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第七区 正文 中央军情之孤注一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2.html

这个时候,连内防队长都不仅有些发惧的抖着双手,剩下的两名警察早已吓到说不出话来,哆嗦了半天连枪都差点掉在地上,身旁的士兵大气不敢多出一下的样子让他一时间也来不及冷静。

窗户上的木板很轻易的被顶碎,碎屑的木块弹跳在距离不远处的内防队长跟前,大门处早已破掉了几个人头大小的洞口,三四双手伸进来胡乱的扒扯,紧接着又开始剧烈的撞击和一阵疯狂的骚乱。

眼看着感染者越来越近,就当窗户和大门都即将完全敞开的时候,门外传来一连串步枪扫射的剧烈声响,接着就是一大片人体倒地发生的声音。内防队长心里一动:难道是部队的人开进来救咱们来了?当下也顾不得甚么眼前的危险,招呼上士兵部下挥手就开始起身反击。

一时间枪声大作,不时还有几个手雷在人群中炸开,血肉飞溅,处处都是断肢残臂,空气中烟雾和血色掺杂在一起,火药和腥臭味四处弥漫。感染者们毫无理智的四处攻击,甚至连丝毫的防备逃亡意识都没有。

这时候内防队长也顾不上什么射击技术,纯粹发泄性质的猛扣扳机,也不去想到底打没打中,总之在他心里认为子弹已经起不了有效的破坏力。趁着紧促的时间还不忘打声招呼,乱战之中他连什么都不能看见,大脑降血的片刻才用几秒的时间清醒的意识到现场只有自己和部下的枪声,那刚才的人又是谁呢?他心里又是一动,大声喊了起来:“是外防联队吗?我们在这里——”

仍旧一阵发骨的嘶叫,没有人回答。内防队长看看眼前所剩数十的感染者,又看看身旁的士兵:“妈的,怎么没人……这些东西不是不怕子弹么……?”

那名士兵也是有些腿软,和平年代,这些一直养尊处优的作战部队都少有这么疯狂的拼命过,他的身上已经溅满了鲜血,头上大汗淋漓没却有丝毫的热度,他也是一脸迷茫的慌乱的看着自己的上级:“队长……刚才的不是咱们的联队的人么?”

内防队长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刚才的手雷到底是谁扔的,他们的作战部署并没有携带投掷武器,如果不是联队又会是谁呢?

突然,一个亮丽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之内,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女生手里握着一把30公分长短的军刀在所剩不多的感染群中不断地挥舞,她的动作迅速而又简单,却无不下手极狠,刀刀都扎在脖子和脑袋上,饶是长期作战边境的内防队长也不仅有些反胃,眼前的景象莫说仅仅只是血腥,甚至比好莱坞大片都要冲击感官,刀战中四下飞溅的器官和落地之后仍旧抽搐的肢体感官,对于任何人来说无不是极大地精神刺击。

随着最后一个脑袋的落地,椅子愣在一旁说不出话来的内防队长才猛地反应过来,又发呆的看看地上数百具已经没有原本面目的感染者,又惊恐的看看眼前的这位女生,半晌才模样悻悻的问道:“你……你是人是鬼……”说完之后他才暗自骂自己笨蛋,一个解放军战士竟然说出如此低智的问题,又赶忙改口:“你不是外防联队的人?”

“收拾好你们的东西?跟我走。”她的口气坚决肯定,如同命令一般的简短有力而有权威感却又让人感觉不到反感和讨厌,就像是很正常很自然的事情一样。

“去哪里?”一旁的士兵也是忍不住说道:“你究竟是谁……未说明身份之前我们是不会跟你走的……还有,你杀死了这么多的平民,还想这么轻易的离开……”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这位士兵才下意识的感觉到说错了,因为刚才进行屠杀的行动他们自己也参与过,至于当时到底出于甚么样的心情和勇气也就让人不得而知。

“平民?哼……”那女的嗤笑一声,度了几个方步才再次说道:“记住,他们已经不是人了……如果你们还要呆在这里,随你们便,如果还想继续活命,就马上跟着我……时间不多,无论如何,奉劝一句,打这些东西的时候最好爆掉他们的脑袋。”说着,已经收好手里的刀具,率先顺着小路往前走了过去,这时候才发现背上背着一把苏产的ak-47,腰上缠满了弹夹和手雷。

“他究竟是谁……”身边的士兵再次回过头问他:“真他妈变态……”

内防队长也是无奈的笑笑,肩膀上的无线电早已不知去向,此时已经无法与外界部队取得联系。无论如何他都要在封锁线内抵抗一阵子抑或者会是更久、更危险的作战。

“跟他走吧。”内防队长无奈苦笑:“呆在这里也会被扯鸡腿……至少,我们还可以寻找更多的幸存者……走吧,叫上他们俩。”说着,指指还呆在超市里狂吐得两名窝囊警察:“关键时刻拉上当炮灰使。”他有点苦中作乐的笑笑,心头却是无比的压抑。这时候,他也已经完全失去了办法,眼前随时随刻都会出现更多的感染者,目前还是处于爆发高潮阶段,他没有任何可以再次躲过危难的保障,而且还有一点,也就是在潜意识里,一种关于近乎信仰般的信任已经出现裂痕:国家真的还会来救他们吗?

一旁的士兵也闷闷笑笑不语,但那种笑容却是无比的辛酸和无奈,略微有点苦中作乐的味道,吆喝着跟着那名女生走了过去。身后两个相互搀扶的警察已经连帽子都找不到,其中的一个边走边吐,模样狼狈之极。

内防队长紧步上前,看着一路上杂乱不堪的商铺和处处冒着黑烟的居民用楼,大街中间横放着的一辆辆严重变形的高档汽车以及远处流窜的批批分不清人兽的动物。

交通堵塞,纵火骚乱,抢劫杀人……一个近乎疯狂的全然陌生的城市,没有交警,没有公安,没有法律……一个被全然摧毁的如此熟悉的文明。

众人小心地顺着墙壁走在巷子里,不敢大声的喘气,以免惊动了躲在暗处的怪物,不敢大声的说话,以免突然之间就被扼抓住喉咙,不敢迈出过大的步子,以免下一步就踏进了死亡……

气氛压抑的让人喘不过起来,没有人愿意发言,都只是在安安静静的观察着什么,甚至连最后面的两名窝囊警察也都出奇的安静下来。所有的人都被震慑了,一瞬之间,从文明的复兴堕入毁灭,在那么一瞬,有人看到了可怕的未来,那是如此的伤感和无奈,如此的悲惨和辛酸……而一切,又能怪谁?

前面的那名女生突然之间停了下来,她看见了一些东西,不是丧尸,不是怪物,而仅仅只是一个短语,一个不知何时被喷刷在墙上的短语,那么的刺目和惹人深思——世界末日!

所有人都停了下来,5秒过后,终于有名警察再也忍受不住的大哭起来,他哭得很彻底,他跪在地上抱起脑袋狠狠得抓住头皮,声音撕心裂肺:“为什么……为什么……我还有儿子,我还有一个7岁大的儿子……他才刚来到这个世界上,为什么,这倒底是为什么……”

没有人说话,抑或者是再也说不出来,声被泪哽喉,难以解心头……

而哭声终于引来了灾难,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四下已经开始聚集越来越多感染者,那名女生也慢慢感觉到一丝不对劲,娇喝一声,立即卸下背上的那把ak-47,语气清冷依旧坚决:“准备动手……”

她这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那群感染者已经蜂拥而至,仅在距离她们40多米的地方。一群人下意识的又开始神经紧张起来,内防队长手握着自动步枪贴近墙边,看着眼前成群成群感染者,咽了口吐沫有点恶心的感官刺激又被强忍住,小声说道:“数量太多了,必须得走……”

跪在另外一边的那名警察此时也哆嗦着躲在一辆吉普车的后面,手里拿着手枪颤颤巍巍的瞄准,额头上的冷汗不时渗出,嘴里还因为紧张而都囔着甚么。

那个女生略顿片刻,也不禁开始为难起来:“已经来不及了,被包围了。”

内防队长看看此时从三个方向涌来的大批感染者,又看看自己身后十米高的楼房平壁,也有些紧张的担心:“怎么办……拼了!”说完,他就拿起步枪准备扫射,却被那名女生拦住:“说实话,我只是好奇他们的速度好像越来越快了,难道你没有发现么?”

内防队长一愣,实在没有想到在这种时刻她还有心思提出问题:“……不知道,或许是变异吧。不管了……再晚一点说不定都要死到这里……连尸体都被分吃掉……”

不料那名女生却丝毫不慌乱的淡淡的说道:“看来现在的野战部队越来越胆小了。”

他默默不语,此时也没时间去跟他斗嘴,他紧盯着越来越近的感染者,感觉自己就像一盆菜一样放在这里,任由一个个禽兽冲过来分食自己,有生第一次被当做了猎物,而且还是成群上百的猎手……

剩余的那两名警察中终于有一个惊恐过度坚持不住晕了过去,“扑通”一声倒在地上,另外一名警察本能的去扶他,却在慌乱之中被一只血淋淋的大手抓住了衣领,他惊促之中下意识拿起手里的手枪扣动了扳机。

枪响了,打在了那名感染者的胸膛上,那感染者身体一颤,加大力道用另一只手把他拽了起来,地上的那位已经被其余几只大手狠狠地撕成几块,手臂被一个感染者像饿狼一般的撕咬掉,整个脑袋像球一样滚带几米之外,还被远处的几名感染者像看见宝贝一般的疯抢,紧接着,更多的感染者蜂拥而至,把他整个胸膛、大腿,一起分食……

可怜,至死都未能发出一声惨叫,就这样被一群近乎禽兽的感染者变态的吞噬掉。

几步之外的内防队长和士兵几乎同时大口干恶起来,半蹲在地上扶住墙壁吐到再也吐不出来东西。而此时那名女生已经掂起ak步枪扫射了起来。

一连串强劲有力刺耳的子弹的声响,靠近他们的几个感染者脑袋瞬间爆开,脑浆和器官参杂着鲜血四处飞溅,场景说不出的血腥,对于和平盛世的人们,这简直就是无法接受的感官刺激。

而是此时,另外一名警察已经吓到闭起了眼睛手脚并用毫无一点章法的踢打面前的这名个感染者。

正当那名感染者张开大嘴滴着让人恶心的涎水咬过来的时候,一个刺目的闪光,接着,那名警察瘫坐在地上,肩膀上带着两只已经齐臂断掉的感染者的手臂。身后的女生手里握着一把军刀站在那里,还不忘大声的吼道:“快走!这里交给我!”

说完朝着内防队长扔过去仅剩下的两个手雷:“接着,向西南方向跑,越快越好……”

内防部长巧妙地的接住几乎没有考虑就拉开栓扔到数十米外的感染人群中,接着大呼一声扑下,一声强大的爆炸,西南方向的感染人群被炸翻一大片,马上出现几个平方的一个缺口,他迅速拿起步枪喊声“走”就冲了过去。

那名警察嘴巴已经合拢不住,也顾不上自己肩膀上的两只血淋淋的手臂,扒蹭几下,跟着内防队长的身后跑了过去。

身后又是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怪叫夹杂着一两声踢打和切肉的声音,那名女生边砍边退,身后仍旧一大群数不尽的感染者源源不断的向她涌来,后路的感染者也马上涌了过来,后路已被完全封死,她在心底暗骂一声,结果横一下心蹦起40公分高的距离熟练地拿起跨上别着的一把92手枪准确无误的打在几十米外正被感染者围城一圈的一辆中型厢式货车的油箱上。

瞬间,一个巨大的火球,一声压迫耳膜的的爆炸声响,那名少女已经俯身被强大的冲击波冲倒在地上,前面正在疯狂扫射的内防队长和士兵连带着那名狼狈的警察一起被震翻数十米远。

数以千计的感染者马上飞成一片,断肢残臂和汽车部件四处飘落,到处都冒着气味难闻的黑烟,四下的街铺上的窗户同时间震碎,爆炸所产生的巨大的黑红的蘑菇云升上了天空。

她浑身无力,想要挣扎起来的时候却发现力不从心,浑身上下几乎是不上一点力气。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视线越来越模糊,眼前依稀出现一辆迷彩军车,熟悉的悍马标志,从车上下来一个人慢慢向她走了过来,她发现那个身影似曾相识,却始终记不起在那里加过他,也看不太清他的面孔,后来,就了昏过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