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将进行试点,从中小学女生开始进行女性教育,以防范女大学生“傍大款做二奶小三”、“当三陪”等现象。广东省女子中专校长缪美贤认为,女生傍大款现象彰显的是女性教育缺失,普遍的应试教育使社会忽略了女性人格的培养。(广州日报:广东将试点从小学开始女性教育,应对傍大款现象)


女性教育“从娃娃抓起”,这本应看作是改变女性教育缺失甚或失败现状的良方。但很明显,不管是女性做二奶小三当三陪,还是畸形作秀、减肥致死,这种种,最重要的问题,都是出在不正确的价值观上。大家都知道“学坏容易,学好难”,没有一个正确、健康的价值取向,女性教育再怎么讲,可能都很难取得想要得到的效果。所以不能舍本逐末,放弃源头的教育。


不能做二奶,不能当小三,这同每个人小时候家长、老师教育的“不能做小偷”一样,是一个很简单的是非观问题,但为何“二奶现象”在某些地方竟然成灾,甚至让一些女大学生也参与其中,成为一个看起来比较令人头痛不容易解决的“社会难题”呢?这不仅仅只是一个个体价值取向的问题,应该说是整个社会的价值体系 “病”了。


一个人的价值观是从出生开始,在家庭和社会的影响下,逐步形成的。而在一个人周围所发生的一切,都会成为他形成什么样一种价值观的决定因素。杂文家王小波写过一篇文章《如何作青少年的思想工作》,主人公是他自己酷爱摇滚的外甥,外甥的理想是以后以摇滚为生,但家长们对此都极为头痛,因为谁都知道摇滚是个很难养活自己的事业,“除非他学会喝风屙烟的本领”。后来还是作者出面,用摇滚人的实际生活状态以及“你去受苦,只会成为别人的艺术源泉”,让外甥终于同意放弃摇滚好好念书,将来进公司挣大钱。


这说明一个问题,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都是“五讲四美三热爱”和“大公无私”、“远大理想”,但再美好的课本文字都敌不过现实的一击。校园不是真空地带,社会的一切腐败和不公,都或多或少会影响到孩子身上。


实际上,个别女大学生去傍大款,或者普遍的会以富有与地位作为择偶标准,也是这个社会总体价值取向已经扭曲的一种体现。这并不是女性独有、或者只能在她们身上才能出现的问题,只是这样一种扭曲的价值取向在女性身上是以这么一种形式表现出来而已。而在男性身上,反映出来的则是“以钱作为成功的唯一标准”,为了钱,重则不择手段,轻者也会为了拼命赚钱而牺牲所有爱好和休息。试想,当主宰社会的男性都在争相“傍大款”的时候,在堕落与贫困、艰苦奋斗之间,个别女性作出这样的选择难道只能去责怪个体?难道仅仅只是女性教育的缺失?


空泛的说教,美丽的理论,都难以挡住现实的无情。我们从来不缺少理想和价值观的教育,但是,不能否认,我们的价值教育和道德教育,理论远重于实际,理论与实际的严重脱节,只会让理论沦为空洞。也就是说,扭曲的价值观下,再怎么样的女性教育,都没法防范女生“傍大款”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