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不是不告诉大家,是俺真不知。

这是国家机密。但拧巴的是,这是人民该知道的事——仆人挣多少银子,主人能不知?

靠,主人有时就是这么窝囊。

由于公务员收入隐藏得很好,主人便对公仆产生了误会,普遍认为他们都像文强那样不差钱。

误会深了,就有些仇官,搞得社会不和谐,影响祖国在GDP二了后继续从辉煌走向辉煌。

其实,俺相信多数公务员都是人民的好儿女,是奉公守法的,基层清水衙门估计挣的比农民工多不了多少——这其实也没啥抱怨的,咱共产党人不就讲求吃苦在前,享乐在后嘛。

所以,俺不喜欢公务员哭穷——作为执政党的一份子,要像革命先烈学习,甘于清贫,坚强些。

由于人民公仆像人民一样成分复杂——一个同时涌现王宝森和孔繁森的队伍,偶尔还出现个别猛一看像孔繁森仔细一看原来是王宝森的人,着实甄别起来有难度,收入差距估计和社会贫富不均程度相当,不能一概而论。这也提醒那些削尖脑袋要混进公仆队伍中的革命群众:想靠当官发财不一定靠谱。

单从工资看,国家领导人都没几个银子,基层小吏要没外快,估计在物价飞涨的今天,连维持温饱都困难,谁还有心思为人民服务呢?做个不恰当比喻吧——中国目前官员收入有些类似明模式——工资过低,结果几乎招致无官不贪,害得朱元璋杀都杀不完。

目前中国反腐力度空前,主要原因之一便是因为低薪官员利用发展市场经济暗中大量寻租。

单靠堵是行不通的,于是政策上开了口子——发津贴。1993年公务员薪资制度改革时,为使收入分配适应各个地区经济发展不平衡的现状,国家层面提出建立“地区津贴制度”,各地可根据本地经济发展水平、财力状况制定自身的“津补贴”。

主要来源是预算外资金。统计数据显示,1992年,全国预算外资金为3855亿元,相当于当年预算内收入的90%以上。到了2006年,全国预算外收入总量已与3.9万亿元的国家财政收入不相上下。这两年迎战金融危机,这笔银子主要拜托卖地获得的出让金——2010全国达2.7万亿。

由于各地区经济发展速度不一,各部门权力不一,结果天然形成了津贴差异,终演变成发钱大赛。

复旦大学博士孙琳曾专门研究过中国的公务员薪酬问题,据其不完全统计,各地擅自发放的津贴补贴名目达到300多项。

于是开始治理。2006年7月,中国实行新的公务员工资制度,同时开始对中央机关、各省市津贴补贴发放进行清理规范,计划用3年时间,将地区差控制在合理范围,并通过行政手段“削峰填谷”,使同级政府不同部门之间的津贴补贴水平大体相当。目标是“阳光工资。”

对于各地区公务员津贴补贴标准,国家出台了一个范围,平均值不能低于年2.1万元,也不能高于4万元。

但由于预算外资金监管制度和手段的缺位,问责乏力,加上"政府权力部门化,部门权力利益化,部门利益个人化"趋势严重,发钱大赛始终在暗中竞速,甚至蔓延至二政府垄断央企,黑洞越来越大,民怨水涨船高。

权威媒体披露,审计署2009年度抽查56个中央部门,发现5170张为假发票,列支金额为1.42亿元。其中,利用虚假发票套取资金9784.14万元,主要用于发放职工福利补贴等。2010年6月,审计署再度指出,一些中央部门及所属单位仍存在违反财经制度规定的问题。报告显示,一些部门及所属单位挤占挪用财政资金和违规发放津贴补贴10.95亿元。

然而,这些管中窥豹的披露除了为沸腾民怨添柴之外,也没见负责干部被严厉问责,官员具体收入仍旧是个令人浮想联翩的谜团。

现在限制个公车私用都费劲,何况查清官员收入?难啊。

背后是预算不公开——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对此进行了明确回应——“加快实行财政预算公开,让人民知道政府花了多少钱,办了什么事。”但前提是权力运行公开、依法行政并接受人民的监督,而这又牵扯到深彻的体制变革。

当务之急是官员家庭财产公开——哪怕先从房产公开做起,给中国声势浩大的房产税变革一个面子。

不冤枉一个清官,不放过一个贪占纳税人银子的贪官,既是党和政府的愿望,也是公民的心声。

其实,公务员收入增长到合理水平,过体面而有尊严的生活,人民不会有意见。前提是:您的收入得公开透明,您得踏踏实实地为人民认真办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