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信和项羽,究竟谁有妇人之仁?




作者:郭知熠



项羽有所谓的“妇人之仁”一直被世人所津津乐道。 特别是项羽在“鸿门宴”上没有杀掉刘邦,更是被当作项羽“妇人之仁”的经典例子。郭知熠先生在《超级厚黑学》中颠覆历史,第一次指出, 项羽根本就没有什么“妇人之仁”,他在“鸿门宴”上没有杀掉刘邦并不是他心慈手软, 而是他根本就没有将刘邦看作他的真正之威胁。如果他有这个远见,如果他在当时将刘邦看作他的真正威胁,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在“鸿门宴”上杀掉刘邦。这个项羽所谓的“妇人之仁”完全是子虚乌有的。


很有意思的是,据说韩信是第一个说项羽有所谓“妇人之仁”的人。但按照郭知熠先生的考察,项羽根本就没有什么“妇人之仁”,倒是韩信自己才真正具有“妇人之仁”。这不能不说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为什么郭知熠说韩信具有“妇人之仁”呢?


在楚汉之争的晚期,韩信已被刘邦封为齐王, 占据原来齐国之地。在这个时候,项羽派使者想拉拢韩信,但被韩信拒绝。而韩信自己的谋臣蒯通,也在劝韩信背汉自立。 在当时的情况下,如果韩信依附刘邦,则项羽就会被灭掉;如果韩信依附项羽,则刘邦就会被灭掉。如果韩信谁也不依附而自立,则将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


蒯通苦口婆心地劝韩信自立,提醒他“勇略震主者身危,而功盖天下者不赏”。 可是,韩信根本就听不进去。韩信因为对刘邦感恩,最终不肯背叛刘邦。


郭知熠先生在《超级厚黑学》中对这一段史实有一段评论:


“我们从韩信这里究竟应该吸取什么教训呢?


笔者以为,韩信没有听蒯通之言,自然是大错特错。他本可以独立称王,却偏偏要俯首称臣。可是,他不知道他独立会无祸,附人就必招灾的道理。如果他独立,无论是刘邦,还是项羽,都会想拉拢他。如果他帮助一人灭掉了另一人,他自己恐怕也无法保住性命了。


超级厚黑教主说,韩信哪韩信,蒯通明明给你指出了阳关大道,你却偏偏要向鬼门关里跳下去。到时后悔又能怨谁呢?”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韩信的妇人之仁。他因为对刘邦感恩,而不顾自己身处危险。他因为对刘邦感恩,而忘却在政治的漩涡里, 没有什么恩情可言,而只有利益。


(顺便提一下,郭知熠在这里强调是在政治的漩涡里,是没有恩情可言的。这个结论不能应用在日常生活中。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确实应该知恩必报。但在权力之下,知恩必报有时会是一件极其愚蠢的事情, 韩信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非常经典的例子。)


为什么在权力之下,没有恩情,只有利益?


这是因为当初的施恩者,也是出于自己的利益来考量的。刘邦为什么对韩信有恩?!也就是说刘邦为什么不对李信张信马信施恩?!这个事实不难看出。这是因为韩信对于刘邦有用。如果韩信像李信张信马信那样,刘邦是断断不会对韩信施恩的。既然刘邦是以这个标准来施恩的,那么,刘邦也会以这个标准来断恩。特别是当项羽被灭掉后,韩信将变成刘邦之最大的心腹之患,刘邦就会想千方设百计地除掉韩信了。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但有意思的是,“我们”的敌人或者朋友是随着情势,随着时间而变动的。在项羽被灭掉以前,韩信以及各路诸侯都是刘邦的朋友(韩信在成为齐王之后,也一跃而成为一路极具实力之诸侯)。刘邦使用“外部用金刚”(超级厚黑学用语)来联合他们, 其目的是为了消灭项羽。但当项羽被灭掉之后,韩信以及各路诸侯就摇身一变成了刘邦心目中的敌人,只是表面上刘邦没有说他们是敌人罢了。所以,郭知熠说,在政治的漩涡里,在权力的引诱下,没有恩情,只有利益。


韩信分不清楚什么是恩情,什么是利益,分不清楚别人对自己施恩的目的。尤其是在蒯通苦口婆心地劝说,并说明利害之后而不悔悟。 正好说明了“妇人之仁”在韩信的心中是多么地根深蒂固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