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威特的冤狱:一名优秀公证员所遭遇的冤案之痛

山海天天 收藏 0 191
导读: 夏威特的冤狱:一名优秀公证员所遭遇的冤案之痛 青田县公证处的夏威特是一名优秀的公证员,其精湛的业务能力和全心全意为百姓服务的态度深受侨乡人民的好评,因此,在其担任公证员的十一年间获得了诸多荣誉:2001年度青田县十大优秀青年、单位先进个人、优秀公证员、其所负责的公证窗口也多次被评为先进窗口。 然而一心一意为工作的他于2010年4月15日在其工作岗位上被青田县检察院带走,4月16日青田县检察院反贪局即以受贿罪的罪名将其刑拘,4月30日批捕。期间更换

夏威特的冤狱:一名优秀公证员所遭遇的冤案之痛


青田县公证处的夏威特是一名优秀的公证员,其精湛的业务能力和全心全意为百姓服务的态度深受侨乡人民的好评,因此,在其担任公证员的十一年间获得了诸多荣誉:2001年度青田县十大优秀青年、单位先进个人、优秀公证员、其所负责的公证窗口也多次被评为先进窗口。


然而一心一意为工作的他于2010年4月15日在其工作岗位上被青田县检察院带走,4月16日青田县检察院反贪局即以受贿罪的罪名将其刑拘,4月30日批捕。期间更换了三个看守所:青田—庆元—龙泉,至今仍被羁押在龙泉。


10月15日案件移送至青田县人民法院。案件在检察院期间曾退回反贪局补充侦查一次,在没有任何新证据的情况下,仅是更换了公诉人就强行将案件移送至法院。公诉机关指控的理由是2004年上半年的一天晚上夏威特在家中收受叶建康送的2万元、2005年春节前的一天晚上,夏威特在自家楼下收受叶建康送的2万元、2006年春节前的一天晚上,夏威特在自家楼下收受叶建康送的2万元、2006年12月底的一天晚上,夏威特在自家楼下收受叶建康送的1万元。


青田县人民法院于2010年11月2日开庭审理此案,而后以案情复杂、影响面大为由延长了审判时限。2010年12月28日,在法院的审限(12月30日)即将到期之时,青田县检察院提出了受贿罪要补充证据、请法院延期审理的申请。2011年1月27日,青田检察院以滥用职权罪补充起诉。2011年2月23日,青田法院借龙泉法院的法庭进行审理。2011年3月7日,青田法院在龙泉法庭公开审判,认为2005年和2006年春节前收受的两笔成立,判处受贿罪有期徒刑4年,而滥用职权罪不成立。夏威特当庭表示要上诉。


从上述经过中,聪明人恐怕早就发现这是一起冤案,这冤案究竟冤在何处?


一、受贿的前提不存在:自始至终,青田检察院提供不出一份由夏威特办的假公证、违规公证。


1、青田检察院的逮捕意见书、起诉意见书、起诉书中查明事实的认定不断变化: 逮捕意见书认定的犯罪事实是:犯罪嫌疑人夏威特非法收受叶建康所送的人民币并为其办理虚假公证;起诉意见书认定:夏威特应叶建康的要求,多次为叶建康办理了违规公证;起诉书认定:叶建康为与夏威特搞好关系,希望在办理公证过程中给予方便和照顾。

这一变化说明夏威特从没办过一份假公证、违规公证。


2、青田检察院的起诉书的内容与证据相脱离。无论是夏威特的有罪供述还是叶建康的证言,都说是为了办虚假公证或违规公证而收钱、送钱的,与“方便、照顾”无关。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受贿的前提都不存在,何来的受贿?


3、退一步讲,如果在办理公证的过程中给予“方便、照顾”,肯定会涉及到具体事项、具体公证,然而在检察院向法庭提供的六份公证中,全部都是真实的按规定办理的公证,没有哪一份是给予了“方便、照顾”,且其中只有一份是叶建康在2010年代办的,其余公证都是由当事人本人亲自到场或委托他人办理的。


二、本案关键的唯一证人叶建康的证言未经法庭质证,岂能作为定案的根据?


证人叶建康曾多次在不同场合向别人喊冤,说他从没送钱给夏威特过。2010年11月2日第一次开庭,叶建康这个唯一证人,没有出庭作证。法庭仅宣读了前一天对叶建康所作的一份笔录,在该份笔录中,叶建康称04年6月份认识夏威特,大脑被车撞过,记不清了…等等,所说的内容前后矛盾,令人费解,与其在检察机关所作的证言也不一致。


2011年2月23日第二次开庭,证人叶建康终于粉墨登场,面对律师、法官、检察官的询问,叶建康的回答只有一句“我已向法院检察院讲过了,你们看录像去”,对行贿的时间、地点、数额根本无法回答。


根据刑诉法的相关规定,未经质证的证人证言是不能作为定案根据的。试问法官大人:难道只要证人出庭了,其在检察院的证言就可以采信了?


三、夏威特所作的有罪供述,是刑讯逼供所致,为非法证据。


夏威特被关押后,遭到了青田县反贪局20多天、极其惨无人道的刑讯逼供:

一是长时间的审讯,完全剥夺了夏威特的人权。仅从检察机关向法庭提供的提押证上就可以看出从2010年4月23日起至2010年5月6日连续14天,每天提审两次,每次10多小时,中间只有一个多小时的休息时间;


二是用各种骇人听闻的方式进行体罚,如长时间地站立,导致双腿肿胀无法行走、无法上厕所,甚至还不给穿鞋,用冷风吹,被吊铐,还被要求做各种各样的高难度动作,稍不从,就遭审讯人员的拳打脚踢;


三是通过各种方式进行人格侮辱,夏威特由于长期疲劳昏倒在地时,用冷水将他泼醒,口渴想喝水时检察官将水倒在地上令其趴在地上舔,被吊铐得疼痛难忍叫唤时,将擦厕所的黑布塞进其嘴巴;…


四是在语言上威胁、恐吓夏威特,如用特务对待刘少奇的方式整你,把你整死;再不认,把你父亲、把你老婆都关起来;等等。


五是不断更换审讯地点,从青田看守所到庆元看守所,然后又转至龙泉看守所,每次更换地点都被戴上了黑头套,且在车上也不准其休息,要其过五分钟就汇报一次。

在经历了上述种种折磨后,夏威特的手腕、背部都留下了明显的伤痕,甚至在开庭之时其手腕的伤痕还清晰可见,连检察官在庭上也承认夏威特的手腕上确实有伤。检察官承认有伤却无法作出合理的解释,那么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刑讯逼供造成的。


然而,法官却认为辩护人提供的证据不能证实存在刑讯逼供,这完全违背了《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规定。夏威特已依法向法庭展示了身上的伤,也提供了涉嫌非法取证的人员、时间、地点、方式、内容等相关线索,履行了《非法证据排除规则》所规定的被告人的义务;依法,应由青田检察院来举证证明没有刑讯逼供,但是青田检察院却连原始讯问过程的录音录像都无法提供,还谎称当时看守所停电了。于是,法官将神奇地将举证责任转嫁到了辩护人。


纵观此案,是由于办公证而牵涉出的行贿、受贿,所涉及的证据应是:由叶建康代办的违规的或者假的公证书、行贿的证据和受贿的证据。第一个证据不存在;第二个证据只有叶建康的证言,而该证言未经法庭质证,不能作为定案根据;第三个证据也只有夏威特的供述(该有罪供述自审查起诉时已推翻),且是刑讯取得的非法证据,依法应排除。


没有证据,却能定罪,法律是如此的苍白,权力是如此的强大,什么时候能还夏威特一个清白?丽水中院能做出有良心、经得起历史考验的法律裁判吗?我们来期待吧。。。。。。

本文内容于 2011/3/30 17:00:27 被山海天天编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