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间谍真的盗运两万德国步枪送给中国红军zt

国内关于佐尔格的书出版的实在不算是少了,以至于现在再谈佐尔格都有些是老生常谈的感觉了,不过现在颇有些关于佐尔格的说法是以讹传讹,以至谬种流传,弄得本来很清楚的史实变得一塌糊涂。就以佐尔格的出身而论,有一种说法是佐尔格的祖父曾经给马克思担任过秘书,这就是一种生拉硬拽的联想,其实老佐尔格虽然是第一国际时期的活跃分子,并且和马克思、恩格斯关系密切,尤其是与恩格斯关系比较近,他们一同参加过德国的工人起义,但老佐尔格只是与马克思通过信,因为在起义失败后老佐尔格就流亡美洲,终其一生也未见过马克思,何谈作马克思的秘书呢?


另外一种近来传播比较广泛的“胡说”就是佐尔格在中国执行任务时曾经秘密的为中国工农红军弄到了两万支德国造的步枪。这一奇谈最近的来源是一本叫作《红色国际特工》的书(张晓宏、许文龙著,哈尔滨出版社2006年3月版),这书把佐尔格的这一“事迹”说的神乎其神,说什么在第三次反围剿期间,佐尔格为了支援中国红军的军事斗争,与同志们合伙通过德国的军事顾问骗取了两万支刚运到中国的德制步枪,并经过重重关卡,最后运抵江西苏区,有力地支援了红军。


其实头脑稍微正常一点的人都不会相信这种天方夜谭似的神话,当然,这种奇谈不是中国人发明的,而是佐尔格同胞创造的。据我手边的资料,关于佐尔格为中国红军盗运两万支枪的说法是德国人尤利乌斯.马德尔的著作《佐尔格的一生》最早提出来的,国内的译本是1986年群众出版社的版本。但我感到奇怪的是为什么这种谬论在今年出版的《红色国际特工》一书中再次出现时,我们国家竟然会没有人去驳斥它。


翻翻历史书就知道,第三次反围剿是在1931年的7月至9月,红军在此次反围剿斗争中大获全胜,也确实得到了将近两万支枪,不过却不是拜佐尔格所赐,而是缴获自国民党军。据《中国军事史略》(军事科学出版社版),从当年的8月7日至9月15日,红军先后在莲塘、良村、黄陂、高兴圩、老营盘、方石岭等地,六战五捷,击溃敌人7个师,歼敌17个团,毙伤俘敌3万余人,缴枪1万余支,看到了吧,整个第三次反围剿期间红军所获枪支也没有达到两万(也有说缴枪两万余支的)。另外,第三次反围剿最大的成果是扩大了苏区,把赣南、闽西苏区联成一片了。不过红军历史上还真有一次不劳而获两万多支枪经历,那是在1931年12月,国民党26路军在季振同、赵博生、董振堂的率领下在宁都暴动,成立了红五军团,他们起义时携带了两万多件武器,使红军如虎添翼。附带着说一句,这宁都起义可以算作是冯玉祥系西北军雪崩似倒向中共一面的开始。


众所周知的事实是,红军时期的绝大多数武器都是是来自于战斗缴获,因为中央红军虽然在第三次反围剿胜利后的1931年10月建立了自己的兵工厂,但这间工厂的生产能力、技术水平实在有限,只能做些翻造的子弹、手榴弹、地雷这样的弹药类的产品,至于武器,恐怕只能像是铁匠作坊一样打造大刀、梭镖之类的吧。我从前看《星火燎原(第二集)》时,就曾经看到过互相矛盾的两篇回忆录,一是老军工回忆那时候造的枪弹、手榴弹深得红军指战员的喜欢,二是红军回忆那时候得自自己兵工厂的产品质量太差,手榴弹是一炸成两半、子弹是横着出枪膛。


另外,从红军长征前的装备情况看也可以知道佐尔格不可能为红军提供了两万支枪。据资料显示,中央红军出发时共装备33244支枪、子弹1858156发,另有迫击炮38门。此外,还有梭镖6101支,马刀882把。也就是说两个人还分不到一条枪。即使经历了第五次反围剿的挫折,如果真有佐尔格的那两万支枪,红军长征时的装备也不会这么惨吧?


参考文献:


《佐尔格案件》,美国狄金和斯多利蓍,群众1983年版。


《佐尔格的一生》,德国马德尔著,群众1986年版。


《间谍-佐尔格》,苏联科罗利科夫著,新华1980年版。


《中国军事史略》,高锐主编,军事科学1992年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