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2年4月7日,清军乌兰泰部追击从广西永安州(今蒙山县)突围的太平军,在龙寮岭的晨雾中击溃了太平军后队,杀死了两千多人。这是金田起义以来,清军在战场上获得的最大战果。

高规格俘虏

由于仅仅1天后,得意忘形的乌兰泰部就在大雨中吃了太平军的埋伏,创下一次被打死4个总兵的空前纪录,只杀死些太平军小兵、家属的龙寮岭大捷,也瞬间从狂欢变成苦笑。好在被抓住的“长毛贼”中,还有个自称“洪秀全谋主”、“义弟”、“太平天国天德王”的家伙叫洪大全。被咸丰皇帝骂到头皮发麻的清朝“‘剿总’司令”、以大学士身份出任钦差大臣的赛尚阿,如获至宝地把这个既会吹牛又能填词,当过和尚也自称过诸葛亮的“太平天国第二号人物”装进一个木笼子,先是等到太平军从桂林城外解围北上后,把洪大全送到这座当年的广西省会城外示众好几天,然后再不远万里,先水路后陆路,把这个“首逆”送进北京城献俘—要知道,十多年后,响当当的太平天国统帅陈玉成、李秀成,首辅洪仁玕,甚至幼天王洪天贵福,都没能“享受”如此规格的“隆重待遇”。

对于这个“天德王洪大全”,质疑其是否“著名匪首”的人也不是没有,比如有个叫陈坛的给事中就一直公开表示不以为然,连咸丰皇帝也有些含糊,但清朝官书《钦定剿平粤匪方略》、清朝遗老修的正史《清史稿》,和被公认最翔实的清方情报总汇《贼情汇纂》,却都言之凿凿地承认洪大全的“长毛第二号人物”身份,赛尚阿的高参丁守存甚至还弄了几个马甲,写了好几本回忆录,羞羞答答地暗示,这被抓的“洪大全”才是真的洪秀全,而后来跑到南京城里当了十多年天王的那个,是个类似“影子武士”的冒牌货。

如此多的权威说法、佐证,却在上世纪30年代被郭廷以、罗尔纲两位史学前辈轻松推翻:他们在洪大全留下的1500字供词里分别找出7、8处破绽,虽然在许多问题上两位意见相左,但有一处破绽却是所见略同—供词里说“我叫洪秀全为大哥,其余所有手下的人皆称我同洪秀全为万岁”,太平天国究竟能有几个“万岁”固然众说不一,但这却是个绝对不可能有“大哥”的王国,就凭“我叫洪秀全为大哥”这一句,足以证明“洪大全”的供词有问题。

后来的研究成果证实,“洪大全”果然不是太平天国重要人物,而是投奔太平军的湖南兴宁天地会小堂口——招军堂首领焦亮。然而在证据阙如、反证倒有不少的上世纪30年代,郭、罗二位是如何仅凭一声“大哥”,断定供词有问题呢?

这就得从洪秀全的上帝教谈起了。

叫大哥要过“云中雪”

在酝酿金田起义的时候,洪秀全为了神化自己,悄悄修改了***义。《新约》里原本强调,基督是上帝的独子,上帝虽然被称作“天父”,但他和每个人的“父子关系”只是精神层面的关系,是一种比喻,而不是血缘上的联系。洪秀全一方面承认这种“天父观”,另一方面偷换了“独子”概念,将自己说成上帝和圣母玛利亚的亲儿子,耶稣同父同母的亲弟弟,而杨秀清、冯云山、萧朝贵、韦昌辉、石达开等人,也分别是上帝的儿子或女婿,耶稣的弟弟或妹夫,幼天王洪天贵福则是“天孙”,后来还被过继给耶稣,成为耶稣和洪秀全的“双料儿子”。在这个精心编织的神圣家庭里,耶稣是个承上启下的关键人物,更何况,在起义前夕和初期,萧朝贵假托耶稣,担任了实际的组织和指挥工作。

正因如此,在太平天国的世界里,“大哥”是只属于天上而不属于人间的“专有名词”,确切地说,只有基督才是太平天国唯一的“大哥”。

一份保存至今的天王诏旨写得明明白白:“天下大哥独一,天兄耶稣是也,天兄耶稣而外有人称大哥者,论天法该过云中雪也”,“云中雪”在太平军中是“刀”的暗语,“过云中雪”就是砍头。虽然这份诏书未署年月,或许系永安突围之后才发,但“大哥独一”的理念来自上帝教义,洪大全倘若敢当着这套教义的创始人洪秀全之面叫“大哥”,就算“云中雪”不用过,恐怕至少会被“打化关”(太平军“打屁股”的暗语)打到记住为止的。

既然“一个大哥论”是太平天国的基本国策,身为“二哥”兼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洪秀全自然要身体力行,以身作则。他原本在家排行第四,上面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自打搞了上帝教后,大哥洪仁发就只能被叫做“长兄”,不能再叫做大哥了。洪秀全都不要大哥,全国文武百官军民人等谁还敢要?不要脑袋了么?诏书写得明白—“继自今诏明天下,以后犯者莫怪也”。

正因为如此严格的规定,和如此严厉的惩罚措施,在太平天国版图内,“大哥”就成了消失的名词,别说老百姓自家的大哥不能随便喊,就算独享“大哥”专利的耶稣,也不能随便喊—那是人家“二哥”洪秀全的亲大哥,你算老几呢?

照理说,太平天国禁止的只是“大哥”,二哥、三哥……其他哥并不在禁止范围内,可是到了中后期,洪秀全几乎每天都会写好多“天话”颁布全国,里面几乎总少不了“爷哥朕幼坐中国”之类的套话,这“爷”是上帝,“哥”是耶稣,“朕幼”自然就是神圣的洪秀全父子,这么一来,别说“大哥”,就连“哥”字,太平天国内部人士也不敢随便乱用。如今保存下来的几百份太平天国一手文书中,由太平军人口中直接喊出“哥”字的,只有昭王黄文英,他把堂兄黄文金称为“叔伯哥子”,不过这已经是在太平天国覆灭,他本人被俘之后,叫不叫“大哥”,都是要“过云中雪”的,本来就模棱两可,不知该不该回避的“哥”,也就没必要再忌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