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撞机十周年 谨以此文缅怀伟大的人民英雄 海航飞行员王伟

本文图片来源于互联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是我们的英雄王伟生前留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王伟的妻子乘军舰前往事发海域进行悼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一名妻子失去了她深爱的丈夫,一个孩子永远失去了他的父亲 可是他今后将被人称为“英雄的儿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是王伟生前最后的留影 美帝的EP-3拍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81192 让我们记住这个数字 这是英雄的数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人民的英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王伟生前留影


南海事件经过

北京时间2001年4月1日上午,美国一架EP-3军用侦察机又飞到我国海南岛东南海域上空活动。我空军两架歼—8战斗机立即起飞对其进行跟踪监视。9时7分,正当我方军机在海南岛东南l04公里处正常飞行时,美国的侦察机违反飞行规则,突然大角度转向,撞上我方一架军机,致使飞机失控坠海,飞行员王伟失踪。受损的美机则在未经过许可的情况下,进入我国领空,并降落在海南陵水军用机场。按国际惯例,我们对美国侦察机上的24名美方人员进行了安置。


看上去这是一桩偶发事件,其实有其必然性。自从新中国成立后,美国就从未中断过对我国沿海的侦察飞行。从2000年下半年起,美军飞机侦察活动更加频繁,而且越来越贴近我们的领海。我们通过各种渠道多次向美国方面提出交涉,要求停止此类侦察活动,但他们置若罔闻,依然我行我素。


2001年4月6日电目击中美撞机事件全过程的我国飞行员赵宇今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造成这次碰撞的直接原因是美机突然大动作向我机转向,造成我机根本无法避让。美机严重违反了飞行规则,应对事件负完全责任。”


外交部主管美国和大洋洲事务部长助理周文重在事发当天就紧急召见了美国驻华大使普理赫,提出严正交涉和强烈抗议,强调事件的责任完全在美方,美方必须对中国人民做出解释。


对于“撞机事件”,美方调门很高,气焰十分嚣张,根本不想承担责任。普理赫声称,他不能同意中方关于“撞机事件”责任的说法。对于中方坠毁的飞机和失踪的飞行员,美方只是轻描淡写地表示“遗憾”,虽然表示愿协助中方搜救失踪飞行员,但更多地是一味要求中方尽快“释放美军机的机上人员,并归还美国侦察机”,甚至提出不准中方人员登上美国飞机进行检查。


周文重当即驳回了美方的狡辩,拒绝了美方的要求,并强调,对美方给中方造成的损失,以及美机未经许可进入中国领空并降落中方机场一事,中方保留进一步向美方交涉的权利。 美国一向善于操纵舆论,先声夺人。北京时间2001年4月1日下午三时许,也就是“撞机事件”发生后六小时,美军太平洋总部便在其网站上发表了一份简短声明,将“撞机事件”公之于世。声明要求中国政府按照国际惯例,保持飞机的完整,保证机组人员的安全,为飞机和机组人员立即返回美国提供便利条件,而对中方飞机被撞后坠毁、人员失踪,则只字未提。


针对美国方面蛮不讲理的态度,4月2日晚上,周文重再次召见普理赫,向美方表明中方严正立场。他告诫美方要正视事实,承担责任,向中方道歉。


可是,两天过去了,美方的态度依然很强硬。

经过我们多次坚决斗争,美方有所触动,态度有所转化,开始趋于务实。


美国东部时间2001年4月4日,鲍威尔国务卿在美国国务院向媒体表示,他对中国飞行员失踪表示“遗憾”。鲍威尔当天还以个人名义致函钱其琛副总理,提出美方愿和中方一道为两国关系努力,使这一事件成为过去。


次日,布什总统在全美报业编辑协会年会上讲话时,也对中国飞行员失踪和中国损失一架飞机表示“遗憾”。他还强调:“我们同中国的关系十分重要”,“不应让这个事件影响(美中)关系的稳定。”


为让美国方面认清形势,承担责任,做出道歉,我们与美方进行了艰苦的斗争。


在北京,从4月5日到10日,周文重部长助理与普理赫大使进行了11轮艰苦谈判,最多时一天谈了3次。较量的焦点主要是,美方必须就撞毁中方飞机、导致中方飞行员失踪及美机未经许可进入中国领空并降落中国机场,向中方道歉。


在华盛顿,杨洁篪大使频繁约见美政府官员、前政要、重要议员,希望他们发挥影响,推动布什政府早日向中方道歉。


但是,形势严峻的一面还很突出。美国舆论不理解中国依法对美机进行的调查取证工作,声称中国实际上已将美机组人员扣作“人质”。在美国媒体煽动下,一些美国民众,特别是美方机组人员家属情绪激烈。


据我国驻美国大使馆告之,那段时间,使、领馆连续接到不少恐吓电话,一些人还有组织地到使、领馆门前示威。白天,常看到路旁的树干上飘着黄丝带,据说是象征对亲人的思念;到了傍晚,一些人则在使馆大门前不远处举着蜡烛,守夜祈祷。还有人竟在街上拦住我们的外交官,近乎歇斯底里地叫嚷:“你们为什么不让我们的人回家?”美国内一些反华势力更是蠢蠢欲动,伺机破坏中美关系。


在这种情况下,杨大使接受了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采访,通过摆事实、讲道理,说明真相,阐明立场,直接做美国公众的工作。杨大使对事件做了一个美国人容易理解的比喻:一伙人总在你家门前转悠,家里有人出去查看,结果自家的车子被毁,人也失踪了。对此,家里人总该有权利做一点儿调查吧,对方至少应该道个歉,这“非常重要”。他希望美国人民自己做出公正判断。


这次采访播出后,对美国的舆论产生了积极影响。据媒体称,在杨大使接受CNN专访之后,赞同美国政府向中国道歉者的比例大幅度增加,由最初的不足20%猛增到后来的50%以上。有的美机组人员家属表示,如美方道歉就能让他们的家人回家,他们支持向中方道歉。

2001年5月10日,美方的技术评估小组对飞机评估后,提出派技术人员赴陵水机场,将飞机修复后,整机飞离海南。


就在三天前,美方竟然又恢复了对中国近海的侦察飞行,这是自“撞机事件”发生后美方首次恢复此类飞行。我们立即出动战机对美机进行了跟踪、监视。在此情况下,美方要我们同意他们把飞机修好再飞回美国去,简直欺人太甚!


美国人的要求当即遭到我们的断然拒绝。


我们坚持美军侦察机不可能修复后整机飞回去。


我们强调,鉴于美机的性质,如何返还飞机问题,不仅仅是个技术问题,而是一个具有重要象征意义的政治问题。飞机修复后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整机飞离中国,这是不可能的,中国人民是不能接受的。


我们告诉美国人,最好丢掉幻想,考虑用其他方式将飞机运回去。


美军侦察机虽然一直停放在海南陵水机场,但如果飞机不拆,返还时必须从海口机场出境。而美国EP-3侦察机是一架大型飞机,长三十五米多,高十米,翼展达三十多米,无论从陆路还是海路,都不可能运离陵水机场。从陵水机场走陆路到海口,要经过隧道,飞机不拆根本无法通过。如果走海路,仅仅把飞机运到船上去,就需要专门修一条新路,这条路当然得美国人自己掏钱来修。


最后,美国人考虑再三,不得不提出将飞机拆解后再运走的新方案。他们决定从俄罗斯航空公司租用一架安—124型远程重型民用运输机,把拆卸后的美国飞机运走。我们同意了这一方案,并表示愿意向美方提供必要协助。


“撞机事件”后,EP-3飞机一直停放在海南陵水机场。那段时间,海南天气变化无常,时而烈日炎炎,时而阴雨绵绵,还有台风将至的消息。这架飞机一直尴尬地趴放在我们的机场上,早已失去往日那种神气,只能等待着被大卸八块的命运。


2001年6月15日,美方派出的负责拆解飞机的l2名技术人员乘坐美方专机,抵达海南三亚凤凰国际机场。


次日,美方从俄罗斯航空公司租用的安—l24型远程重型民用运输机,也抵达陵水机场,飞机上装载了拆解飞机用的铲车、吊车、工具箱和用于包装的木材等设备。由于拆解飞机所需设备较多,安—124运输机先后分五次运入这些设备。


6月18日,拆运工作开始。拆解工作持续了十多天,直到6月29日中午才全部结束。


在飞机拆卸的过程中,安—l24运输机先后将已经拆卸下来的飞机起落架、天线和机翼等部件,分批运回美国。


7月3日,第十个架次、也是最后一个架次的安—124运输机,装载着美国EP-3飞机机体、机上侦察设备及部分拆解工具,从海南陵水机场起飞出境。一个小时后,美方拆运技术人员也离开陵水机场,于次日上午乘美方专机从三亚机场出境。至此,美国EP—3侦察机的拆运工作全部结束。




2001年4月2日和3日,布什总统连续两次发表讲话,表示美国的优先考虑是机组人员尽快返美,以及侦察机须在未经“破坏或摆弄”的情况下完整归还美国;说什么美国已经给中国时间来做正确的事,现在是让美机人员回家和归还美机的时候了。他还声称,这一事件可能破坏两国建立卓有成效关系的期望。


与此同时,美国海军竟以“监控局势发展”的名义,派遣三艘驱逐舰前往海南岛附近游弋,并在南中国海地区停留。


美方的态度和做法让我们感到很气愤,自然也引起中国公众的强烈反应。互联网上已有不少人提出要向美国驻华使馆抗议示威,甚至要求中国政府依法审判美机组人员。


赵宇是我跳伞飞行员王伟的战友,4月1日与王伟一同驾机执行任务,目睹了中美撞机事件的全过程,他至今仍然愤恨不已。他说:“美机在我们家门口进行侦察活动并将我们的飞机撞毁,这种野蛮行径令人愤慨。”


回忆当天的情景,赵宇说:“那天少云,能见度大于10公里。我和王伟奉命于8时45分起飞,赴海南岛东南空域执行跟踪监视任务。起飞后约7分钟,我们在左前方20度、距离50公里处发现一架大型飞机。”


这架飞机很快被赵宇和王伟判明为美EP——3型电子侦察机。近年来,美机频繁对我国海南岛地区实施抵近空中侦察活动,对我国的安全利益构成严重威胁。


“美机航向为240度,当它发现我机后,航向调整至40度,我机也跟着转向。9时05分,美机调整航向至110度,我机也转至110度与美机同向同速飞行。我机在海南岛一侧,美机在外侧,我机距美机约400米。”


据赵宇介绍,我国飞行员对可能危及国家安全的空中目标都要查明,并对其跟踪监视。这是维护国家安全的神圣职责,也是我国飞行员执行的正常勤务。


“9时07分,美机突然大动作向我机方向转向,向王伟驾驶的飞机撞压过去。”赵宇的声音有些激动。


“我看到美机机头和左机翼撞到王伟的飞机,同时美机左翼外侧螺旋桨将王伟驾驶的飞机垂直尾翼打成碎片。我提示王伟:‘你的垂尾被打掉了,注意保持状态,保持状态’。王伟回答‘明白’。约30秒后,我发现王伟飞机右滚下俯状坠落,飞机失去控制。王伟请求跳伞,我回答:‘可以’。尔后,我与王伟失去联系。”


他说:“接着,我驾机盘旋下降高度至3000米时,发现王伟的飞机坠海,还发现空中飘有座椅稳定伞和救生伞各一具。我驾机盘旋一周,确认王伟位置后返航。9时23分,我驾机安全着陆。10分钟后,美机未经我国政府许可,也降落在我陵水机场。”


王伟跳伞落水后,海军和有关部门立即全力组织搜救。到4月5日下午为止,海军已出动飞机74架次,舰船42艘次,出动搜救兵力1万多人次。


与王伟朝夕相处的赵宇,对王伟的安全特别担忧,希望能尽快找到他。赵宇还对党中央、中央军委和海军首长全力组织搜救王伟,以及全国人民对王伟安全的关注表示感谢。


赵宇最后坚定地说:“我和战友们坚决支持我国政府在处理这一事件中所采取的严正立场。”


下面是美方人员在我海南某机场拆解肇事飞机的过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有一件事我一直想知道 中国到底有没有等急检查老美的飞机?


本文图片来源于互联网


本文内容于 2011/4/1 10:33:35 被网络卫士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