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2088 正文 4、不可一世的西门会长

山大河长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4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43.html[/size][/URL] 这时,从车内走出一位气质颇似首长模样的中年妇女,虽然衣着华贵,但是无论高级增白粉膏还是人工纹出的眉底和唇线,均遮掩不住她半老徐娘的实质。短裙下的两条腿,上端粗壮不匀,下端又显得瘦细难堪且两腿间宽度**,走路颇像骑马。 白兰认得她。她乃本省区的“第一夫人”,也是什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43.html



这时,从车内走出一位气质颇似首长模样的中年妇女,虽然衣着华贵,但是无论高级增白粉膏还是人工纹出的眉底和唇线,均遮掩不住她半老徐娘的实质。短裙下的两条腿,上端粗壮不匀,下端又显得瘦细难堪且两腿间宽度**,走路颇像骑马。

白兰认得她。她乃本省区的“第一夫人”,也是什么董事长,又总裁、主席、委员会主任等等-大堆乱八糟的头衔。惟一实际的是,据说她很有钱,当然也很好色。

她毫不惭愧地走到前排“主席”的位子了坐了下去,屁股刚着椅边问身边的人:“为什么比赛还不开始?我已经亲临会场了,比赛即可以开始了嘛!唔?”

看看坐在身边的是个老外,只会说一句英语(拜拜)的她,只好闭上了嘴巴。不屑地朝他撇了下嘴,挑衅似地“哼”了一声。

美男子跺了下脚,一个侧身空翻蹿到了台上。

“漂亮!”第一夫人拖着叫板似的沙哑嗓音在叫好。遗憾的是满场的人没有一个附和她的喊叫,操场上的人被她这一声乌鸦嘶鸣般的喊叫弄得不知所措,顿时沉寂了下来。

“呸,一看就不是块好饼。骚货!”姥姥气忿地用烟袋锅子狠刨了一下桌面,伸开盘坐在椅子上的双腿要站起来。

“姥姥,关你什么事?!”大憨慌忙用双手按住姥姥的双肩,低声说:“她是省长的老婆,是贵宾哩!”

“狗男女还差不多!”姥姥气不打一处来地问道:“贵宾?谁请来的?咋没向我禀报!”

“嗳,这个,这……你先坐好,坐好。”大憨极力安抚着她。

这时,台上也出现了小小的骚乱。那花哨的美男子双脚刚一着台面面,便被白兰的美貌吸引住了——他像似毫无顾忌又像似不由自地凑到白兰面前,两眼不停地在姑娘身上扫来扫去,大有一口吃掉对方的气势。

“哇!好美好美的小美媚呃!咱俩别打什么比赛了,干脆跟我去……”他顿住了,警惕地朝台下的省长夫人扫了一眼,低声下气地说:“我认输行不行?我怎么舍得……”说着一只手伸向白兰的脸蛋。

“去——”白兰用教鞭轻轻一挡,只见“吱啦”一团火花闪过,那家伙吓得向后一纵,躲出3米开外。仅此一跳,内行人便可看出此人功力非凡,绝非表面上那般松松垮垮。

“喂,报上你的全名来。”丁丁走到他的面前。

“在下西门庆是也。”他惊魂未定地望着白兰,随口答出。

“西门庆?!你就是那个该死……?!”丁丁忘乎所以地尖叫起来。他忘了胸前夹戴的微型无绳麦克。这一声喊传遍了场,如同一块干石灰坠人了水中,全场“哗”地沸腾起来——惊讶之后,随之而来是一片愤怒的叫骂声:

“奸夫——杀人犯!”

“千古大嫖客!大淫棍!”

相伴而来是香蕉皮、饮料罐,甚至有的记者将数码相机也掷上了台。西门庆向后躲闪着,正好撞在了丁丁身上,他气恼地在他的扁头上拍了一下,说:“臭小子,你知道了也罢,满场喊什么?!”

“对不起。我忘了……”

白兰向前跨了一步,台下顿时静了下来,也再没有东西往台上飞了。这时,西门庆潇洒地朝台下观众抱了抱拳,高声说:“各位,《水浒》我也读了,纯粹是扯淡!那叫什么词儿来着——噢,虚构。施耐庵把西门庆写的那么坏是不公正的也不符合,那叫什么来着?人性规律,对,人性规律!好人哪都好,坏人哪都坏,这不现实嘛!况且,我到底是不是那个十恶不赦的西门大官人,还有待考证。现在本人的身份是堂堂正正的中国公民,有身份证为凭——武二,将我的身份证给大家传看一下,给在场的所有人都发一张我的名片和公司的产品。”

“是。”武二应声钻进了车内.其他跟班保镖也随之忙碌起来。

“武二?!”人们更加狐疑不定了:武二不就是武大郎的弟弟行者武松?!再看那厮,浓眉环眼,眼神聚而不散,给人一种具有强烈穿透力的感觉——当他看人时,威凌的目光中隐隐透出一股令人心头压迫深重、不寒而栗的煞气,仅凭这目光就足以让心理脆弱的人临阵崩溃、不战而服。他身材不高,站在那里给人一种“落地生根”,不可撼动的敦实感。若非内外功修为均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绝对没有这种“形神合一”的高人姿态。这是装不出来。从遗传关系上来讲,武大郎的母亲不可能先生下个“三寸钉谷树皮”,接着又生出个“身高丈二,威武雄壮”二郎,这不合乎逻辑,是作者笔下生花的夸大美化。还是“五短身材的武二郎”比较合理。况且,他那一双“油锤般大小的拳头”,不正是与景阳岗打虎英雄相吻合吗?

然而,一位一身正气、宁折不弯的铮铮铁汉,无论如何也不会沦落到为杀兄仇人当奴才的地步啊!这绝对不合情理。或许,这是台上那个油头滑脑的西门会长故意找这么个替身借以掩人耳目、抬高自己身份的伎俩罢了。

想想看:让武松做自己的跟班该是何等的威风啊!

一脸卑微、谗媚笑意的武二忙着向众人展示西门庆的身份证,连连点头哈腰地说:“请过目。请——请!”

后面的几位边发名片,边向人们手中塞东西。仔细一看,每人得到的均是两份包装精美的当今市场上流行的名牌产品:一种是西门牌“猛男内裤”,另一种是西门牌“七日雄风丹”。上面明显标注着:宋朝宫廷秘方,西门家族千年老字号名牌。最可笑的是,包装盒下方竟印有两幅《金瓶梅》中西门庆与潘金莲床上嬉戏和什么“七日不衰,西门庆大战李瓶儿”的绣像插图。

再看他的名片,竟然是模彷古代朝廷的“奏折”样式:一帘三折,正反两面均以汉、英、、德、日、法等十几种文字印有了他的头衔和系列产品。还有什么“猛男集团”、“雄风有限公司”董事长等头衔。

一些女孩子和青少年男性纷纷将他那些免费增送的“见不得人”的产品扔到了台上,漫骂、讽刺声一片。

“哈哈,大家不要不好意思嘛!”西门(他现在乃名符其实的现代人,所以还是称他为“西门”比较合适)捡起面前的东西,高高举起,说:“其实这东西蛮灵的。本公司的宗旨是:一夜见效,不灵加倍退款。”

“喂,喂——”丁丁拉拉他的裤子,说:“你是参加比赛,还是做广告来了?别忘了这是擂台,把你的内裤和药丸子丢到一边去!”

“臭小子找死啊!”突然,他发现了丁丁胸前“主裁判”的胸卡,忙做笑脸,说:“Sorry,sorry。原来你是主裁判啊!不过,我的对手咋还没来?该不是那位冷冰冰的大美人吧!”

“喏——”丁丁向后闪了一身子,说:“就是这位小姐啦!”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