点时间给自己、给孩子,觉得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为了生活得更开心,不能因为工作把生活都弄没了,这是不正常的。

爱颠覆

希望塑造的每个角色都是颠覆的、新鲜的

蒋雯丽的新戏不仅让观众吃惊,也惊到了朋友。一位好友在她拍这部戏时去探班,看到刚才还是自己熟悉的蒋雯丽,一到镜头前彻底变了个样子,颇为惊诧。蒋雯丽转述说:“她说,你在跟我说话时是一个样,转脸就变成另一个样了。

我特别不适应,觉得那个人跟你一点都不像……你怎么一下就变成那个样了……”尽管在现场不能接受蒋雯丽的转变,但等到在央视看到这个戏的时候,这个朋友转眼就把真正的蒋雯丽给忘了,“她说一看这个戏就被江路吸引住了,特别是像那个时代过来的(人)……”这种把人搞得很颠倒的感觉是蒋雯丽喜爱的,她希望自己塑造的每个角色都是颠覆的、新鲜的、充满激情的。

记者:听说你看了《幸福来敲门》的剧本后,挺痛快地接拍了。

蒋雯丽:对,因为投资方是和我一起拍《好想谈恋爱》这部戏的,(我们)一直是很好的朋友,一直都想再合作。(这个)剧本我们弄了好几年,一直觉得不满意,后来他拿来了这个本子,我翻完后觉得这个挺成熟的了。严歌苓老师比较厉害,她几笔(下去)这个人物就鲜活了,而且是我自己以往没有演过的那种角色,作为演员是很有创作冲动的。那种时代的感觉很吸引人。

记者:观众管这个剧中的时代叫做“幸福的时光”。

蒋雯丽:导演也是再三地说,每个国家都有它最幸福的时代,比如说美国人比较怀念他们的(上世纪)50年代,中国人现在回想起来可能比较怀念(上世纪)80年代。因为那时文革结束了,改革开放刚刚开始,人们的生活还比较贫穷,但满怀着期望,总觉得四个现代化马上就实现了。因为一无所有,所以心里就有特别多憧憬。

那个时候的人没有那么物质化,相对地,精神生活就会比较丰富。就是学习各种东西,整个内心的空间和外部的空间都很开放。严歌苓老师就是通过一些小人物,让你感到那个时代的一些质感、一些温馨。

记者:和你以往作品不同,《幸福来敲门》是很有喜感的。

蒋雯丽:拍的过程我觉得挺开心的……这个戏我这两天在家也搂了一眼,觉得还真有点轻喜剧的感觉。我基本上没太演过喜剧。那天跟林永健在一起拍戏,他说,我觉得雯丽你有演喜剧的潜质,什么时候我们一起演部喜剧吧。我觉得蛮有挑战性,我也有这个愿望。

记者:你很喜欢颠覆自己?

蒋雯丽:挺喜欢颠覆自己的。我觉得老演一种类型就像老吃一种饭似的,演员会变得没有创作激情了。像这次我拍这个戏,我挺开心的,因为演的这个江路就是有一点“二”啊,所以我就觉得每天就傻乐傻乐的。我觉得还挺好的,因为跟自己不一样嘛。

爱时尚

还原那个年代的时髦,自荐“被面裤”

蒋雯丽以往所拍的角色,都不是太美的类型,要么是邻家大姐,要么是贤妻良母。而这一次,她终于过足时髦的瘾——上世纪80年代的时髦。留着经典的大波浪,穿着大红短款蝙蝠衫,白色或大花喇叭裤,大耳环,高跟鞋,蛤蟆镜,手提精致小包,走路摇曳多姿,造型多变,颜色鲜艳。

在当时,这副造型因为太前卫,而常被邻居叫做“妖精”。不过如今,这副行头却被观众瞬间接受,不少网友惊叹“蒋雯丽太美了!”“那眼神太妩媚了!”。

记者:怎么还原当时的时髦女性的造型,并且让现在的观众接受?

蒋雯丽:我们那时候看了很多80年代的照片,包括《大众电影》什么的,现在来看,那时的着装还挺好看的,包括喇叭裤、蛤蟆镜的潮流现在又回来了。我们的造型师也认为这个造型挺酷、挺潮的。

记者:这样的造型让江路成了当时的话题人物,你也能体会当时一个时髦女性的压力吧?

蒋雯丽:虽然80年代时我比较小,但我姐那时就是比较敢穿的,她属于我们那儿最早唱邓丽君歌、穿牛仔裤的,在我这个还上学的学生看来就是有点“不太正经”。别人看江路的感觉就跟我看我姐一样。其实她也没什么不正经的,只不过追求一点时尚而已。而且不一定太着调,港台来一点,欧美来一点,日韩来一点。我是(19)88年到电影学院的,那时特流行穿那种“被面裤”。

记者:对,剧里你也穿过一条。

蒋雯丽:那是我跟服装师建议的,那时我从安徽来,我们那地方还没有人穿。但在北京的艺术院校、艺术团体里是很流行的。拿那种红的、绿的被面布做的,松垮垮的、紧身的都有。我刚入学,(看到)同学穿,我觉得太好看了,上面穿个简简单单的白色T恤,特别有气质。

记者:这个外在也包含了当时的人对生活的追求,有那种心劲儿在里面。

蒋雯丽:对,管你看不看我呢,活得挺自我的。她在剧中说,我连穿牛仔裤的自由都没有,那我还有什么自由啊,我还敢想什么啊?

记者:尽管造型哪怕有一点过,但你有时从眼神上给她“拉回来”了一点。

蒋雯丽:对,我没她那么前卫……江路叫宋宇生(剧中男主角)喜欢,第一是因为她的外表,但相处下来,让宋宇生克服了这么多困难和她在一起的,还是她这个人。她其实特别善良、特别好,路骨子里还是有中国女性的一些传统的美好的东西。

记者:你演的后妈很鲜活。这种和老人和孩子的相处方式,是源自你在生活上的积累吗?

蒋雯丽:我跟父母、公婆相处得都非常好,我觉得孝顺是应该的。跟孩子呢,我也有经验。江路很有智慧,不是一味地讨好孩子。我也跟我孩子说,希望我能成为你最好的朋友。

爱浪漫

谈恋爱不光是二十岁出头的人的事情

《幸福来敲门》另类的地方在于,它摆脱了往常中年人的故事都是家庭伦理、柴米油盐的模式。描述了让年轻人都望而不及的属于中年人的纯粹爱恋。剧中弥漫着浓郁的浪漫气息。蒋雯丽和孙淳一见钟情,二人不仅有缠绵悱恻的眼神互动,有少年少女式的嗲和嗔,更有不少甜蜜吻戏。

这让不少观众感慨,看了他们的故事,让自己禁不住想起了最美好的初恋时光。当然也有人不解,提出这么大岁数谈恋爱,是不是很肉麻?不是说人到中年爱情味淡了,亲情味重了吗?蒋雯丽则觉得爱情不分年龄,浪漫可以一直到老。在生活中她也是个浪漫的人。

记者:这种纯粹的中年爱恋是以往电视作品中很少呈现的,也有人觉得这种爱不属于中年人,你觉得呢?

蒋雯丽:也有人跟我说这么大岁数谈恋爱,肉麻不肉麻,我觉得这个话说的是很奇怪的,因为人一辈子都可以谈恋爱,谈恋爱不光是二十岁出头的人的事情,对吧?即便是跟自己的老公,像很多夫妻有了孩子以后可能有很长一段时间都疏忽对方了,等到孩子大了,走了,离开家了,上学去了,他们又开始重新谈恋爱。

我身边就有很多夫妻就是,等到孩子大了,他们又重新找到初恋的感觉……包括像我父母,都已经七十多岁了,但其实你最后发现,他们俩在一起的时间是最多的。我觉得他们俩到老了以后啊,更是那种相依为命。

更纯粹的一种情感……经常我看到老夫老妻拉着手散步,我觉得真是太浪漫了,真好。人生就是这样,不同阶段它有不同的浪漫,等到七十多岁还在一起,那么好,我觉得那是最幸福最浪漫的事情。

记者:所以你在生活中应该是一个蛮有浪漫主义思维的人?

蒋雯丽:是是是……我觉得应该经常营造一些东西吧,给平淡的生活营造一点不同的氛围。一个小惊喜啊,一顿晚餐啊,我觉得这是需要的。我是认为就应该一直有很爱的感觉,不然地话,可能就很平淡了。我觉得二十多岁的时候,反而可能不知道爱是一种什么玩意,是一种懵懵懂懂的感觉,因为你二十多岁的时候,你想要的东西特别多,爱是其中一部分。

那个时候不是太懂得,也不是特别知道自己需要什么。随着年龄的增长,很多东西可能没那么需要了,比如有些事业的东西啊,有些外在的东西啊,有的是追求到,有的是不那么重要了。这个时候情你会看得更重的。

你也更知道,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或者什么样的人可能更会适合自己。越是有一些阅历,越动情难,但是动了情呢,他可能更深,也会更浪漫。更多地是想让他好,而不是得到他,是吧。我觉得是这样一种感觉吧……

记者:人有时候未必给自己分得那么清楚,有一些情怀能一直带到老。

蒋雯丽:那天我的片子,正好要请一个朋友来看。他说,我可以带我妈妈来吗,我说可以啊,他说我妈妈可以带她男朋友来吗?都是七十多岁的人了,我说太好。结果她没来,他说是因为他妈妈不好意思把她男朋友让我看到,我觉得特可爱。她还是那么害羞,很有少女情怀。所以我觉得并不是年龄大了,就没有少女情怀了。

反倒是越大越有这种感觉。我昨天收到一个短信,说“昨天守在电视机前看了两集《幸福》,歌苓姐的剧作和雯丽老师的表演不知不觉将我带入那个曾经的时代,很久没有思考幸福对于生命的意义了,忽然想到,我们也许应该再追求幸福的路上暂停一下,不为别的,只为等等我们曾经充满色彩和梦想的灵魂”。

好友眼中的她

蒋雯丽,忘我的演员

认识蒋雯丽老师很久了。从拍摄《好想好想谈恋爱》开始,算起来快有10年了。那会儿接触得不多,但从戏拍摄过程的点滴中早已了解到她是位敬业的好演员。

再次合作就是这部《幸福来敲门》,在多次的接触过程中,我对她又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从前期策划到剧本修改,她一直参与其中,并给予大量非常好的建议,大到剧本结构的调整,小到人物造型的考量,她都做了大量工作,出了很多力。

我去片场不多,但每次去都能看见她不是在看书、看剧本,就是带着两个来探班的儿女玩耍,或者陪来看她拍戏的年迈的父母聊天。那种能静能动的感觉让我觉得,她能演好每个角色绝不是偶然的,她会随时不自觉地把自己融在不同的环境和氛围里,并且可以达到一种忘我的状态,这种状态正是一名优秀演员所必须具备的。我接触的演员很多,但如此游刃有余把握这种状态和分寸的演员却不多,她是其中的佼佼者。

剧组的人都说蒋老师人好,也好合作。我却觉得她在剧本没有成熟阶段是非常挑剔的,尤其对她要扮演的那个角色,一旦剧本进入到比较成熟的阶段,她会非常认真地做各种准备——看看她手上的剧本就知道了,那些空隙被密密麻麻的笔记填满。她在观众眼中是大明星,但她在制作人的眼中,只是一个再合格不过的演员。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