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韩昌及与杨家将的故事

我找一丿00051 收藏 0 9680
导读: [size=14]历史上的韩昌及与杨家将的故事 [/size] 稍懂《杨家将》故事的人们,对于经常与杨家众将交战的大耳贼韩昌这个契丹人,也不会陌生。那么,在契丹族统治中国北方时期,历史上是否真的有韩昌这个人物? 《杨家将》里被丑化的大耳贼韩昌 在小说《杨家将》里,韩昌与杨家可以说是世仇。韩昌的大耳贼形象主要来源于民间传说“杨家将”的故事。据专家考证,杨家将的故事在北宋中叶就已流传天下。为了大力烘托杨家的英雄形象,来自契丹的反面人物大耳贼韩昌的形象也应运而生。 大

历史上的韩昌及与杨家将的故事



稍懂《杨家将》故事的人们,对于经常与杨家众将交战的大耳贼韩昌这个契丹人,也不会陌生。那么,在契丹族统治中国北方时期,历史上是否真的有韩昌这个人物?


《杨家将》里被丑化的大耳贼韩昌


在小说《杨家将》里,韩昌与杨家可以说是世仇。韩昌的大耳贼形象主要来源于民间传说“杨家将”的故事。据专家考证,杨家将的故事在北宋中叶就已流传天下。为了大力烘托杨家的英雄形象,来自契丹的反面人物大耳贼韩昌的形象也应运而生。


大约在明末清初,说唱艺人又给韩延寿起了个单名“昌”,韩昌又增加了新官职“辽国兵马大元帅”、“辽国大都督”。至此,姓韩名昌字延寿的辽国敌将反面形象才算完成。


韩昌的原型是萧太后的情夫韩德让?


近年来,有多名学者撰文称,《杨家将》里的契丹大将韩昌的原型,其实就是辽国大名鼎鼎的韩德让。不久前,还有一位名叫周庆辉的学者在《“韩昌”其人其事》一文中说:“韩昌是何许人,为什么能以汉姓成为辽国兵马大元帅?历史上果有其人吗?实际上,韩昌确有人物原型,他就是辽代著名政治家、军事家韩德让。”


据记载,韩德让“性忠厚谦悫,智略过人,明治体,喜建功立事”。在治国方面,韩德让在萧太后的支持下,对辽国的吏治和赋税等都进行了深入改革。公元999年,韩德让兼知北院枢密使事,后又拜大丞相,封齐王,总二枢密府事。至此,韩德让集辽军政大权于一身。后来,萧太后又赐韩德让皇姓耶律,名隆昌。此外,韩德让与皇太后萧燕燕的关系,也多有传闻。


韩德让在辽国为官32年,是辽历史上最受宠信的汉人,他所采取的改革措施使辽中期出现了兴旺繁荣局面,史称“辽代中兴”,后人甚至将他比作“伊尹匡周”。


也许是因为韩德让在辽国名气太大,又姓韩,萧太后赐予的名字“耶律隆昌”中,还有个“昌”字,有人便借此认定韩德让就是《杨家将》中韩昌的原型。


赤峰出土韩昌墓志却鲜为人知


近年来,当有人不断提出韩德让就是《杨家将》中韩昌的原型的观点后,由于韩昌在《辽史》上未见记载,又找不到其它确凿的依据,很多人也只有认同这一观点。直到有一天,一块契丹墓志在赤峰市巴林左旗出土后,韩昌的历史真面目终于浮出水面。


1994年秋,有人在内蒙古巴林左旗白音罕山发现了辽代汉将韩德威墓志。1995年,此地又出土了辽代汉臣秦王韩匡嗣家族墓葬群。不久之后,此地还出土了“韩德威次子耶律遂正(又名昌)”的墓志。


据墓志记载,韩昌也就是耶律遂正生于辽景宗保宁七年(975年),死于辽圣宗太平七年(1027年)。韩昌是大辽汉臣秦王韩匡嗣之五子开国公、上将军韩德威的次子,韩德让是韩昌的四伯父。圣宗统和年间,韩昌入朝为官,初任侍卫将军。因精诚能事,受辽圣宗赏识,升任契丹户部使兼飞龙院事,又转任知上京副留守。任职期间,韩昌又受承天太后萧燕燕的重视,升为东京留守,后又任上京留守、中京留守。


开泰元年(1012年),韩昌的四伯父辽国大丞相、晋王韩德让去世后,韩昌被调回朝廷重用,被封为北枢密院副使、北院宣徽使,位列九卿,与韩德让举荐的接班人耶律世良同掌北枢密院。后来,韩昌又升任南面都部署,顺义军节度使。在后来,韩昌改任武定军节度使,移任辽兴军节度使、彰武军节度使、五州制置使。因功勋卓著,加封崇禄大夫、检校太师、同政事门下平章事(衔同宰相),使持节平州诸军事、平州刺史。韩昌因功还受封为上柱、国漆水郡开国侯,赐“忠勤守节功臣”。


据墓志载:韩昌为官,“事简民安,政清吏肃。所行教化,随处民咏”。韩昌统军,“一斗胆万人无敌,三尺剑四海知名。临危而竭力输忠,率下而忧民恤物。”韩昌继承其四伯父韩德让“结欢宋朝”的对宋外交方针,努力维护辽宋之间的“澶渊之盟”,促进辽宋之间亲和共处,为辽宋两国的和平与繁荣发展做出了历史性贡献。在韩德让去世后韩昌大权在握的十几年间,辽宋之间一直和睦相处,没有发生军事冲突,这与在前线主持军事的韩昌竭力维持是分不开的。令人难解的是:像韩昌这样的大辽栋梁之臣,逝后为何未列辽传?这真是千古之谜!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韩昌以同政事门下平章事、漆水郡开国侯的级别、爵位亲领辽兴军节度使,置身大辽与宋朝边庭重镇,足见辽圣宗对他的信任与倚重。圣宗太平七年(1027年)3月24日,韩昌因病殉职于辽兴军节度使官邸,享年52岁。“国人闻之,咸云罢市;天子闻之,谓曰辍朝。”当年10月28日,归葬于辽上京西北之屈劣山(今内蒙古巴林左旗白音罕山)韩氏家族墓地。


韩昌的妻子肖氏,被封薛国夫人,生有四子。除第四子早亡外,长子耶律元佐,为皇帝侍卫官,后加封保义推忠功臣、保大军节度使、鄜、坊等州观察、处置史,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太师兼侍中,使持节鄜州刺史、上柱国、漆水郡开国公。二子耶律宗福,封韩王。三子耶律元亨,官至奉先军节度使。


韩昌没和杨家将打过仗


虽然据墓志记载:韩昌统军,“一斗胆万人无敌,三尺剑四海知名。”可是,历史上却找不到韩昌与杨家将交战的任何痕迹。从墓志记载看,韩昌不仅不是一个屡屡侵犯北宋国土的番将,还是一个力主与北宋和平相处的功臣。那么,韩昌又是如何成了杨家将的死敌,从而蒙受千古骂名的呢?


有观点认为,《杨家将》中描述的“血战金沙滩”,其原型就是历史上的“高梁河之役”。


公元979年,宋太宗统兵15万,北伐辽国,欲收复“燕云十六州”,6月底,宋军兵至辽军占据的幽州(今北京)城下,将幽州城围住,四面攻打。但幽州城地势险要,城池坚固,守将韩德让率众坚守待援。宋军连续猛攻半个月之久,始终无法得手。7月初,辽军名将耶律休哥率援兵赶到,与韩德让里应外合,向宋军发起反击,两军在幽州城西郊的高梁河展开激战。战斗当中,亲临督战的宋太宗被韩德让从地道出奇兵抄了后路。宋太宗被辽军乱箭射中,身负重伤,只得乘驴车狼狈逃跑。宋军失去指挥,四散溃逃,被辽军打得大败。从此韩德让声震天下。这就是著名的“幽州之战”。此时的韩昌还是一个4岁的幼童。


公元986年。宋太宗闻知萧太后临朝以后,与韩德让私通,便认为有机可乘,再次御驾北伐。战报传来,萧燕燕亲自率领韩德让、耶律休哥、耶律斜珍等大将临阵作战。她以各个击破的方式,首先大败由曹彬率领的东路宋军;紧接着又将田重进率领的中路宋军打得溃不成军。宋太宗见状,急令进展顺利的西路军撤退。就在这一战中,韩昌的父亲韩德威倒是与杨家有过一次交锋。



潘美、杨业的大军奉命退至朔州(今山西朔县)后,萧燕燕命令韩昌之父、大辽西南面招讨使韩德威和契丹名将耶律斜轸率军反击潘美、杨业军队。当宋军主力惨败,全线溃退时,韩德威与耶律斜轸乘胜进击,又与潘美、杨业交战于飞狐口。韩德威、耶律斜轸在陈家谷设下伏兵,诱使杨业部队进入伏击圈。杨业兵败,退至狼牙村,陷入辽兵重围。杨业身中流矢伤重被俘,其子杨延玉战死,所率宋兵全部被歼。杨业被俘后,绝食三日而死。这就是历史上的“高粱河之役”


“高粱河之役”发生时,韩昌仍尚未成年,也不可能参与战斗。此外,《宋史》上的杨业之子杨延昭,生于公元958年,死于1014年。杨延昭死时,韩昌尚未领兵,史料文献上也未见韩昌与宋军交战的记载。至于,韩昌为大耳的说法,由于辽史上连韩昌这个人物都没有记载,韩昌的墓志上也没有特意说明,如今就很难说清楚了。或许,《杨家将》中韩昌这个人物,只是以韩德让、韩德威、耶律休哥、耶律斜轸等人为原型,又经过小说家和民间艺术家运用夸张的手法编造出来的一个反面人物吧。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