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往事 第三卷 惊变 第十八章 施暴

禹至恩 收藏 0 6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size][/URL] 拉住他的人,竟是严如芳。 严如芳含泪劝道:“洪大哥,他们现在到处在找你,你若冲出去,一定没命!快,跟我来!” 宗泽无法,回头再看看宗保,他已不在动弹,心中不由升起一阵悲凉。郁镇南对他痛下杀手,不知胜男会不会……严如芳死死拉住他往里拽,他无法,只得跟着她去了。 两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


拉住他的人,竟是严如芳。

严如芳含泪劝道:“洪大哥,他们现在到处在找你,你若冲出去,一定没命!快,跟我来!”

宗泽无法,回头再看看宗保,他已不在动弹,心中不由升起一阵悲凉。郁镇南对他痛下杀手,不知胜男会不会……严如芳死死拉住他往里拽,他无法,只得跟着她去了。

两人专拣僻静的小巷穿行,不多时,来到一处后门,严如芳掏出钥匙打开锁,示意宗泽进去。

进去之后,宗泽方才发现,这里正是当初严国谦藏匿那群学生的地方。

“这是我爹专门租的一处安全屋,他说,如今你捅出这么大漏子,必须尽快离开广东。多待一日,就多一分危险。”严如芳从衣柜中抱出床褥替他铺好,又叮嘱道,“你暂且就在这里待着,我爹安排好路线之前,我每天都会来送饭,你千万不要再出去了。”

宗泽点点头,木然坐下,忽又站起:“可是胜男……”

“你还惦记着她?”严如芳没好气地道,“若不是她硬要我给你带那封信,你怎会落到如此地步!”

宗泽黯然道:“不关她的事,她也是被人骗了。要怪,只怪我自己一时冲动,考虑不周……”

严如芳奇道:“她被人骗了?夏祖善不是毒害她爹的凶手?”

宗泽默然不语,眼中泪光莹莹。

严如芳见状,不由叹息道:“事已至此,你也毋须自责。遇到这样的事,换了谁,一样都会冲动的。”

宗泽接过她递来的茶杯,仰头一饮而尽,这才低沉着嗓子道了声:“多谢!”

严如芳担心地望了他一眼。她从来没有见过他这种神情,那看似冰封冷漠的眼光里,包藏着的却是熊熊怒火,这怒火,不但会将仇人吞噬,迟早也会吞了他自己。

得知宗保死讯,郁镇南心中那口恶气却始终消不掉。他怒火中烧,向着胜男的房间直冲进来。他并非不能包容,他恨的是,这个女人居然瞒了自己这么久。这说明什么?这不正说明,她对宗泽余情未了吗?

还没走到房门前,屋子里已传来胜男同丫鬟们的说笑声。郁镇南陡然推开门,众人不觉一怔。郁镇南大喝一声:“都给我滚!”

胜男虽不知发生何事,但她却很清楚,他这是冲自己来的。她镇定地示意几名丫鬟退下,这才倒了一杯茶,款款递上。

她的冷静简直就是火上浇油。郁镇南勃然大怒,抬手将茶杯打翻,一把抱住她的肩膀,低声喝道:“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居然骗了我这么久!我倒真没看出来,你的心思是如此之深!”他一使劲,一把将她扔到了床上。

胜男这一下摔得不清,惊恐之下,她辩解道:“镇南,我没有骗过你啊!”

郁镇南如发狂的狼般扑上去压住她,恨恨地道:“还说没骗我?!你同我成亲前晚做过什么自己心里清楚!我估不到你居然耍花样叫我相信你同我是第一次!我生平最恨什么人你知道吗?我最恨在我眼皮子底下耍花样的人!郁景宏怎么死的难道你忘了?是不是忘了?!”

胜男哭道:“没忘……但我没有耍过花样……我以为你知道……”

郁镇南道:“没耍花样?那些血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胜男被他掐得几欲昏厥。她断断续续道:“我不……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郁镇南恨恨道:“不知道是吧?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我今天就叫你知道……”说着,他凶神恶煞般扯开她的衣衫。

胜男尖叫一声:“不~~”

遭到她的拒绝,郁镇南更加光火。他喝道:“不?我是你的丈夫,你居然对我说不?你还想着洪宗泽是吗?你还想为他守身如玉?嗯?”

胜男悲切地哀求:“不~不是……”

郁镇南捂住了她的嘴。他现在不想听任何解释。对他来讲,事实已摆在眼前,什么解释都是多余。

他恣意挺身而入,狠狠动作着,每一下都顶入她最深处,令她痛不欲生。泪水顺着她的眼角淌下,枕边已润湿一片。他却不再怜惜。从前的温存,此刻如同酷刑,胜男扭过头,死死咬住嘴唇,不肯再出声,却被他一把捏住下巴。

一滴冰凉的东西却滴在了她的脸上。她吃惊地望向他,竟发现,他在流泪。她心头缩紧,有苦难言。她抬手想替他擦去泪水,他却躲开了。他用更猛烈的动作告诉她,他并未原谅她。

胜男只觉腹中一阵剧痛,直痛得她缩成一团,不住地颤抖。

郁镇南冷冷道:“又不是第一次,还痛?还有什么可痛?!”

胜男哀求道:“孩子……孩子有事……”

郁镇南冷笑道:“你惊孩子有事?这孩子究竟是姓郁的还是姓洪的?!”

胜男急得放声大哭:“这孩子是你的!镇南你相信我,我真的没骗你!”

郁镇南道:“只一天之隔,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胜男脸色惨白,额上的汗珠越积越密,娇弱的身躯阵阵颤栗着,原本红润的唇已苍白一片。她艰难地吐出几个字:“成亲之前我食过药的……孩子是上个月才有的……”

郁镇南不禁怔住了。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下意识地看了看她,不禁惊出一身冷汗。鲜血正从她身下快速蔓延,床单上已然殷红一片。

郁镇南象被雷击中般,惊呆了。待他清醒过来,不由慌了神,随手抓来被子替她止血。那血却如同崩了堤坝的洪水汹涌而出,任他如何努力都无济于事。

胜男紧紧抓住他的胳膊,强忍着剧痛恳求道:“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