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援日燃油被要求运至日本西南港口 中方称难理解

人民网3月31日电 中国驻日本大使程永华走马上任的时候,日本媒体曾做了大量报道,称程永华是1972年中日恢复邦交后第一批中国留学生,其后又4次在中国驻日使馆工作,是一位“会说日语”的“知日大使”。但3月29日下午,程永华却在大使馆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现出对日本的“不懂”之处,反复多次说出“难以理解”之语。


程永华用日语表示深切悼念


记者会开始,程永华大使首先用日语直接首先向在东日本特大地震中遇难的民众表示深切悼念,并祝愿日本人民早日复兴。”


程永华表示,此次地震是日本历史上罕见的大规模地震,作为邻国的中国,我们当做自己的事情一样,向受灾地表示慰问,为受灾地提供援助。比如,胡锦涛主席不仅致电日本天皇表示诚挚慰问,还亲赴日本驻华大使馆进行吊唁;全国人民代大会委员长吴邦国致电慰问日本众参两院议长;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致电日本首相菅直人向日本人民表示诚挚慰问。此外,温家宝还在全国人大会议记者会上请日本记者向日本人民传达了慰问之意,并表示根据日本需要,愿意尽一切可能提供更多的援助。


程永华大使指出,对于此次特大地震,中国政府希望尽快地向日本提供必要的帮助。为此,3月12日,中国政府表示向日本提供3000万元人民币人道主义救援物资,首批救援物资已于3月14日通过空运交付日方,包括毛毯2000条、帐篷900顶、紧急照明供电设备200台。第二批救援物资于28日到达日本,包括6万瓶矿泉水和325万副橡胶手套。第三批救援物资目前已收到日方的要求列表,已经开始着手准备,近日将运抵日本。


“总不能让我们自己从成田搬到仙台吧?”


在回答日本NHK记者关于运送救援物资问题时,程永华表示,第一批救援物资于14日到达成田机场,由日本政府配发的卡车送往宫城县登米市。对第二、三批救援物资,日方却要求全部由中国负责运送到灾区。程永华说:“对此,我表示难以理解。高速道路不通、燃油短缺,我们如何靠自己的力量前往灾区呢,总不能让我们自己从成田搬到仙台吧?”


程永华说,在协调过程中,日方也有自己的流程,我们不进行内政方面的干涉,但按照国际一般原则,接受援助的一方指定运送机场或者港口后,剩余的运送工作应由受援方自己进行。按照日本的要求,如果全世界130多个国家向日本提供援助,运送工作全部由自己解决的话,不会引起混乱吗?比如四川大地震的时候,中国接受了日本的物资援助,运送工作是由中方负责的,中方也怀着非常感激的心情。“当时我与马来西亚驻华大使也提过这个问题,如果马来西亚向中方提供援助,只要到达中国港口,剩下的工作全部由中方来负责。”


应日方安排 中国救援队人数从80人减至15人


关于燃油的问题,程永华说,3月16日,中方宣布提供汽油和柴油的无偿援助,其中汽油1万吨,柴油1万吨,约合人民币1亿5000万元。在此之后与日方进行了一系列的协调,该批物资28日中午在大连开始装运,29日出发前往日本。但按照日方要求,该批燃油将前往爱媛县和广岛县。(两县均位于日本西南部)说到这里,程永华大使直言:“我对此表示难以理解,因为这两地距离受灾地比较遥远。为什么不能直接运到东北地区的港口呢?”


程永华还介绍,3月11日地震发生之后,中方立即着手准备组织紧急救援队。12日,全员在北京机场集合,当时队员共计80余名,还有12匹救援犬。但最后,根据日方的安排,这支救援队伍的人数却减至15人。


“援助大国”日本对接受外国援助有些不适应


之所以日本在受援上会出现程永华大使提出的问题,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蒋丰在接受采访时分析认为主要有三方面原因。第一,目前的执政党过去长期在野,缺乏执政经验。这次灾难是强震、海啸与核危机“三难并至”,虽然从应对效果上看表现尚可,但也暴露了不少其执政经验的弱点。


第二,在这种大灾降临之际,表面上看日本政坛团结一致,但朝野斗争仍然暗流涌动。执政党害怕因应对失当被在野党抓到把柄,遭秋后算账。特别是在涉外、涉华事务上,不排除会选择相对谨慎和保守的策略。


第三,日本在地理上处于亚欧大陆板块与太平洋板块的交界处附近,大大小小的地震对于日本人来说早已习以为常。这个国家的从房屋、机场、公路等建筑物到日本社会及民众个人都已经具有了很强的“抗震性”。因此,日本虽然是一个自然灾害频发的国家,但其多年来已经习惯做一个“援助大国”,对如何接受外国援助,已经有些不适应了,在思想概念和行政体制上似乎都缺乏相应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