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岁男童遭母虐待脚剜窟窿 母亲称打残养打死抵命


10岁男童遭母虐待脚剜窟窿 母亲称打残养打死抵命

小航趁妈妈不注意,悄悄给大家做手势

昨日,本报《谁在虐待10岁小航》报道了开县临江镇洪星村7组10岁的小航被人虐待,两个脚趾甲戳掉,脚掌心还剜了个窟窿。


小航爷爷说,小航告诉他,他是被亲生母亲打成这样的。前天,记者四处寻找小航母子,均不见人影。


昨下午,村民致电记者,小航母子终于在洪星村7组出现了。


草帽捂脸不让小航说话

昨下午约1点30分,记者接到村民电话称,小航母子在洪星村7组孙家坝出现。


7组组长王行开说,他看见小航的母亲孙华菊挑着一担衣服,小航一瘸一拐跟在身后。他弯腰抱住小航,正想查看伤情,孙华菊拉走儿子,钻进了油菜地。


5分钟后,村民在孙家河沟找到了小航母子。小航穿着红色袄子和粉红色绒裤,脚上穿着一双40多码的解放鞋,双脚用蓝布包裹。孙华菊身着红色毛衣,裤腿、双脚都被水湿透。见到记者一行,孙华菊将儿子拥在怀里,用草帽捂住小航的头。


“小航吃饭没”、“脚还疼不”、“只打的双脚吗”……前来围观的村民关心地问道,孙华菊搂紧儿子,命令道:“别跟他们说话!”


小航挪动了一下双脚,突然伸出左手,用力地将裤子往下扯,然后用手指指屁股。


小航哭求带他去奶奶家


随后,重庆晚报记者提出想看看小航双脚的伤情,遭孙华菊拒绝。


重庆晚报记者又问孙华菊:“孩子的伤是你打的吗?”她没有回答。


重庆晚报记者说:“这样打孩子,会闹出人命的。”孙华菊却说:“打残了我服侍他一辈子,打死了我自己去抵命,不要外人管!”


孙华菊说,哪个不心疼自己的骨肉,但不听话就要打,打轻打重自己清楚,用不着外人操心。她坦言,宁愿别人指责她心狠,但也要这样管教儿子,绝不会接受采访,更不能让别人拍照。


小航被母亲捂得很紧,重庆晚报记者正打算离去,小航突然伸出右手掌,不停摆手,不知是做再见,还是示意记者不要走。


10岁男童遭母虐待脚剜窟窿 母亲称打残养打死抵命

小航的遭遇让组长王行开流泪了

“小航,你说妈妈好吗?”有村民突然问道,小航没出声,右手直摆。


“妈妈打你了吗?”小航也没回答,却反复地握拳头。


“脚疼不疼?”小航握拳头。


“想不想跟妈妈在一起?”他又摇头。



“是不是被吊在猪圈?”小航又伸出拳头。


“听话就少挨打,我们都走了哦。”村民们准备离开,小航不停摆手,突然哭出声来:“送我去奶奶家!送我去奶奶家!”


后悔不该丢下孩子去打工


“大路不平旁人铲!”村民黎远芝跟孙华菊吵了起来,她怀疑小航不是孙华菊的亲骨肉。说着说着,孙华菊哭了起来。组长王行开、及时赶到的临江镇妇女干部张德贵和村民们都落泪了。


“教育娃儿我头都想破了。”孙华菊说,小航1岁后交给爷爷奶奶喂养,他和丈夫远赴郑州打工,5岁才接回家上学,结果发现这孩子不听话、爱逃学,还拿别人东西。


“不该生下他就出去打工。”孙华菊后悔把孩子丢在爷爷家。她说,现在学校建议小航休学多参加劳动,让他吃点苦头可能就爱学习了,结果邻居们认为家人偏心,对小儿子小杰好,苦了小航。“不管别人怎么看,自己的孩子自己管教,该打还得打。”


临江镇妇女干部张德贵说,要想一下子扭转孙华菊的家庭教育观念不容易,他们要向县妇联反映这一情况,继续关注小航的命运,逐渐纠正孙华菊夫妇的家庭教育方式。


“现在打好,免得今后遭别人打”


记者(以下简称记):这样打孩子,不怕孩子恨你吗?


孙华菊(以下简称孙):现在可能恨,将来还要感激我。


记:为什么?


孙:养儿才知娘辛苦,养女才知父母恩。从小我也经常挨妈妈打,当时很恨她,现在才发现当父母不容易,他们打我是为我好。


记:这样打涉嫌虐待,违法了。


孙:管自己的孩子有啥错?我知道轻重,现在打好了,免得以后遭别人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