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六年 正文 首席叉车驾驶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57.html


不过很快,我的工作就又有了变化。工厂需要大量的人手安装设备以及卸载集装箱,根据南非《职业卫生与安全法》规定,不管你有没有经验,任何人(包括外国人)必须在南非受训并通过考试取得驾照才能使用叉车。很快各部门便集合了七八位中国员工参加叉车驾驶培训,以便在他们取得驾照后能加快设备安装进度。


教官来到我们公司提供现场培训,于是问题来了,公司本打算从中国大陆聘请三位中英文翻译,后来发现只有我一个来到了南非。别无选择我只能去为叉车培训课程做翻译,不去不知道,一去吓一跳,整个叉车培训课程竟然需要整整一周时间,而且这一周的课程还是“全日制”的。


于是我跟我的主管提了一个现在看来很白痴的建议:既然整一个礼拜我都要全程呆在那里,不如我也报名参加培训,到时考个叉车驾照以备不时之需。我的上司立马就同意了,没曾想,这个决定就为我后面两三年的命运埋下了一个伏笔。


一个星期后叉车培训课程结束了,学员们都顺利通过考试拿到驾照,当然也包括我这编外的翻译。驾照虽然到手了,但是我并不上心,毕竟中英文翻译才是我的正职,开叉车我只是替补而已。


世上就有这么巧的事情,一天厂里来了两个集装箱(台湾人叫货柜),可是偏偏所有的人都在忙,于是我的主管便把我这替补叫去卸载集装箱,这一去不要紧,卸完集装箱可出了事了。


主管站在卸货场地,看着我慢腾腾的卸完两个集装箱,中途几乎一句话都没说,等我把搬下来的机器都按指示放好之后,他走过来语重心长的对我说:“今后厂里来货柜就由你负责卸。”


于是我由替补转为正式叉车驾驶员,又由正职英语翻译沦为兼职。


在之后的两年时间里,我累计驾驶叉车两千小时无事故,卸载四十英尺标准海运集装箱两百余个,圆满完成所有卸载和装机定位任务,成为厂里的首席叉车驾驶员。期间还结合日常工作经验自己总结了一套《野蛮暴力装卸标准工作法》。每每想起这些成绩我都不免感到无比骄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