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的民主与人权政策表现及实质

许多西方国家总是以“民主国家”自诩,把“民主”作为资本主义优越性的表现,声称它们是尊重“自由、民主、人权”的国家,有些国家如美国甚至自称“人权卫士”,世界“民主的楷模”。 但实际情况什么样子呢?事实胜于雄辩,通过美国等西方国家所做的事情看一看,比争论更能说明问题。

从历史上看,在资产阶级革命时期,“自由、民主、人权”是西方资产阶级用以反对封建专制斗争的思想武器,也是人类文明从封建制向资本主义制度过渡时期的进步标志。在封建等级制度下,封建主占有当时主要生产资料土地的绝大部分,农奴(农民)因完全没有或只有极少的土地,不得不耕种封建主的土地,依附于封建主,受着残酷的剥削和压迫,不允许表达自己权益。随着生产力和资本主义商品经济的发展,新兴的资产阶级无法继续忍受这种状况,于是向封建统治阶级要自己的“人权”、“自由”,通过“民主”的方式对国家进行管理。资产阶级革命在欧洲最早取得胜利,使欧洲在世界范围内首先实现了这些目标,欧洲资本主义也走在了世界前面。它大大解放了社会生产力,并取得了社会生活各方面瞩目的成就。但到今天,这种民主、人权、自由的概念已经变质了,成为资产阶级维护其统治、推行世界霸权的工具,广大劳动人民则沦为资产阶级的奴隶、霸权活动的牺牲品。下面从几个方面进行分析。

早在19世纪上半叶资产阶级政权不断稳固之后,不少资产阶级政治学家就认为他们早期提出的口号和理论,不但不能维护资产阶级利益,反而会成为无产阶级用来反对资产阶级的武器。因而提出“自由”不是公民参政的自由,而是思想、经济自由。说什么“主权在民”理论让人民自己统治自己是荒谬的,只有“上帝”才有统治权,并把生物界生存竞争、弱肉强食的规律搬来为帝国主义的强权政治辩护。20世纪初期,资产阶级更提出用“信仰、服从、战斗”之类来代替早期所信奉的“自由、平等、博爱”等口号,结果导致了两次世界大战,给人类造成空前的灾难。

二战后,虽然美国建立了资本主义世界的霸权,但苏联社会主义阵营也占有半边天;苏联解体后,美国成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更加随心所欲地推行强权政治和霸权主义,使得一些原社会主义国家“变了颜色”,“民主”力量空前强大。但是,正如新加坡《联合早报》所言,“西方式的民主人权并没有使得那里的人民享有真正的政治权力,而且所谓的民主政治经常给他们带来的并不是政治秩序和社会经济的发展,更多的是政治腐败和社会乱象。”

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公布的数字,联合国190多个成员国中,绝大多数是资本主义国家,除了20多个是靠着对外残酷侵略与掠夺打下基础逐渐成为发达国家外,绝大多数国家的日子并不好过,至今仍被战乱和贫困困扰着。2005年被联合国确定为最不发达的50个国家全部都是资本主义国家。东南亚、拉美、非洲许多国家都是美国式民主的“海外版”,但很多并不成功。

其实,美国的人权事业实质上是霸权事业,美国所谓为其他国家人民争取“人权”,只不过是为它推行霸权主义作掩护;所谓“人权高于主权”,则是干涉他国内政的借口。因此推行民主成功不成功是次要的,只要推行霸权的目标达到就行,其他国家产生矛盾和冲突正可以为美国插手干涉提供理由。单从它支持以色列发动中东战争就可以清楚地看出这一点。

为了霸权中东,美国一直在支持、武装以色列发动中东战争。2008年12月底,以色列空袭巴勒斯坦,巴以冲突升级。之后以色列地面部队大举进攻加沙。美国《***科学箴言报》2009年1月12日文章《美国加剧巴勒斯坦人苦难内幕》(下面简称《苦难内幕》)说,“早就失去家园和财产的加沙人又经受了3年的禁运,期间食品和生活物质短缺令他们饱受摧残,经济也全面崩溃。”“150万巴勒斯坦人正在艰难地体会到,如果投错了票,民主便不是个好东西。”

“投错了票”什么意思?是说巴勒斯坦人2006年投票选择哈马斯做自己的领导是错误的;可是呢,这次选举又是美国国务卿赖斯及其手下群策群力操纵进行的。赖斯等人认定,在美国的强力支持下,通过进行“民主”的选举运动,引导巴勒斯坦人支持美国的代言人阿巴斯,用自己所标榜的“民主、自由、人权”、无可非议的选举合法性来击败反对美国霸权的哈马斯,是多么美妙!可是巴勒斯坦人“投错了票”,于是美国不得不让它“饱受摧残”。

当布什和赖斯听到哈马斯获胜的消息时,目瞪口呆。这时美国霸权主义的狰狞嘴脸立即现出原形:迅速支持以色列对加沙实行经济封锁,并阻止哈马斯和法塔赫进行和解,武装并训练法塔赫安全部队,让他们夺取加沙的控制权。可又事与愿违,哈马斯完全控制了加沙。这时赖斯又立即强烈要求中东问题有关四方(美国、欧盟、联合国、俄罗斯)禁止任何与哈马斯的接触(这和美国在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关系中的表现、朝鲜战争中的表现、越南战争中的表现等等多么惊人地相似!)。

在一年多的时间里,美国一直顽固地支持以色列对加沙地带的封锁以及对这片地区150万居民的集体惩罚,而巴勒斯坦人则向以色列发射火箭弹反抗。2008年后半年的停火期间,向以色列发射火箭弹的行为基本已经停止,边界上也比较平静,然而对加沙的经济封锁却进一步加强了。

《苦难内幕》说,美国宁可对加沙人使用走私隧道来维持生存表示惊讶,也不愿承认经济封锁带给他们的痛楚。在同样的环境下,我们还能指望美国做什么?如果不停止经济封锁,从加沙地带发射的导弹就会打得更远更频繁,而这又会招致以色列的大规模反击。

一滴水珠能反映太阳的光辉,一片鳞爪能显示龙鱼的身形。如果美国真正尊重民主,为什么在它控制下巴勒斯坦“民主选举”的政府它也要推翻?美国竟把责任归结为巴勒斯坦人“投错了票”!怎样才算“投对了票”呢?《苦难内幕》说得很清楚:选择美国和以色列(美国在中东地区的代理人)给他们安排的法塔赫。这样问题就出来了:如果巴勒斯坦人的所有一切选择都以美国的安排为标准,美国口口声声尊重的“民主、自由、人权”何在?巴勒斯坦人的“选举权”何在?赤裸裸的霸权主义嘴脸暴露无遗。

而实际上,巴勒斯坦人对以色列发射火箭弹的反封锁,是在他们被逼到退无可退、“生存权”即将丢失的情况下的绝地反击。美国一定要把拥有“生存权”的巴勒斯坦人逼到绝地反击的地步,正是美国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的具体表现。

这一事件旨在告诉巴勒斯坦人:所谓“民主”就是支持美国霸权,把自己的权力交给美国,做美国的奴隶;不服从美国的安排即使再“民主”,也避免不了美国支持以色列对你们进行屠杀,你们的苦难在后面呢。

果不其然,2009年3月2日,世界各地的75个援助国和组织在埃及举行会议,为巴勒斯坦筹集28亿美元援助款。但是与会的援助国和组织要求加沙地带的***统治者哈马斯必须同意不参与援助款的使用,并坚持援助款必须由西方支持的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负责分配。合作见诚意,干涉找借口。只有愿意与当事国的合法民选政府合作才是真正的援助。坚决与反对派合作而不与当事国政府合作不是为了颠覆是为了什么?这样做是为了和平还是为了加重更深的危机?要知道,这种援助是给巴勒斯坦的一杯毒酒,是在美国武力消灭巴勒斯坦民主失败后转换使用毒药的杀害,是美国中东霸权政策实施的另一种手段。

2008年,要求重返和平家园的巴勒斯坦人制造了一把长10米、重2吨的钥匙。但是,这把钥匙能打开他们的“民主”、“自由”和“人权”的大门吗?只要美国存在,恐怕重返他们和平的家园只能是是一个梦想。

再如,为了促进肯尼亚“民主”改革,在美国的支持下,肯尼亚2008年大选后发生了严重的暴力事件,导致1500人丧生。2009年9月,美国负责非洲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约翰尼·卡森署名给肯尼亚15名部长、议员和公务员寄去了恐吓信,说他们阻碍了肯尼亚的民主改革进程,威胁要对他们实施制裁。这些信件由美国驻肯尼亚大使迈克尔·兰恩伯格在内罗毕宣布。这不是对他国内政明目张胆的干涉吗?

2010年2月,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在卡塔尔警告阿拉伯人伊朗即将出现军事独裁时,她的中东听众偷偷地笑了。英媒说,希拉里“似乎犯了健忘症:正是在这里,美国一直向数名独裁者提供支持,包括像穆巴拉克这样的坚定盟友。”

2009年8月,缅甸军政府占领了以华人为主、高度自治的果敢地区,对居民实施暴力,导致多人死伤,3万人流亡,缅甸政府在长长的反人道犯罪清单上又添加了一笔。但一直声称自己抵制不人道政权的华盛顿,非但没有严厉指责,反而表扬缅甸的“果敢行动”,准备批准更多的“人道主义援助”,10月就决定派出官方代表团对其进行访问,11月初由美国助理国务卿坎贝尔带队的高级官员代表团抵达缅甸,分别会见了缅甸总理和软禁中的反对派领导人昂山素季。

2003年3月,美国对拥有合法发动战争授权的联合国置之不理,绕开联合国公然对主权国家使用武力,发动了“打伊倒萨”的伊拉克战争。联合国可是世界政治民主的平台。美国的行动在联合国“民主”吗?联合国为什么不对美国对它的蔑视进行制裁?为什么不对布什践踏人权、以“莫须有”的借口发动侵略战争犯下的战争罪、反人类的罪行进行制裁?这种欺软怕硬、为虎作伥的联合国有公正性可言吗?

打着“自由”、“民主”、“人权”旗号、以伊拉克拥有大规模独杀伤性武器为理由发动的伊拉克战争,最终证实这个根据是不存在的。但是,布莱尔2009年12月在英国广播公司(BBC)节目中却表示,即使知道伊拉克不存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他也会发动战争。布莱尔说:“这不是谎言、阴谋、欺骗或诡计。这是决定。”——这说明什么呢?欧美国家所有一切行动的目标都是为了霸权,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可以不择手段,当然捏造理由属于正常现象。

2009年8月阿富汗的选举中,西方国家认为执政7年的卡尔扎伊进行了舞弊。结果卡尔扎伊同意进行第二轮投票。英报则认为,无论如何“都绝对不应该由他(卡尔扎伊)来决定是否要举行第二轮选举”。那么,应该由谁决定呢?言外之意,卡尔扎伊的主子——英美。

由于日本民主党要求取得与美国“更为平等”的关系,民主党干事长小泽一郎与首相鸠山由纪夫的献金事件一再出现。至2010年1月15日,小泽的三名秘书(包括前秘书)已全部被捕,导致鸠山政权可能遭遇“地震”。小泽对此严厉抨击,说“这绝对无法容忍。日本的民主主义将由此变得暗淡。” 而小泽与检方的对立也变成了鸠山政权与检方的全面对决。批评人士批评检方的选择性执法,即对挑战日本战后体制的人态度强硬而对内部人士宽厚仁慈。民主党的反抗已经促使专家和一些新闻媒体普遍批评检察机构出于宿怨而打击民主党,因为民主党表示要约束官僚机构,而隶属于法务省的检察厅是官僚机构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应该知道,检察厅也是美国控制日本的一股力量,它不仅有权选择调查对象和调查时间,还有权逮捕嫌疑人并关押数周后再起诉,实际上同时拥有警察、检察长甚至法官的权力。日报质疑:“检方打算通过追究小泽这样一个人物,究竟想把日本这个国家怎么样呢?”怎么样,要鸠山政权完全屈服于美国的“要求”,一如既往地做美国哈巴狗,否则,美国就会策划行动将民主党政权推翻!美国《新闻周刊》1月25日就把1993年上台后由于背叛美国而迅速下台的细川护熙描述为鸠山政权的榜样。

实际上,2009年12月25日和2010年1月19日,小泽已经两次收到装有子弹状物体的信件,1月的信件还要求他辞职。结果,在强大的压力下,鸠山19日在日美安保条约修订50周年之际发表声明称,日美同盟无论对日本还是对整个亚太地区都“不可或缺”,日本政府“将与美国政府共同努力按照21世纪的需要深化日美同盟”。但1月24日,普天间机场的计划新址名护市选举出了反对机场搬迁至本地的稻领进为市长。31日,东京市中心有6000人参与集会,要求结束美国驻军。日报预测,“这会导致美国政府对鸠山政权更为不满。”之后会发生什么?唯一遭受过原子弹袭击的日本人要赶走外国占领军。2月1日,自民党总裁谷垣祯一要求内阁集体辞职、解散众院并举行总选举。2月2日,美国负责亚洲事务的最高外交官助理国务卿库尔特·坎贝尔坚持认为普天间机场搬迁问题上,“目前的计划就是最佳计划”,国家安全问题应由国家一级的政府来决定。实际的意思是,日本政府还是得听从美国的安排。同时检方以“证据不足”为由决定不起诉小泽,而坎贝尔则邀请小泽4月访美。原定于7月举行的参院选举对民主党至关重要,而小泽则暗示,如果他本人受到怀疑,此前会辞去民主党干事长一职。美国打拉并用,小泽力单势孤,看来鸠山政权不得不屈服了。但这不是美国霸权主义的表现吗?


本文内容于 2011/4/1 11:05:58 被小编a7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