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除了满洲八旗、蒙古八旗和汉军八旗外,还有一个布特哈八旗。

后金建立前后,努尔哈赤欲将东北各民族整合为一个大民族,这个民族以女真为主,同时包括东北地区的汉、蒙古、朝鲜等各个民族,形成一个扩大的女真民族共同体。这个民族共同体建立了起来,后来被皇太极更名为满洲。但是满洲未能实现包含东北地区各民族的目的,当时东北地区仍有一些民族或部落在满洲之外,他们住地偏远,对清朝也是时附时叛,清朝也不能完全控制他们,东北地区也因此未能完全掌握在清朝手中。

但是俄国的入侵改变了当时东北地区的局势。俄国人的入侵,使那些没有并入满洲的各部落面临着一个选择,要么投降俄国,要么归顺大清,要保持原先那种事实上的独立是不可能的。东北各族人民理所当然地选择了后者,因为俄国是与他们在外貌、语言、信仰、习俗、文化等方面完全不同的人,而满洲人和他们说着相同或相近的语言,地理相接,习俗相同,很早就被视为一个民族(明朝时将东北各少数民族——除蒙古、朝鲜外——都称作女真,后来则发展成不同的民族)。

对清朝来说,这些民族的归附是一件大好事,它使得清朝在面对俄国时,有更加充足的理由捍卫中国的权益。此时还有必要将这些民族并入满洲吗?没有必要了,努尔哈赤要建立东北民族共同体是为了打天下,此时天下已经打下,这些民族没有必要并入满洲了,但是肯定要对他们有合适的安排,使他们能享受足够合理的待遇。清朝为此建立了一个新的八旗——布特哈八旗。布特哈意为打牲,即与动物打交道的意思,这与布特哈八旗民众主要从事狩猎和放牧的生活方式有关。

布特哈八旗建于1665年,从此之后,布特哈八旗的民众正式成为大清的公民,在保卫国家、开疆拓土和平定内乱的战斗中,屡屡可见布特哈八旗的身影。布特哈八旗与满洲一样,是从明朝时期的女真发展而来的,但由于布特哈各族生活在故土,保持了老女真的生活习俗,使他们在满洲因生活方式改变而耽于安乐丧失勇武之风时,仍能保持老女真的英勇善战,因此在清朝中期后,布特哈八旗成为一支重要的军事力量。比如,清朝征服新疆之战,布特哈八旗就是主力之一。清朝在平定新疆后,从布特哈八旗的锡伯人中,抽调了一部分驻扎新疆,这些锡伯族的布特哈八旗将士,携带他们的家属、财产,经过长途跋涉到达西北,为保卫边疆建设边疆做出了重大贡献。今天,锡伯族仍生活在新疆大地,他们半农半牧,说着老满语(锡伯语是满族语言的一种方言),与新疆各族人民幸福和睦地生活在一起。

这就是布特哈八旗,没有他们,清朝面对沙俄的入侵,就没有充足的理由保卫中国在东北的权益。没有他们,清朝开疆拓土与保卫边疆就缺少一支重要的力量。没有他们,中国的建设就有某种缺憾。但是,布特哈八旗声名不显,很多人不了解他们,因此,这里对他们进行粗略的介绍,以纪念这些纯朴、勇猛和对祖国做出重要贡献的前代少数民族人民。

本文内容于 2011/3/31 20:46:05 被汉文帝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