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应在世界扮演何种“角色”?

谈到这个话题,还要从毛泽东的一件往事说起。

晚年的毛泽东,已经是疾病缠身。一次抱病会见外国友人时,谈起他将不久于人世,外国友人诙谐的对他说了一句话:“世界不能没有你这个‘坏蛋’”。

听了这话,毛泽东用力拍了一下身旁的沙法扶手,艰难的站起来,非常高兴的和每位在场的外宾握手,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这段往事,引起笔者许多回忆和联想。

的确,毛泽东一生自诩是“秃子打伞,无法无天”,在国际上从来没有把霸权国家放在眼里。从“三分世界”到“反对霸权主义”,都是中国在扛大旗,中国扮演着国际秩序的“造反者”、霸权国家的反对者和第三世界利益的维护者的角色。

那时的中国,东抗美日,北拒苏俄,西战印度,南援越南,饿着肚子发展“两弹一星”,再加上对外“输出革命”,广结“反帝”、“反霸”统一战线,可以说在国际上“斗”得不亦乐乎。对于西方国家的反华鼓噪,毛泽东就是一句话:不须放屁,试看天地翻覆!

这种情况的存在,一方面是中国面对国际反华势力的围堵和挑衅,不能不起而抗争,另一方面也确实受到意识形态和“斗争哲学”等因素的影响。其结果是,中国既让人“怕”,同时也因长期“盘马弯弓”而延误了经济发展。

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后,从根本上改变了对外政策,不仅与所有西方国家恢复和建立了正常关系,而且也放弃了对外“输出革命”的作法。30多年来,中国不扛旗,不当头,不惹事,埋头发展经济,一心办好自己的事情,终于一跃成为当今世界第二经济大国。

中国的选择,适应了时代和国际形势发展的需要,适应了建设一个繁荣富强国家的需要,也完全符合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历史复兴的要求。然而,中国在世界扮演的“角色”,却渐渐显得模糊起来,在很多情况下,中国自己也处在一种矛盾的地位。

对于西方国家而言,中国是一个理想的“经济伙伴”,但却不能成为政治上的合作者。中国需要西方国家的资金和技术,但也不可能完全与西方国家为伍。中国强调和平发展,但西方国家却时常抱着怀疑心态,你换了个“马甲”,我就认不出你来了?所以,“中国威胁论”始终难以绝迹。

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中国与它们存在着难以割舍的感情,中国也自认为仍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但中国的巨大变化,确实又改变了双方的利害关系,在诸如全球气候变化和“减排”等问题上,中国与许多发展中国家也出现了矛盾冲突。再加上中国几十年来“韬光养晦”,不再为发展中国家“出头”,因而“你究竟代表谁说话”的问题,成为中国面临的新困扰。

中国在融入国际社会的过程中,既影响着世界,也改变着自己。中国离不开世界,世界也需要中国,但在彼此期望和实际状况之间,却又存在很大差距。时下的中国,究竟应在世界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世界有世界的不同要求,中国也有中国的考虑和定位,两者之间很难完全协调起来。

中国不可能重新回到过去的年代,那种对外“输出革命”,领头“打碎旧世界,建立新世界”的作法,已经与和平发展时代的要求格格不入。中国也很难成为现有国际秩序的改变者,西方国家包括它们所结成的各种政治、经济和军事上的联盟,在一个很长时期内,都会是世界的主导力量,中国要想作一个“改良者”都很难。

面对这样的局面,笔者以为,中国还是要遵循古训:不扫一屋,何以扫天下?今后几十年,中国还是要立足于把自己的事情办好,把周边的事情办好,这两件事能够办好就很不简单。

中国是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如何在这样的国度实现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建设一个繁荣昌盛的国家,决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还需要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才能实现。中国面对的维护国家统一和捍卫主权领土完整的问题,也是一个长期的、严峻的挑战,防止在这方面出现重大麻烦,不仅是中国所必须的,而且也是可为的。

简言之,从国际形势和中国的实际情况出发,今天的中国应在世界扮演和平发展的推动者、周边安全的维护者、现存国际秩序的参与者和改革促进者的角色,这是中国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使然,也是中国现实实力的客观反映,中国必须量力而行。至于几十年后,中国在世界的“角色”是否会转换,那是后代们考虑的事情了,相信他们终将会实现我们这一代人的梦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