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报:“千面”卡扎菲[组图]

西报:“千面”卡扎菲[组图]

3月23日,在利比亚贝尼沃利德,卡扎菲的支持者们参加示威游行。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当地时间23日晚遭到西方战机袭击,导致平民伤亡。阿尔及利亚、加纳、意大利等国呼吁和平解决利比亚危机。新华社记者杨光摄

西班牙《世界报》3月27日文章 原题:卡扎菲的多副面孔(作者马丁·阿瑟)

卡扎菲登上世界舞台已有数十年。

如何确切形容像穆阿迈尔·卡扎菲这样的人呢?

数十年来这位利比亚领导人在国际舞台上展示的独一无二、难以预测的风格差不多可以用“叛逆”和“古怪”来形容。执政期间,卡扎菲在人们眼中的形象从革命英雄变为国际无赖,从珍贵的战略伙伴再次变为贱民。

卡扎菲写了一本书,在其中提出自己的政治哲学,至少在作者本人看来,这本书影响巨大,足以令马克思等人梦想的世界黯然失色。

其古怪的着装、雄辩的演讲和不同寻常的举动而分外引入瞩目。一位阿拉伯评论家最近称他为“中东的政治毕加索”。

在1969年风云变幻的日子(这—年卡扎菲通过不流血的政变夺取了政权)以及上世纪70年代,穆阿迈尔·卡扎菲还是军队里的一位年轻军官,富有魅力而亲切和蔼。

卡扎菲是埃及前总统加麦尔·阿卜杜勒·纳赛尔的狂热追随者,他首先面对的问题是外国控制留下的不公平的经济遗产。

上世纪50年代末期,利比亚发现了巨大的石油资源,但石油开采却被外国石油公司控制,它们根据本国消费者的情况制定油价,将一半收入占为已有。

卡扎菲要求对合同进行重新谈判,并威胁如果石油公司拒绝谈判,他就切断生产。卡扎菲甚至对外国石油公司总裁们说,“人类已经在没有石油的情况下生活了5000年,他们可以再这样过上几年,直到获得自己的合法权利”。

这项策略获得了成功,利比亚成为第一个能保证从自己的石油生产中获得大部分收入的发展中国家,这一做法也得到了其他国家的效仿,上世纪70年代阿拉伯国家石油繁荣期由此开始。

利比亚在石油收入中保持了特权地位,凭借与海湾国家相似的石油产量和非洲最少的人口,这个国家因为黑金而迅速富裕起来。

西报:“千面”卡扎菲[组图]

3月23日,在利比亚贝尼沃利德,卡扎菲的支持者们参加示威游行。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当地时间23日晚遭到西方战机袭击,导致平民伤亡。阿尔及利亚、加纳、意大利等国呼吁和平解决利比亚危机。新华社记者杨光摄

第三套世界理论”

没有跟随海湾国家无节制的消费主义,或阿拉伯国家的国有化理论,自由随性的卡扎菲带领利比亚走上了一条新的道路。

卡扎菲在他的《绿皮书》中提出了第三套世界理论。

1942年出生于锡尔特市附近沙漠地区游牧部落家庭的卡扎菲无疑聪明绝顶,但他除了会念《古兰经》,接受过军事训练外,没有受过其他教育。

然而从上世纪70年代初期开始,卡扎菲开始钻研政治哲学,并在他著名的《绿皮书》中提出了“第三套世界理论”。这套理论试图解决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即第一套理论和第二套理论)固有的矛盾.通过政治、经济和社会革命道路,解放全世界被压迫的人民。

事实上这本书不过是一系列愚蠢的抨击理论,可笑的是,一本旨在打破政治利益束缚的书却被用来征服所有国民。

卡扎菲推行的理论是通过消灭公民社会、消灭真正的政治参与和任何法制,一点一点地压制利比亚社会。

卡扎菲在《绿皮书》中阐述了自己的 “社会制度”。该书认为,社会问题的解决方法与选举代表制(卡扎菲认为该制度是最大政党的“独裁”)或现存的任何其他政治制度无关,而是应该成立人民委员会,在各个领域执行权力。

《绿皮书》所勾勒的新社会制度呈圆圈形状,其中人民代表大会对作为圆心的人民委员会发挥影响,人民委员会又有自己的民主秘书处。

现实生活中根据《绿皮书》建立的政治模式其实是一个非常讲究等级的金字塔,塔尖即是卡扎菲家族及其亲近的同盟者,他们受到一个巨大安全机构的保护。它的名称就叫做“大阿拉伯利比亚人民社会主义民众国”。

国际冒险活动

卡扎菲有能力在世界各地进行他的反帝国主义运动,为任何地方的军事团体和反抗活动提供资金或者予以支持。

即使他国政府能够忍受利比亚存在践踏人权和迫害流亡海外的持不同政见者行为,也不能接受它支持它们国内恐怖主义团体的做法。

1986年柏林一家美国士兵常去的夜总会爆炸,疑为利比亚特工所为,这一事件是卡扎菲政治生涯中的重要时刻。

尽管没有确切证据证明利比亚政府是该事件肇事者,时任美国总统里根还是下令对的黎波里和班加西进行空袭,为死去的两名士兵和一名平民报仇。

美国报复行为的目标是杀死里根所说的“中东地区的疯狗”,但尽管空袭造成了巨大破坏和不少人死亡,而且死者中似乎还包括卡扎菲的养女,但上校本人却安然无恙。

1988年在苏格兰小镇洛克比上空发生的对美国泛美航空公司一架波音747客机的袭击事件是接下来另一个明显的恐怖主义升级。洛克比空难造成机上和地面共270人死亡,被认为是英国境内从未有过的最恶劣的恐怖事件。

由于卡扎菲拒绝向美英两国交出两名利比亚嫌犯,联合国于是与利比亚进行长时间的谈判并对其进行制裁,制裁直到1 999年两名嫌犯最终被移交并接受审判才结束。其中一名嫌犯阿卜杜勒· 巴塞特·阿里·迈格拉希被判无期徒刑,但另一名被无罪释放。

随着洛克比事件的解决,加上卡扎菲随后宣布放弃秘密进行的化学与核武器研制计划,利比亚与西方强国的关系得到了明显改善。

国际制裁取消后,的黎波里再次成为国际政治热点地区,时任英国首相布莱尔以及其他政要,都拜访过卡扎菲。

接下来几年,利比亚与西方防务和石油公司敲定了好几项交易。

当2010年12月从突尼斯到埃及的反抗风潮开始在阿拉伯世界掀起之时,很少有人想到利比亚会是“下一个”。

与该地区其他领导人相比,卡扎菲并不让人觉得他是“西方的走狗”。在利比亚最早发出“愤怒的一天”呼唤之时,卡扎菲还信誓旦旦地表示,要站在民众抗议的一边,要维持早前将权力移交给人民的革命。

事实上,自由和推翻卡扎菲的诱惑对于部分利比亚民众尤其是东部地区民众来说已经非常强烈。班加西叛乱活动的一些画面显示,愤怒的年轻人摧毁了一座公共建筑上代表奴役他们的理论系统——《绿皮书》的石像。

也许卡扎菲为了保持权力倾尽所有武器对抗是不可避免的结果,但是他在纽约、欧洲各国首都和阿拉伯世界轻松散步的日子已经结束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