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44.html

我真没想到那淡蓝色的鬼东西就这样简单的被胖子抓住了,一时之间还有点不敢相信,还没来得及松上一口气,就知道不对了。

那鬼东西在布袋子里片刻也不老实,东撞西撞,“吱吱”直叫,似乎想从布口袋里面逃出来,那声音听起来像是牙齿研磨一般,搞的我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关键时刻还得看胖子,就见他一脚就踩住了布口袋的口,一下子就把布口袋扯的与吸尘器分离开来。胖子任凭手里的吸尘器还在嘶嘶的吸着,另外一只脚就玩命的去踩布袋子里的鬼东西。胖子的体格雄壮,合着全身重量的脚步一下一下的重重踏落,那劲头儿,就算是只足球,也被他踩爆了。

可惜的是,不管胖子把脚步抬的多高落的多重,也不管脚底下的布袋子被踩的多扁,只要胖子一抬起脚来,布袋子里面的鬼东西立刻就吱吱怪叫着往起瓢,那场面与其说是残酷,还不如说是搞笑更恰当些。

就在我目瞪口呆的时候,胖子已经骂了起来,说你们它吗的发什么呆呢?赶紧过来帮忙啊。

美女主播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去把胖子仍出去的大菜刀捡了回来,那把大菜刀颇为沉重,美女主播双手合握,抓住了刀把,就要去砍胖子脚下的布口袋。

我和胖子同时惊呼一声,一起喊来起来,因为我们几乎是在听一时刻开的口,所说的话又是长短差不多,因此美女主播竟然谁的话也没听明白,傻乎乎的站在那里,手里拎着大菜刀,茫然的看向我们俩。

胖子赶紧又说了一遍:“大姐,你别砍了我的脚!”我心想这当口的你说这废话干什么,不是诚心给美女主播增加心里压力么?不过我没说出来,因为当萧娜娜向我看过来的时候,我说出来我的另外一种担心:“万一用菜刀砍破布袋子,那鬼东西再飞起来怎么办?”

胖子气急败坏的吼道:“那你说怎么办?”

我茫然四顾,突然看到了一件东西,不禁眼前一亮,佝偻着腰勉强爬了起来,走过去把立在茶几下面的暖瓶拎了起来。拎到手里就知道没有多少水了里面,仍在一边去拎第二个,凭手感就知道里面起码有大半壶水。揭开盖子想确定一下里面的水还热不热,结果力气用的稍稍有点大,鼻子直接碰到了暖瓶口上,烫的我一个机灵,要不是我的蛋还在隐隐作痛,我都要跳起来了。

胖子一下子明白了我的意思,手舞足蹈的干笑道:“还是老花聪明……你快点把热水瓶拿来,咱们烫死这个该死的家伙!”

我踉踉跄跄的走了过去,胖子劈手夺过热水瓶,喝道:“我代表党和人民判你死刑!”二话不说就把滚烫的热水倒在了布口袋上,紧跟着我就听到“吱”的一声长叫,再看胖子脚下的那只布口袋,已经冒着白气慢慢瘪了下去,再也没有生息了。一些淡蓝色的液体从布口袋的边缘渗漏出来,凡是那些液体流过的地板上,立刻泛起无数的气泡,同时空气中立刻弥漫起一股腐烂的尸臭味儿。

“还楞着干什么?赶紧撤!”苏婉当先从那布口袋边绕了过来,胖子也不敢怠慢,也跟着苏婉冲了过来。我见他手里还拎着吸尘器呢,就问道:“你还拎着人家的吸尘器干什么?”

胖子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我,说道:“我草,你沙B啊?这个吸尘器现在已经是武器了,怎么能随便仍掉?万一再遇到那幽灵一样的鬼东西怎么办?”

我一听,他说的也对,也就没说什么。苏婉对萧娜娜说道:“老花受伤了,你扶着点他……胖子,你殿后。”

女人的骨骼一般相对瘦小,不太适合架着伤者赶路,好在这个时候我依旧难以直腰,就这么佝偻着,正好可以拥住萧娜娜的肩膀。就这样我们离开了401室,走在楼道里的时候,我们几个都恍如隔梦,仿佛都已经死过一次一样。

昨天的密云虽然很厉害,不过经海风一吹,并没有下多少雪,只不过是零星的几点雪花而已,太阳一出来,向阳地方的雪花就都化的差不多了。还好楼下的空地上还有几点零星的雪花,上面也只有我们几个的足迹。

到了楼下我才发现,虽然整个救人的过程显得十分漫长,可是实际上也就是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现在正好是中午阳光最足的时候,现在就回去的话,似乎太浪费时间了,而我们心里都明白,时间对我们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不过鉴于我受了点伤,美女主播又完全没有临阵经验,苏婉决定让我和萧娜娜负责留守运钞车,她和胖子继续搜索。我一再表示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可是胖子却说道:“咱们这次去救人,就是挨家挨户的去搜索,刚刚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人多反而没有用,不如分点人手在下面守护运钞车,万一车子被什么东西给弄坏了,那我们几个就连储蓄所也回不去了。”

我说我又不会开车,留下来能有啥用?就算眼看着粽子在砸我们的车,我除了自己跑路之外什么也做不了。不料美女主播却立刻自告奋勇,说她会开车,虽然只会开那种小轿车,不过大车小车的原理都差不多,现在一没有人和她抢道二没有交警给她开罚单的,她能把这车子开到任何这个车子能开到的地方。

于是苏婉和胖子检查完武器,就出发了。这一片都是住宅区,全是那种六层楼外加一个七层的阁楼那种。现在我们已经没有了大粽子给留下的提示和线索,苏婉和胖子只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找了。我正在猜测他们会去哪里开始寻找,就看到他们一前一后的往三号楼走了过去。

因为这个小区里的住宅楼从外表上看来都差不多,所以为了方便住户们不至于走错了家门,就给每栋楼都编了号。我住的这栋楼是二号楼,二号楼的后面是一号楼,也就是我们昨天去看的那栋楼。三号楼就在我们的前面,再往前就是四号楼和五号楼。而我的右手边,从马路边上算起,最外面的是六号楼,六号楼与我左手边的一号楼,相邻很近,而且处于同一水平线上,再往后的七八九十号楼也都是一样。

苏婉他们直接去了三号楼,看样子是真想挨家挨户的做地毯式的搜索了。我隐约的感觉这样做虽然是唯一的办法,可是过程却太危险了,说不定我们连这个小区都搜索不完,就都得遭遇不测。

整个团队里面,我可能是美女主播认为最有好感的一位了,因此她老人家一点也不认生,拧开了一瓶矿泉水之后,一边把瓶子递给我,一边小心的看着四周,顺嘴问道:“你伤在哪里?严重么?给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