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六年 正文 重操旧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57.html


2003年到2004年期间我在老家南宁做过一年的英语教师,之后来到南非打拼,没想到远在重洋之外竟也有机会教书授课。


之前跟大家讲过,工厂本来是要招三位中英文翻译的,我只是其中之一,可是由于种种原因另外两位始终无法凑齐,于是我就成了厂里唯一的翻译。建厂初期事情多任务重,我几乎每天都要开叉车卸货、装机,而来找我跟当地人翻译沟通的国内技术人员也越来越多。


不难想象,迅猛增长工作量很快就开始让我力不从心了。


我是一个很懒的人,至于懒到神马地步,大家从我之前讲的求学经历就应该有点概念了,工作多了自然就开始想办法让自己别这么忙,这就是懒人的优点:动脑筋,想办法怎么能让自己更懒。


比方说,懒得走路的人发明了车子;懒得挑水的人研发了自来水系统;懒得洗衣服的人发明了洗衣机;懒得烧水的人发明了热水器;懒得刷马桶的人发明了抽水马桶;懒得刷牙的人发明了电动牙刷等等等等。


可见懒人对人类进步所做出的贡献是巨大的,同理我们可以得出结论:伟大的发明家托马斯.爱迪生先生就是天下第一大懒人,他连煤油灯都懒得划火柴去点,于是他发明了电灯。


玩笑不多说,且说我因为懒而想出来的办法。


人家来找我翻译无非是因为人家英语不好,我们厂里绝大部分技术人员都来自中国大陆,小部分来自我国台湾省,工作经验非常丰富,但是年纪都不小了,二三十年前念书时学的那几个“蚯蚓字”早在参加工作时就已经还给老师,所以出了国要跟南非的黑蜀黍沟通就成了很大的问题。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于是打算利用业余时间开个英语学习班,教大家说些简单的日常用语,让他们能自己处理一些跟当地人沟通上的小问题,我不就能从这些繁琐的翻译工作中解放出来了吗。


此计一出,得到了同事们的广泛支持,但是领导嘛,还是有点顾虑,毕竟是下班时间,我主动提出来开班上课,就有点怀疑我是不是要借机请加班费。我跟我们领导说,加班费我不要,学费我更不要,教大家英语完全是为了减轻我自己的工作压力而已。


于是乎每周两次,每次一个半小时,我的英语补习班就开起来了。教室就设在食堂里,桌椅板凳都是现成的,在墙上支一块白板就可以上课了。教材我自己挑选并打印出来作为活页,都是些内容简单,易学易记的短句。


学习讲方法,如果我从音标开始教,估计不到一个礼拜我的学生就都跑没了,毕竟这种太正统太系统的东西很难让大家接受。


结合春雷同志的“摸神”英语(详见前文《“摸神”的故事》)的宝贵经验,我总结了一套“英语速成大法”,也就是用中文注音为主,不求发音标准但求别人能听懂,这是我的理念。


How are you? = 好啊油?

Good morning. = 股摸宁

Tomorrow = 吐马篓

Yesterday = 噎死特得(dei)

Today = 特得(dei)

What’s this? = 窝死弟死?

Tools = 吐儿死


。。。。如此等等



一开始领导还时不时的站在窗外看看,到后来就完全不来了,我也就开始跟我的学员们讲一些“不太正经”的东西,比方说:脏话。


我们不愿承认,但是事实是:人要学一种新的语言突破口在于学会骂人。


我上课的时候总会留一些时间专门教导大家怎么用英语骂人,但是我反复强调,教大家骂人是为了在别人骂你的时候能听懂,以及用来还击的。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是咱的原则,绝对不能主动进行人身攻击!

当然,主动人身攻击也没事,但是绝不能被第三个人听到留下把柄!

当然,留下把柄也没事,被人告了千万别说是我教的!。。。。。。


在这里需要特别提出表扬的是春雷同志,真正的学习积极分子,从没缺堂少课,进步也最快,是我最最得意的学生。


经过几个月的学习,几乎所有的学员都能用简单的英语跟当地黑人沟通了,当然,他们谈话的内容仅限于工作方面。我的目的达到了,英语短训班也告一段落。


但是经过这短短的几个月的重操旧业,我在大伙心目中的地位有了一个质的提升,直到若干年后的今天厂里的这些弟兄们都还亲切的称呼我“老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