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2.html


过了一会,郑袖到了楚明宫,众大臣急忙起身拱手说:“太后千秋”! 郑袖说:“众爱卿!免礼!都请坐下”。顷襄王见了母后,随有些畏缩和为难。郑袖说:“王儿!这么重大的事,你回来到现在,怎么就不跟母后说起呢?淮、泗之地,楚自宣王开始,至于你父王三代,六十年来,多少楚军将士浴血奋战,那是用多少楚军、楚民的性命换来的呀”!

顷襄王说:“母后请息怒!儿臣知错。可儿臣要不答应,那齐湣王便不肯放儿臣回来,儿臣这是万不得已呀!儿臣在齐国,一来不能给父王送终,是为不仁,二来不能敬奉母后,是为不孝,三来不能为楚国尽力,是为不义。儿臣日夜思念父王和母后,心痛死了呀!万般无奈之下,只好答应了齐湣王,实非儿臣的本愿,还请母后替儿臣做主”。 郑袖听了,厉声地说:“住口!堂堂楚国之君,岂能受人挟制而臣服?昔日你才十四岁,在咸阳宫,拳打秦、魏二大夫的威风到哪里去了?你且当殿跟母后说实话,是你自己答应,还是有人指使你答应”?顷襄王看了屈原一眼,便支吾着不敢说出。

郑袖从顷襄王的眼神里,已经明瞭了七、八分,随着说道:“靳上大夫!念怀王遗命”。靳尚说:“老臣遵命”!说完,随展开楚怀王诏命,大声朗读说:“寡人已重疾在身,恐不久于人世。方今天下,乃烽火之秋,一战失利,便有垮国亡家的危险。太子于齐,不得有背国的行为。寡人走后,楚国军政大事均由南宫王后主持,命南宫王后见诏之日起,即启用掌管本王的王印、王牌和兵符、令箭,国中王亲公族、文武百官,不得违抗。太子继位,以母为尊,不得忤逆。钦此”!

郑袖等到靳尚念完以后便说:“太子于齐,不得有背国的行为。今太子于齐,割地投降便是背国。王儿!你若不从实说来,母后今日便废了你的王位”。顷襄王随畏畏缩缩地说:“母后!齐湣王要我娶他的女儿田娟,我不同意,并对他说‘婚姻大事,要我父王和母后作主’。随后,齐湣王又逼我缔盟和献地,我不答应,双方僵持了六天。那齐湣王真不是个东西,不给我太子生活待遇,一日三餐,连块肉也没有看到,我过的生活,连个囚徒都不如”。

郑袖听了,两眼落泪,伸手抚摸着顷襄王的头说:“儿子!你且慢慢说给母后听”。顷襄王说:“随后,屈大夫来看我,便对我说:‘你一切都答应齐湣王不就得了,要不,你这一辈子就要在这里过了,我也无能为力。要知道,你母后只给我一个月的期限,若是一个月过了,你就是再回去也没有用,王位便是你弟弟子兰的了’。我听了很痛苦,连护送我的大夫都这样说,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郑袖说:“然后,你就答应了齐湣王要求”?

顷襄王说:“没有!又过了两天,傅慎子来探望我,对我悄悄地说:‘太子!事到如今,你就假装什么都答应,不就是一张纸吗?先回到楚都,然后再作打算’。儿子想了又想,觉得傅慎子的话,也有道理,便一切都答应了齐湣王的要求,并立了契约给他。齐湣王一接到契约,便命人摆宴,儿子这才能够回来见母后”。

郑袖听了说:“传傅慎子上殿”。不一会,傅慎子上殿,叩见太后和顷襄王,郑袖说:“傅慎子!是你教唆太子向齐湣王立约的吗”?傅慎子说:“回太后!确是微臣劝太子立字给齐湣王”。 郑袖说:“你为什么要劝太子立约呢”?傅慎子说:“回太后!是屈大夫要微臣前去劝说太子。微臣看见太子脸容憔悴,受到齐湣王的虐待,心如刀割,可就是拼出微臣的性命,也救不了太子出淄博呀!故而心生一计,要太子假装答应。只有这样,太子才能脱离虎口,回来荆州楚都”。 郑袖说:“既然是假装,现在为什么又要守信呢”?傅慎子说:“奴才并没有说,要给齐湣王兑现诺言呀”!

郑袖说:“哦!现在齐国使者已经追索上门,你怎么看呢”?傅慎子说:“依微臣之见,若不给齐国兑现,齐湣王必定兴兵来夺。事到如今,齐湣王不仁,就休怪咱们不义了。为了争取时间,咱们便一面假装着给他兑现,一面命令军队拒守,一面联络秦国,请其出兵相助。若是齐军来犯,便可打它个落花流水”。 郑袖说:“哦!你倒是真为太子谋计了。不过,假装着给他,也就不必了,你先下去吧”。

傅慎子退下后,郑袖说:“上柱国昭睢!在齐都淄博的时候,你可知道这件事”?昭睢说:“回太后!我率领的一万楚军骑兵是潜伏在淄博的外围做接应,并没有去齐都王宫,到齐都把太子接出来的是屈原和傅慎子他们,我一点都不知道这件事。那时我正感到奇怪了,怎么就那么顺利,不用动武,也没有见到一个追兵,等到现在,我才明白是这么一回事”。 郑袖听了随问:“屈大夫!原来事情是这样,都是你的主意吧”!

屈原有些颤抖地说:“回太后!屈原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太子能够平安回来”。 郑袖说:“是为了太子能够回来继承王位,对吗”?屈原说:“正是!不!不!不!是为了太子能够平安归来”。郑袖说:“这些!不会是你和苏代、薛文、齐湣王,事先串通好的吧!饥饿和虐待太子,不会是你向齐湣王出的主意吧”!屈原说:“不!不!不!我哪里会出这种馊主意,是苏代和薛文他们”。

只听郑袖呵呵一笑说:“你怎么知道是苏代和薛文呀”?屈原说:“我在殿上听到的嘛!这才劝太子答应他们的要求”。 郑袖说:“哦!屈大夫!本宫还以为你足智多谋,原来你就这么点献地和作媒的本事呀!本宫问你,你有没有把本宫以一月为期,便立子兰为王的事,告知苏代、薛文和齐湣王”?屈原说:“当然告知了”!

郑袖说:“本宫扬言要立子兰为王,并以一个月为期限,那齐湣王也好,苏代、薛文也罢,只要一听到楚明宫的这个决定,还能不急得象个蚂蚁窝。齐湣王扣留太子,动机、目的何在?不就是想着太子回来登基继位,好在他身上捞油水。太子要是留在淄博不回来,他齐湣王还能得到好处吗?不仅如此,还会落得个扣留楚太子,与楚国交恶的下场,你以为齐湣王会干这种蠢事吗?即算你不求他,日期快到,他也会命人八抬大轿的把太子送回楚都。你想不到,难道苏代和薛文他们,也想不到吗”?屈原听了没有言语,郑袖接着说:“所以呀!眼看着时日无多了,便生歹念,在生活上折磨我儿子,逼迫我儿子就范。那齐湣王竟如此不仁,就休怪本宫不义了。昭相国!传齐国使者和黄歇上殿”。


不一会,黄歇和齐国使者上殿后,郑袖说:“齐国使者!你来楚国是来要地,还是来说亲”?齐国使者说:“两者都是,还有缔盟”。只见郑袖脸色一沉,厉声说道:“大胆奴才!你在跟谁说话”?吓得齐国使者浑身一颤,口里直啰嗦,急忙双手作拱说:“回郑太后!微使奉我王之命,前来接收八百里地,讨定婚事吉日和议订军事合约”。 郑袖听了,随转微笑说:“哦!楚国何时欠了齐国八百里地,又何时与齐国有过婚约和军事约盟了”?齐国使者说:“回郑太后!是太子在齐都亲口向我王承诺,并立下文书,双方都有证人在场和签字”。

郑袖说:“何人为证人”?齐国使者说:“是微使、薛文和贵国的屈原、傅慎子,白帛黑字,太子也签了名,并按了手印”。只见顷襄王有些畏缩头低,不敢言语,屈原也不作分辩,郑袖看在眼里。猛听傅慎子说:“齐湣王囚禁我家太子,胁迫太子立书成约,不算”!齐国使者说:“天地良心,当日傅慎子可不是这么说了,何况你也签了名,作了证哦”!傅慎子说:“当日我要不是这样,我家太子能够回归吗?傅慎子死不足惜,连累我家太子不得归,才是大不义”。 郑袖说:“我儿子既然立有文书为凭,儿子的事,父母自当为其作主,你可否将文书,呈来本宫一看,以辩真假”?齐国使者随掏出文书绵帛,靳尚上大夫接过后,便呈给郑袖。哪知郑袖接过手,打开一看,便将其撕成帛条,丢到香炉里烧了。

接着,郑袖对齐国使者说:“你回去告诉齐湣王,楚与秦国早有婚约,张仪为媒,向寿为聘,秦惠文王和楚怀王均有印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全矣!而齐也算是大国,礼义廉耻,应该懂得,既无媒妁之言,也无父母之命,囚着我儿,胁迫成亲,这也算是婚姻?齐湣王要是真的女儿没处嫁,你和孟尝君或苏代,无妨便做个媒,就嫁给我儿顷襄做小妾,山珍海味,绫罗绸缎,自然少不了。我儿顷襄,身为楚国大王,多个小妾,也无伤风雅,本宫也会惜而怜之”。 郑袖接着说:“淮、泗之地,楚自宣王至今,历经三世,数十万楚军将士青松白骨,岂可拱手让人?若是齐湣王或者薛文等人,自以为有能力饮马广陵的话,本宫也乐一战也!别说是广陵、淮南,就是那微山湖旁,齐军也休想在那里停留”。

齐国使者听后,颤抖着说:“楚国无信”!屈原也跟着说:“是呀!太后!太子承诺,而今背言,天下诸侯会说我楚国无信义。况且,楚、齐婚姻,两国联盟,共同抗击秦国,也是件大好事。如今背信于齐湣王,两国必然鏖兵,楚国将无宁日,还望太后三思”。只见郑袖听了,柳眉一竖,芙蓉冷脸,怒不可遏地说:“住口!来人!把屈原赶出宫外”。

郑袖怒气未消,对着齐国使者说:“齐湣王囚禁我儿子,六日不见一口肉,以剩菜残餐,虐待我儿子,你好就好在不是齐湣王的儿子。否则,本宫便囚你于长沙,以消我心头之痛”。齐国使者听后,吓得不敢作声。郑袖接着说:“齐湣王与我儿子作约的时候,我儿子还是太子,不是楚国大王。太子的许诺不代表楚国。故此,口头承诺也好,文书作保也罢,均是无效的行为,从此一笔勾消。太子既然不代表楚国,楚国又何来毁约背信了?就比如,你现在楚明宫,向本宫承诺,将淄博许给楚国,能够算数吗?枉你还是个齐国大夫。趁着本宫还念着东宫姐妹之情,你赶紧给我走人。否则,便休怪本宫翻脸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