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六年 正文 前传:洋插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57.html


我第一次出国是在1998年,父母出于对我前途的担忧决定把我这独生儿子扔出去历练历练,美其名曰“洋插队”,那一年,我19岁。


第一站便飞到了风光迷人四季如春的马来西亚,开始了我的游学生涯,注意,是游学不是留学,一群从国内来的半大孩子哪是去那念书的?父母都在千里之外,学校也不管,通宵玩游戏白天逃课睡觉,在这种环境下我的学习结果可想而知。


一年后爹妈忍无可忍,勒紧裤腰带把我送到了环境更好的国家—丹麦,进入艾斯堡商学院就读(现已更名为西部商学院)。万幸,那里学风不错,连我这种读书如上刑的废柴也静下心来,苦修两年之后拿到了大专(通假字,通“砖”)文凭。


不幸的是我上学的耐性到此结束了,在重蹈马来西亚的覆辙之后我败走哥本哈根,之后又转战巴黎,其中的艰辛与磨难不堪回首,在此不想赘述。


2002年底我带着一身疲惫和颓丧回到国内,成了海龟,注意,不是海归。但是即使是海龟当时在国内还是有点优势的,比方说求职,送简历—面试—被录用这一套对我来说太简单了,毕竟洋文凭在手,用人单位自然高看你一眼。可惜,薪水太少。我不甘心,当初在国外留学时在餐馆里刷盘子我都拿过(约合)一万人民币的月薪。而当时我在南宁市一家私人外语培训学校教书才拿一千块一个月,刨去摩托车油钱和手机费,每月不但没钱剩下到月底前还得伸手跟老妈要二百。


穷则思变,朋友劝我去“北上广”谋发展,我说出省不如出国!于是就在一家涉外劳务中介公司挂了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