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征婚遭狼人“杜金”恶意传染性病谁买单?

巨子


已婚男人征婚网站征婚


2009年3月23日,我与杜金在某征婚网站中相识,杜金当时在征婚网的资料中显示为征友进行中,还是单身。后来才知道杜金是已婚的身份、拥有研究生学历并在农机鉴定总站担任工程师职务。


在网上谈了有段时间后,2009年4月初,杜金要求见面,我没有打算见面,以为是开玩笑,就随便敷衍了几句,没想到杜金在约定好的地点等了一个半小时,无奈之际,才与他相见。见面后,我们经常短信联系,出差的时候他几乎每晚都会给我打电话。但是回到北京只会在中午打电话,晚上时常关机,当时我觉得奇怪,多次问过他,他声称是手机没电,等等诸多借口。我当时没在意,与杜金一切都在正常交往之中。


事实上杜金身为已婚人士,却在正规的婚恋网站上注明为单身,征友进行中,试问他居心何在?这种行为的本身就证实了他是在找*,这是严重的道德品质的问题,即使没有遇到我,他也会找其他的人,也会有其他的人上当受骗,杜金作为一名党员、国家工作人员来说这种行为是思想上的严重腐败,是可耻的。


被强奸后惊知已婚身份


2009年6月28日,杜金借来我家吃饭为由,在我家强行脱去我的衣服,对我进行强行非礼,事后我要报警,杜金哀求我别毁了他,他说会好好对我。当时我觉得如果要是报警,杜金必会受到刑事责任,而对于我来说,事情已经如此,无法改变,于是心软了,就说既然事情已经这样,那就作为男女朋友谈恋爱结婚吧!杜金听后,跟我说他已经结婚了,但是夫妻感情不好,我当时就懵了,杜金说他会对我负责任,好好对我,跟我结婚,让我安心,说他不会让我受委屈。当时我心软了,并且相信了他,也就没有为难他,正是因为当时的心软,却毁了自己,把自己带进这种深渊之中。


后来得知,农机鉴定总站于2009年6月30日为杜金举行的集体婚礼。而杜早在2008年8月8日就已领了结婚证,当属已婚。而杜金在之后的狡辩之词中称,他手上戴着戒指,我看到了戒指就应该知道了他结婚,试问带戒指的人都是结婚了吗?并且我明确问过他,为何带戒指,他说是带着玩,我说既然是带着玩那你送给我好了,他说这是男式的,你带不了,你喜欢我买枚女式的送你。


(注:至于强暴我,杜金的说词是,我穿衣服勾引得他。6月28日,炎热的夏天,我在自己家中穿着短袖T恤,运动长裤,没有穿裙子,没有穿短裤,试问我如何勾引他?)


多次连续堕胎性病秘密戳破


事后没多久,我发现自己怀孕了,我告诉杜金,他说因为身体不好,有前列腺炎,经常吃抗生素的药,怕生出的孩子有问题,所以孩子不能要,要把孩子做掉。说以后等他身体好了,生一个健健康康的孩子,当时我怀孕的时候伴随着间断出血,(杜金患有性病,我当时还不清楚杜金真实的病情,也不清楚自己已经被他传染,)我也害怕孩子质量有问题,所以同意做了流产手术。


2009年9月3日,我和杜金一同去医院作的手术,手术所有的医疗费用都是我自己承担,术后第二天杜金出差了,当时我的心里非常难过,觉得自己杀了个无辜的生命,我受不了自己内心的煎熬,我提出和杜金分开,杜金不肯,苦苦哀求我别离开他,别抛下他一人,他说他可以什么都不要,只求我别离开他,他说:“没有你的生活,我如行尸走肉一般,对生活没有丝毫希望。”听到这些,我就这样迁就他,一直走下去。


手术后杜金央求我去医院做个衣原体和支原体的检查,因为我当时根本就不懂,也不明白为什么杜金让我做这种检查,也不知道沙眼衣支原体是什么,所以简单的应付了几句,并没有作检查。


杜金从来不用任何避孕措施,2009年12月,我发现自己又怀孕了,因为距离上次怀孕时间太近,我怀孕后一直伴随流血,有先兆流产的症状,医生说如再次做手术我的身体是受不了的,可能会导致终生不孕并且建议我保胎,而且我心灵已经承受不了再次做掉孩子那种谴责,所以我决定要这个孩子,我告诉杜金,孩子我不会再做掉,大不了我自己带孩子。杜金告诉我别着急,他不会让我在受一点的委屈,他会跟我一起承担这个责任,让我别想太多,他会处理此事。


杜金又一次的告诉我,他怕孩子是傻孩子,跟我说他们单位有个同事孩子就是傻孩子,那个人被孩子拖累的筋疲力尽,如何如何,因为我上次做手术的时候已经问过医生,有关前列腺是否能要小孩的问题,医生告诉我,如果是细菌性的要等到细菌真正治好了才能要孩子,无菌的什么时候要孩子都没有问题。


我告诉杜金后,杜金才说上次为什么让我去做衣原体和支原体的检查,因为他18岁的时候,在外面不检点,就患上了沙眼衣原体,他前列腺的病是因为这种病的转移,我当时不以为然,因为根本不知道是什么病。后来杜金告诉我,沙眼衣原体就是性病的一种,而且他在没有遇到我之前,他一直认为自己这辈子不会有孩子。他劝我,让我再次做掉孩子,等身体好了,再要孩子,这次我并没有妥协,执意要孩子。


背后的谎言因为孩子一步一步的揭开面纱


杜金让我跟他回家,跟他妻子说离婚的事情,被我拒绝。后来杜金妻子知道此事并告知了他父母。他妻子说,如果杜金提出离婚,就让他一无所有光屁股走人,让他回农村老家,杜金的家人坚决不让离婚,而杜金的父亲告诉杜金,别着急慢慢来,先好好的工作,然后让我把孩子做掉,再给我一万元钱。


在这种情况下,杜金与我协商把孩子做掉,杜金告诉我,他与妻子就是凑合过日子,之所以不能离婚就是因为他父母,怕他父母受不了刺激,他说父母身体不好,说他父亲可能活不了几年了,他爸没了,他妈也就没了,等他爸妈都没有了,他就离婚,那时候他就没有顾及了,他告诉我会照顾我一辈子,只要我现在帮他把眼前这个难关渡过,不会再让我受任何委屈,让我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等他身体好的时候在要孩子,毕竟我们还年轻,他在跟我描绘我们以后的生活。


这时杜金的母亲也来到我家哀求我把孩子做掉,看到他妈妈的样子,我真的不忍心去伤害老人,虽然他爸爸说过那样无情伤人的话,但是我不想去伤害他们,我也考虑到杜金父母的身体不好,如果最后杜金真的一无所有,他父母会接受不了,而且杜金本人也接受不了这种事实,我不想因为一个孩子而伤害了太多无辜的人,出于人性的善良和我对杜金的信任,我同意做第二次手术。


多次的手术最终导致不孕


但是我跟杜金明确的说过,这次手术后,可能我真的没有孩子了,杜金告诉我,有他在,让我什么都别怕,他会一直陪着我,只要这个难关过去了,我们以后会好好的生活,他会记得我为他所付出的一切。


2010年1月15日,我做第二次手术,杜金给我找的医生,手术当天我有些发烧,按理说是不应该手术的,可是杜金找的医生当天手术连医嘱都没有写。


从小没有打过针几乎不吃药的我,术后高烧,打了20多天的点滴,几次大出血不止,肚子疼痛难忍,疼痛难忍几次昏过去。子宫不复位,盆腔炎,等等一系列的炎症,当医生找不到病源的时候,我偶然说出杜金沙眼衣原体感染,医生为我做了衣原体支原体的培养,查出我被杜金传染上性病。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两次怀孕都伴随着流血,而且检测出我的耐药性级高,我耐药的药物全部是杜金平时打吊瓶的用药,如氧氟沙星、含有沙星的药、司帕沙星、阿奇霉素等。


2010年1月15日做的手术,可是到了3月份,我依然流血不止,发低烧,将近两个月的时间我几乎每天都要去医院,三天抽次血,最后医生诊断为手术失败,术后有残留,而且残留的东西越来越大,B超报告中有明确显示,如果在做手术,会存在一定的危险,如果不做手术甚至都有发生癌变的可能,并且今后不会在生育。听后我由如当头一棒,杜金给我找的医生,还说给医生红包,可是医生为什么会给我选择风险极大的普通的无痛手术呢?至今我并不清楚杜金跟医生说些什么,导致我的手术失败。


手术后我面色苍白,杜金跟手术前变了一个人,他甚至都不会扶着我走路,会躲着我,我当时就傻了,我知道他骗了我,孩子没了,他的目的达到了,之前所有的话,都是为了骗我把孩子做掉。


又一次的打击让我失去希望


手术后高烧,点滴,大出血不止,肚子疼痛难忍,手术失败,失眠,每天晚上不能入睡,就算睡着了,也会梦中听到小孩的哭声,让我不敢睡觉,还要面对着跟之前变了一个人的杜金。我的精神彻底崩溃了,我选择了轻生,割腕自杀,至今我手腕上还留有深深的疤痕,因为当时我觉得生活全是谎言和欺骗,我那么相信的人,我愿意把自己生命都给他的人,可他却不顾我的身体,心理,选择了保全自己来欺骗我。


我从小在单亲家庭中长大,简单,单纯,喜欢相信人,对杜金付出了真情,可他却无耻了利用了我的感情,在短短的半年中我做了3次手术,杜金却把这称之为爱情,最后我把此事告知与农业部直属机关党办主任刘博时,单位领导竟然还说他跟我的感情好,那是爱情,试问,天下有这样的爱情吗?有这样来保全自己伤害他人的爱情吗?如果这是爱情,天下还有谁敢去在爱呢?


相亲网站的不实征婚谁来买单?


事情发展到现在,不管事情最终如何解决,我现在身体的这种状况,杜金是有责任的,出于做人最基本的良知,他最起码应该跟我一起去看病,可是杜金却全然不管,摆出了一副我的一切都与他没有任何关系的态度,他说如果我去单位找领导,大不了他工作没有,如果我去法院,开庭审理怎么说也要半年多,我也拖不起,让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现在我的病情十分严重,心灵、身体、精神都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和伤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