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六章宜将剩勇追“穷寇” 第一节“闯进了瓷器店的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第一节 “闯进了瓷器店的牛”


奇迹就这样出现了 ——三八线突然横亘在了中朝军队的面前。

“目前美军听到中共军队进攻的号声就吓跑了,恐怕麦克阿瑟也毫无办法。”

美国人虽然被中国人打得恼羞成怒,但却还是不敢扩大战争以免与整个世界为敌……


经过二次战役的较量之后,“联合国军”在朝鲜半岛上一溃数百里,一直退到三八线才收住了脚,随即在三八线以南建立了纵深防线。美军损失惨重,其骄横不可一世的气焰遭到了沉重打击,并由轻视我军转而开始对我军产生了极大的畏惧心理。正如美国一些评论家所描绘的那样,美军一时被“打晕了头”。

奇迹就这样出现了 ——三八线突然横亘在了中朝军队的面前。

随着军事上的失败,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国家之间以及美国内部的矛盾也开始加深。英、法等国抱怨美国被仁川登陆的胜利冲昏了头脑,错误地估计了形势和低估了中共的军事力量,他们认为要在朝鲜半岛挡住志愿军的进攻“确非易事”,“美军已无希望守住任何防线”。南韩人对美军能否守住朝鲜也失掉了信心,惶惶不可终日。英国人更是把自己的一腔怒气都撒在了麦克阿瑟身上。英国工党议员伊文思在演说中对麦克阿瑟大加抨击,他称麦克阿瑟是“一个现实生活中的鲁莽闯祸的人”,“是俗话所说的‘闯进了瓷器店的牛’”。伊文思挖苦道:


“麦克阿瑟已给自己派定了一个要以武力铲除世界上的共产主义的新的政治救世主的角色。但是,事实上,这是行不通的……共产主义是毁灭不掉的。”

“亚洲人民不会为维护像李承晚与蒋介石那样腐败的政权而战斗。”


美国军政高层的争吵也愈演愈烈,矛盾很大。1950年11月到12月,是美国当局最为难过的六十天,从总统到政府到五角大楼的决策者,都忧心重重,不知所措。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奥马尔﹒布莱德雷五星上将在他的回忆录中苦涩地写道:


“这六十天,是我们职业军人生涯经历最严峻考验的时刻,……朝鲜战争出乎意料地一下子从胜利变成了丢脸的失败 ——我国军队历史上最耻辱的一次失败。这次失败是因为‘决策失误’造成的。”

“目前美军听到中共军队进攻的号声就吓跑了,恐怕麦克阿瑟也毫无办法。”

(《将军百战归》,布莱德雷著,第754页,北京,军事译文出版社1985年版。)


美军的惨败还惊动了美国前总统赫伯特﹒胡佛,他在演说中猛烈抨击杜鲁门的外交政策,并无可奈何地承认:


“联合国在朝鲜被共产党中国打败了。现在世界上没有任何军队足以击退中国人。”


不过,毕竟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美国人在经历了最初的慌乱失措,稍稍稳住阵脚之后,开始沉住了气,认真地研究起他们从前瞧不上眼的新对手来。

12月4日,陆军参谋长劳顿﹒柯林斯上将受参谋长联席会议委派,到朝鲜前线视察和调研战场情况。

在朝鲜半岛凛冽的寒风中,“猛犬”沃克直截了当地向柯林斯道出了困境:美2师遭受重创,几乎被全歼,土耳其旅也一样;其他各师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重大损失;韩军当然就更不用提了,除了第5师没有什么重大损失之外,其他各师只剩下空架子了。沃克沮丧地承认,他没有办法守住平壤,中国人会在第8集团军和第10军之间的缺口中长驱直入。但沃克表示,倘若能得到第10军的加强,他将能够撤到釜山而不致遭受进一步的严重损失,如果必要的话,他准备就地坚守并再度视死如归。虽然此时沃克和麦克阿瑟一样,也过高地估计了中国军队当时的作战能力,但比起麦克阿瑟来,却显得沉着和坚定得多。

柯林斯又马不停蹄赶往兴南视察第10军。

在战场上呆了两天后,柯林斯得出结论:战场形势尽管不妙,但尚未到不可救药的地步。无论是资历、经验还是声望,柯林斯都远不及麦克阿瑟,但他认真求实,深入前线获取第一手资料,得到了他想得到的东西。

12月7日,柯林斯返回东京与麦克阿瑟会面,并提出三种情况作为讨论的基础:


(一)假定中国不向三八线以南推进。倘如此,联合国就应接受“有条件的停火”。这是最理想的结局。

(二)假定采取强硬的行动:用海军封锁中国大陆,对其实施空中侦察和轰炸;最大限度地使用台湾国民党军队;以及“可能使用原子弹”。而这意味着与中国进入全面战争状态。

(三)假定的前提是:“联合国军”不对中国大陆采取空中行动,不以海军封锁;不用国民党军队增援;不使用原子弹;不增加“联合国军”的地面部队,除了有可能在1951年4月动员四个国民警卫师;


对于第三种情况,麦克阿瑟说,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就没招了,这就等于投降,“美国军队就不得不撤出朝鲜”。但在探讨中,麦克阿瑟也不得不表示同意沃克和阿尔蒙德的看法,即不管停火与否,第8集团军和第10军都能够安全地撤退。后来的战况大体上是按照最后一种假定演变的,这也是双方的实力使然。

12月8日,柯林斯致电杜鲁门:“尽管军事形势仍然严峻,但已不再是危在旦夕”。在美国军政首脑中,柯林斯是最先对朝鲜局势提出比较冷静、客观分析的第一人。

在战场上打不赢,原子威慑也吓唬不住中国人,反而把自己的盟友给得罪了,当分析了世界形势,认真权衡利弊后,美国人虽然被中国人打得恼羞成怒,但却还是不敢扩大战争以免与整个世界为敌。于是,美国军政高层一方面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进行常规战斗,一方面也开始力求寻找一种既能保住面子又能停止这场“可怕”战争的新办法……

在第二次战役之前,为达成战役的突然性,我军采取了严格的保密措施。二次战役结束后,中共中央考虑已无需保密,新华社才奉命公布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在彭德怀将军的指挥下,两次战役歼灭美伪军五万多人的消息。世界为之震惊,国民为之振奋。慰问信、慰问品源源不断地寄到了朝鲜战场。

作为几十万大军的统帅,彭德怀非常繁忙。由于经常一连几个昼夜连续指挥作战,志司的许多部门彭德怀都没有去过。他到志司各处、室去转,司令部的工作人员见到我军统帅,都对他无比的敬佩。

彭德怀走到作战处,问了几个参谋第一次、第二次战役中敌我双方的参战部队、指挥官姓名、经历、性格以及战争中伤亡比例。对答如流的参谋,他都拍拍他们的肩膀,笑哈哈地道:“好啊,是一个好参谋,作战参谋就要这样才行呀。”对情况不太了解的,他就鼓励他们:“还要好好锻炼呀,情况不熟,是当不好参谋的。”

彭德怀又告诉大家:“作战处在两次战役中任务都完成的很好,但是大家还要好好干……现在要告诫全军同志,切忌骄傲。对前两次战役也要有一个正确的估计 ——美军的实力,我们还没有消灭多少呀!敌人是主动撤到三八线的……大家要有思想准备,还要打大仗,打恶仗,要总结经验教训。一次战役和二次战役,我们也都是有教训可总结的……下次战役怎么打,作战处可以先拿出一个意见来。是不是啊,杨迪?”

作战处副处长杨迪连连点头道:“我们马上开会研究。”

彭德怀:“嗯。三个臭皮匠,赛过一个诸葛亮嘛。发扬军事民主也是我军的传统么。大家好好议一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