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局势再度逆转:反对派不敌政府军节节败退

利局势再度逆转:反对派不敌政府军节节败退

当地时间3月29日,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住所附近遭到导弹袭击,发生爆炸。

利局势再度逆转:反对派不敌政府军节节败退

3月28日,利比亚反对派在攻打苏尔特时受阻,并被政府军击退。

利比亚反对派武装29日自苏尔特撤退,在临近的本贾瓦德构筑防线,但追击至此的政府军迅速发动了火箭弹攻击,进而占领了该镇西部一些主要街道。双方在30日都向对方阵地发动了炮击,但政府军方面的炮火攻击力度和密集程度明显处于优势。反对派不敌利政府军的进攻而节节败退,截至记者发稿时,反对派已经撤出本贾瓦德以东的拉斯拉努夫,政府军压着反对派打,给反对派武装造成巨大损失。为了支援利比亚反政府武装,多国部队派出战机对拉斯拉努夫进行猛烈轰炸。

29日在伦敦举行的利比亚问题国际会议未能解答外界最希望了解的热门问题,有关此次军事行动的目标和期限,以及北约接过军事指挥权之后“交战规则”会否改变等问题最为世界关注,但这次会议对这些问题都未给出明确答案。这实际上给军事行动的继续延长预留了空间。

各方同意

成立“利比亚联络小组”

伦敦会议达成的主要成果是各方同意建立一个“利比亚联络小组”,以便对在利比亚的国际行动进行政治协调,并负责与利比亚反对派保持联络。会议结束后,英国外交大臣黑格向媒体透露说,“利比亚联络小组”近期将在卡塔尔召开首次会议。此外,北约将全面接管对利比亚行动的指挥和控制权。瑞典虽然不是北约成员也表示要参与到对利比亚的军事行动中。

在利比亚政权更迭问题上,伦敦会议继续采取了西方各国近期的模糊态度。会后发表的主席声明声称:“与会各方无权选择利比亚政府,只有利比亚人民有这个权力。”但同时又表示:“与会各方认为,卡扎菲及其政权已经完全失去了合法性,将要为其行为负责。”

英国首相卡梅伦在开幕式上言辞激烈地为军事干预辩护。虽然英法希望快速采取行动,但是其他相关方则有不同想法。土耳其希望居中调停实现停火,卡塔尔则希望阿拉伯国家更多地参与分担责任。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也在会上呼吁相关各方尽快寻求政治解决方案。他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他不会预测对利比亚军事行动会持续多久,但是军事手段不是唯一的途径。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29日在会上指出,仅靠空中行动无法解决利比亚问题,也不能带来符合利比亚人民诉求的政治解决方案。潘基文表示,联合国方面一直开展有力的外交努力,他本人及特使哈提卜一直与所有相关方保持密切接触,包括利比亚当局及反对派。他说,哈提卜很快将返回利比亚,再次与该国政府及反对派领导人会面。他还将与国际利益攸关方密切接触,包括阿盟、非盟、***会议组织和欧盟。

美国激辩

是否向反对派提供武器

美国总统奥巴马29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是否向利比亚反对派武装提供武器一事不置可否,并称美方正在就此问题进行评估。有政府高官29日透露说,美国白宫、国务院和五角大楼内正在就是否向利比亚反对派武装提供武器进行激辩。一些人担心如果向利比亚反对派武装提供武器,将使得美国更深地卷入利比亚内战,还担心反对派武装中的一些人与“基地”组织有染。美国情报机构正在试图对呈“乌合之众”状的利比亚反对派武装进行甄别。

据比利时媒体30日报道,比利时外交大臣范纳克尔表示,比利时不愿意向反对派武装提供任何武器对抗卡扎菲。在应对世界上发生的任何冲突时,比利时都不会做出向一方提供武器支持的决策。范纳克尔说,比利时更倾向于一种永久解决机制,军事干预只是临时的手段。

参战利比亚已经成为美国新的巨大负担。五角大楼发言人凯斯勒29日说,迄今为止,美国对利比亚的军事行动已花费5.5亿美元,其中大部分开支来自发射“战斧”式巡航导弹。迄今为止,美军已向利比亚发射200余枚“战斧”式巡航导弹,每发射一枚“战斧”式巡航导弹的开支在100万至150万美元之间。美军在利比亚坠毁的F—15E战机约合6000万美元。这位发言人说,随着美军更多地发挥“支援”作用,军费开支上升速度有可能下降,达到每月4000万美元左右。这位发言人承认,利比亚战争开支还将继续上升,但整个战争的开支“还处于高度不确定状态”。

此前,美国有分析人士认为,在美国已经为伊拉克和阿富汗两场战争捉襟见肘之际,美国将为利比亚战事支出10亿美元以上。

从美国密苏里州怀特曼空军基地起飞的B—2隐形轰炸机至利比亚来回飞行时间为25小时,每小时开支至少1万美元。

美国联邦众院军事委员会成员、共和党众议员巴特利特说,每隔6小时美国就增加10亿美元赤字。利比亚战争将使得美国再增10亿美元开支,这意味着“我们的子孙后代将背负还债的沉重负担”。

利比亚两派

展开战场之外的较量

在战场之外,利比亚政府和反对派都在争取国内外舆论,政治斗争愈演愈烈。利比亚政府30日宣布由尼加拉瓜前外长罗克曼出任驻联合国代表,暂代阿里·图里基在联合国总部的工作。

阿里·图里基是利比亚资深外交官,多次出任利比亚驻联合国代表,长期担任非洲联盟事务秘书,并在2009年获选第六十四届联合国大会主席。来自尼加拉瓜方面的消息显示,利比亚当局在通信中认为,阿里·图里基目前已经无法从美国政府那里获得前往纽约联合国总部的签证和其他有效证件,因此暂时委任尼方人员为其在联合国的代表。舆论分析认为,尼加拉瓜总统奥尔特加在联合国安理会授权在利比亚建立禁飞区问题上持明确反对立场,是此次利政府作出暂代人选决定的主要原因。

反对派则在卡塔尔扶植了一个电视台,一些利比亚籍的电视工作者和来自其他阿拉伯国家的专家30日在多哈宣布成立电视台,并明确表示正在同利比亚反对派成立的“国家过渡委员会”密切接触和商谈合作。刚刚当选为该委员会总理的马哈茂德·贾布里勒于30日再次明确表示,“利比亚不会分裂,将永远是一个国家!”而关于新宪法和全面改革规划,过渡委员会内的31位委员自29日起也向外界予以了阐述,其中涵盖了******、权力架构调整、石油收入分配以及教育和民生等众多领域。

埃及《政事报》中东事务研究中心顾问艾利·哈西姆认为,贾布里勒关于“一个国家”观点的强调,其实正折射出了利比亚当前局势的微妙。目前,由卡扎菲政府前司法部长贾利勒统领的武装力量主要占据着阿尔—拜达市及其周边地区,该股势力内有不少核心成员为政府前高官,他们既有丰富的政治和外交经验,同时对卡扎菲本人极其不满。而东部地方部落势力推选出的领导人古卡,则将势力阵线构筑在了班加西,他们对石油收入分配和未来国家及地方各级权力架构体系则更为关心。同时,律师出身的古卡也对新宪法制定有着极高的关注度。哈西姆认为,“划区而治”是目前利比亚政府和反对派都不愿意接受的结果,但利境内战事如果无法在国际社会的调停下得以尽快结束,那么利比亚在事实上被分裂的风险将不断提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