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新办《国防白皮书》答记者问的趣味性和惊喜

耿雁生(国防部新闻事务局局长、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大校):中国奉行防御性的国防政策,这是永远不会改变的(国家的国防政策是与时俱进的,绝不是一成不变的,更不会“永远”不变,这个绝对的态度有失外交水平)。中国的发展道路、根本任务、对外政策和历史文化传统决定了中国必然奉行防御性的国防政策。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无论发展到什么程度,中国都永远不称霸、永远不搞军事扩张(同样这个“永远”是没有意义的,该扩张的时候必须坚决扩张)。当前国际形势正在发生新的深刻复杂变化,面对共同的机遇和挑战,中国坚持把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同世界各国人民的共同利益联系起来,把中国的安全和世界的和平联系起来,积极参加国际安全合作,致力于维护世界和地区的和平稳定,并为此发挥了积极作用。

蔡怀烈(总参作战部战略规划局副局长、大校):“十二五”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关键时期,也是实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三步走”发展战略第二步目标的重要时期,国防和军队建设依然任重道远。我们将按照“三步走”的战略构想,围绕2020年前基本实现机械化、信息化建设取得重大进展的目标,以推动国防和军队建设科学发展为主题,以加快转变战斗力生成模式为主线,不断增强履行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历史使命的能力,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提供重要力量支撑和坚强安全保障。需要强调的是,中国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和防御性的国防政策,不管中国军队发展到什么程度,我们将始终不渝走和平发展道路。(和平如果受限,必然是武力发展相结合和保障,并确保国家的发展能得以继续和延续,和平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不能绝对而论之)

耿雁生:我先回答第一个问题。关于航母问题,各界都非常关注,也是国防部历次新闻发布会必提的问题。对这样一个问题,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包括我本人在内,都曾经回答过记者的提问。我要说的是,到目前我没有其他新的内容可以补充。(连海军副司令员这个将军都没有资格宣布这个航母问题,这个发言人的大校不是更显得级别太低,无法宣布这个重大消息吗!)

耿雁生:去年,我们在北京军区工兵团举行新闻发布会的时候,也有记者问到同样的问题。我们一直致力于稳定台海局势,减轻军事安全方面的顾虑。为此,我们提出两岸可以在适当的时候,就军事问题进行接触和交流,探讨建立两岸军事安全互信机制。我们总的想法是,两岸的中国人应当尽力避免骨肉同胞同室操戈、兵戎相见的局面,应当在和平的环境下携手共创中华民族的美好未来。记者提到军事部署的一些小的调整,如果有的话,我想也是正常的。(不否定就是肯定了)我们一直强调,大陆的军事部署决不是针对台湾同胞的。有关军事部署的问题,可以在两岸探讨建立军事安全互信机制的时候加以讨论。(将皮球踢给了台湾当局)

杨庆堂(总政群工办副主任、大校杨庆堂):近年来,为提高军队参加抢险救援能力,我军按计划有步骤地抓了抗洪抢险应急部队、地震灾害紧急救援队、核生化应急救援队、空中紧急运输服务队、交通紧急抢险队、海上应急搜救队、应急机动通信保障队、医疗防疫救援队等八支队伍五万人规模的国家级应急力量建设,目前基本形成遂行任务能力,这些力量在历次重大行动中都发挥了重要作用。(中国的应急救援队还是以军队为主的)

范建军(总装综合计划部综合局副局长、大校):刚才提到的问题,应该属于武器装备发展的方向和重点问题。关于武器发展的方向和重点,刚才蔡怀烈副局长已经做了有关回答。我要补充的是,我军装备建设将继续服从服务于国家发展战略和安全战略,以经济发展和科技进步为依托,加快推进高新技术武器装备发展,重点发展适合国土防卫需要的第三代武器装备,努力填补装备体系空白(中国武器发展目前还是补欠账的阶段,毕竟二代武器还是比较多的)。同时,要加强对现有装备的升级改造,继续做好抢险救灾、国际维和等非战争军事行动的装备保障,努力构建规模适度、精干高效的现代化武器装备体系。我军发展了几型新型的武器装备,刚才问到这是否意味着防御性国防政策发生改变,耿局长已经作了扼要的回答。至于武器装备的进攻性与防御性,在某种意义上讲,攻和防既对立又统一,可以相互转换,纯粹防御性的武器装备也是不存在的(这段攻防理论的解释还是有力度的,值得鼓掌)。需要强调的是,中国奉行防御性的国防政策,永远不会改变,绝不与任何国家搞军队竞赛,绝不超出国力发展武器装备(可惜的是后面的话有落入俗套的官方,何为“绝不”,何为“永远”?这个大校也该学习一下辩证维护主义了)。

彭振海(总后司令部战勤计划局副局长、上校):目前,中国军队的加薪问题正在研究当中,有进一步的消息,我们会及时通报。(记者和摄像师们都笑了)

杨庆堂:根据中央军委决定,目前我军各级已经建立了党内巡视制度,这项制度的实施,对于加强对党员领导干部的监督、促进军队思想作风建设起到了重要作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