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05年,“女老板”张汀(化名)被“教书先生”贾建(化名)吸引,网恋1个月就闪婚。据张汀讲述,婚后没多久,她先是发现身为大学教授的丈夫家里到处都是女人的东西;又发现丈夫竟然上富婆网,有400多名暧昧女网友;婚后,丈夫原形毕露,动不动就家暴,扬言要杀了她……结婚9个月后,闪婚遭遇“闪离”。


然而在离婚近5年的2011年3月9日,张汀接到前夫的一纸诉状,以同居为名要求平分她名下的“千万家财”,包括两套房产、一个车位、一部奔驰车。目前该案件正在起诉阶段,将择日开庭审理。


女方哭诉


他打着穷教书先生的名义骗财骗色


“现在我明白了,他一直纠缠我是贪恋我的钱财。”


昨天,一脸疲惫的张汀找到记者哭诉,离婚近5年了,身为某大学教授的前夫贾建突然一纸诉状将她告上法庭。回忆相识相恋及之后的纠缠,张汀后悔不已:“他在打着穷教书先生的名义骗财骗色。”


谈网恋:


他的话正说中我的心事


张汀是广州一家广告公司的老板,在外人眼里是风光无限的“女强人”、 “女富婆”,却一直没找到可以放心托付终身的人。2005年7月的一天,一个陌生人突然闯入她的QQ,跟她聊了起来。


“我就是想找个一心一意过日子的人。轰轰烈烈的感情已经不适合我了。”自称“穷教书先生”的他说的话撬动了她的心扉。


“当时我已经37岁了,处于‘恨嫁’(想嫁)的阶段,但又怕自己身家不菲遭人算计,一直不敢开始一段感情。突然间遇到一个老师,满口文雅,一心一意过日子这句话正说中了我的心事。”


谈闪婚:


不是帅哥我突然就踏实


三天后,素来不见网友的她见到了长得有点老相的贾建。“而且令人意外的是,他竟然是名大学老师。看着外貌平庸的他,跟以前遇到的帅哥靓仔完全不同,我突然就踏实了。”自以为遇到了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张汀不知不觉就把自己的身家交代得清清楚楚:“有自己的广告公司,有房、有车。”5天后,前夫跟她求婚,依然是那句“想找个人一心一意过日子。”知道他离过婚,有孩子,张汀都不介意。


1个月后,2005年8月,两人闪电结婚。


谈婚后:


他一直对我纠缠不休


2006年5月,闪婚遭遇闪离,张汀和贾建离婚了。离婚后她发现怀孕了,就告诉了贾建。但没多久,前夫贾建又找到她,告诉她:“有人举报了,必须把孩子打掉,不然我就是超生,会丢掉工作。”看到前夫为了保住工作要自己打掉孩子,张汀很失望,跟他去医院做了流产。


据张汀介绍,她虽然早对贾建绝望,但贾建一直对她进行无理纠缠,要求复婚。“现在我明白,他一直纠缠我是贪恋我的钱财。”


张汀告诉记者,2008年5月,她无意间发现贾建和前女友仍有交往,争吵再次升级,贾建又开始打她,一直打到张汀无奈报警求助。事后,张汀终于忍不住说:“你不是要钱吗?那我们财产分割一下,彻底分开吧。”


根据分割协议,张汀要将所持有的东莞一家广告公司的股份转给贾建。“为了能够离开他,这家公司就全部落入了他的口袋。当时这家公司账户里现金及未收款有200多万元。另外,他在2007年称学校集资,从我及我的亲戚家拿去24万元。亲友家的16万元他答应归还的,但到现在依然没有归还。”


据张汀介绍,她本来以为事情2008年5月分手后就结束了,没想到依然是纠缠不休。


直到今年2月,张汀突然接到一纸诉状,贾建以同居为由,提出要分她的奔驰车;3月9日,贾建直接变更了诉讼请求,要求平分张汀名下的2套房子、1个车位、一部车。


拿到起诉状,张汀当场就气晕了,“房、车、停车位,都是我一个人买、一个人供的,他根本无权分。”


谈闪离


他让我多次意外


意外1:“他认识400多名女网友”


嫁夫随夫,张汀搬进了贾建家里。然而,在这里张汀发现到处都是女人的东西。“衣服啊,化妆品啊,甚至身份证、毕业证这些很重要的个人资料都有。”贾建告诉她,那是前女友的东西,在网上认识的:“她趁着我出差时偷偷走了,背叛了我。现在我既然选择了你,就只想跟你一心一意的过日子。”


有一天,张汀无意间在电脑上看到贾建的QQ有数百个女网友,“里面不少女人还在和他进行暧昧的对话,喊他宝贝。”张汀告诉记者,对此,贾建竟然很平静:“不就是400多个女网友吗?我还上富婆网呢!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之后的一句话,让张汀又原谅了他:“虽然有那么多女网友,但我只喜欢你一个。我从400多名女人里,一下选择了你,说明你有魅力啊。”


意外2:“他扬言我不听话就杀了我”


虽然经过了一些不愉快,但正处热恋期的张汀觉得只要放下过去,就可以一心一意地过日子。


总是有些不平静会突然袭来。张汀回忆:一天,一个女人突然把电话打到她的公司找她,自称是贾建的前女友。“那个女人句句血泪,控诉他禽兽不如。”没多久,一封控诉信又寄到了她的信箱。拿着这封信,张汀忍不住找到了贾建质问:“你不是说她背叛了你吗?为什么信里说的完全是两回事?”


张汀想起来仍觉得后怕:就是因为这句质问,贾建恼羞成怒,第一次进行了家暴。“当时我坐在一把椅子上,他上前一把把我从椅子上掀翻在地,开始打我。”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贾建甚至在床下、床头放了两把匕首,扬言我要是不老实听话,就杀了我。”


男方回应


只和她分手分得这么麻烦


“我和前前妻也好,别的女人也好,分得都很平静。只有和她,分个手这么麻烦!”


昨天,贾建对记者反复强调:“我们的婚姻很和谐,希望可以和好,或者正常的分开。”但听到张汀要到学校找他面谈时,他突然勃然大怒:“那个女人是个泼妇,很没文化素质,来了只会撒泼,不要来。”


谈婚姻:


我们本可以白头到老


贾建告诉记者,他们的婚姻一直和谐,可以白头到老。直到2009年,他感觉张汀有了私心:“发现她什么财产都想私吞。”贾建还告诉记者:“我和前前妻也好,别的女人也好,分得都很平静。只有和她,分个手这么麻烦!”


贾建承认在和海南前女友分手时分了一辆车:“但我给了她钱。”记者问:“给了她多少钱呢?”贾建没有回答。


谈引产:


我的工作不可能不要


贾建告诉记者,2006年离婚后,张汀怀孕被举报了,为了避免他被开除,他便带张汀到医院引产:“我工作不干了,能说得过去吗?我当时高考,100个才考上0.3个!我是正式的,不可能不干了。”


谈家暴:


我从来没有打过她


贾建特意提到存在一份2006年5月离婚前签订的复婚协议,他说:“当时约定了两点,第一点1年后复婚;第二点如果一方不复婚,财产全部归另一方所有。”然而,当记者表示想看一下复婚协议时,贾建以身边没有复婚协议为由拒绝了记者的要求。后来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他打开电脑称电脑里有扫描件,最终却说电脑坏了,看不了了。


贾建否认曾经打过前妻,并指天发誓:“我从来没打过她。”对于集资款事宜,截至记者离开,贾建多次表示:“你去问她啊”,未给予正面回答。


律师说法


同居期间财产


不直接认定共有


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陈北元律师指出,“同居期间财产不直接认定共有,证据更严格。”


他表示:“简单地说,一般情况下,离婚后,谁名下的就是谁的。如果想分得别人名下的财产,必须提供严格的证据。比如,如果一方提出要分另一方的房产,必须提供证据证明自己在该房产上有投入:或者是出了首期款,或者是有供楼。此外,如果一方提出在对方经营的公司里有投入,一般只能适用于公司法,而不适用于同居关系财产分割:如果可以证明自己是该公司股东或管理人,可以根据相关法规要求取得应得的分红,或者取得劳动酬劳。”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