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核心提示:在一些欧洲国家,特别是那些处于“性革命”前列的北欧国家,其“性革命”的颓势也十分明显。例如。丹麦国会在1969年决定撤消****和书刊的禁令,在解除禁令的第一年内,这个只有500万人口的王国竟卖出了300万本色情书。可是现在,二十多年前哥本哈根纷纷涌现在性店和成人电影院已被迫退到后巷,丹麦民众对“性革命”已不屑一顾。




本文摘自《世界性文化图考》 作者:刘达临 出版社: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在世界历史上,否定性禁锢的性解放运动似乎可以从文艺复兴运动算起。当时出现的人文主义者抛弃了中世纪的空想(如虔诚、忠实、寄希望于未来等等),提倡世俗化、怀疑观和个性的解放。在文学方面,许多有关性的作品应运而生,打响了第一炮的是卜迦丘的《十日谈》。绘画与雕塑方面的代表人物是达·芬奇、拉斐尔和米开朗基罗。他们继承并发扬了人类历史上优良的艺术传统,通过作品反映出文明社会所特有的高雅和美好的*关系,丰富了人们性爱的审美内容。


文艺复兴时期的性开放并不是没有阻力的,在这场改革压力冲击下的天主教会仍然顽固地坚持原来关于性和婚姻的观点,罗马教廷呼吁坚持禁欲主义,痛斥世俗化的性要求。1555年登基的保罗四世,命令取下西斯廷教堂墙上米开朗基罗所作的《最后的审判》,鉴于来自各方面的劝阻,教皇只好雇用了米开朗基罗的一个学生,给壁画上的裸体人像添上衣服,这成了历史上的一件非常遗憾而可笑的事情。


而产生于16世纪中叶和大肆活跃在17世纪的清教徒运动,更极端地主张“清洗”繁琐的宗教仪式,反对奢侈生活,严格遵守《圣经》规定的道德标准。经过七年的内战,查理一世被击溃并被处死,1653年,以克伦威尔为首的清教徒建立了军事独裁政权“护国政府”,于是就以政权的力量严厉地、残酷无情地推行禁欲主义。


当时许多家庭的钢琴腿都用棉花和布包了起来,目的是为了不让人联想起与之相似的人腿。人们把女性的乳房称为“胸部”,把鸡胸叫作“鸡脖子”。美国人诺亚·韦伯斯特在1833年出版了一部审改过的《圣经》,在这本书中把“子宫”、“乳头”等字眼全删去了,把“私通”、“妓女”用“淫荡”、“淫女”来代替,“睾丸”则被称为“怪物”,“同性恋”则被“可恶的不轨”、“下流物”所取代。


到了20世纪60年代,欧美则爆发了一场性革命,暴风骤雨般地使性保守转为性开放,这是对维多利亚时代性禁欲主义的彻底批判与反动。


20世纪的性解放并不是从60年代开始的,在20世纪初已见端倪,那时,一些科学家们开始不遗余力地推广性科学,性学书刊和黄色淫秽书刊都大量出现,一些青年人开始鼓吹性的自由和快乐,婚前性行为,婚外性行为都大量增加,妇女解放运动进一步兴起,同时,卖淫业也在加速发展。直到40年代中期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社会转入和平时期,在复苏、调整以后,从60年代开始的“性革命”终于爆发了。


西方的这股“性革命”(也可以更具体地阐述为“性解放”、“性自由”)的思潮的出现并不是偶然的,而是一种历史的必然,是一系列必然因素起作用的结果。


如前所述,除了有历史的根源以外,从19世纪末开始兴起的现代性科学,其理论对“性革命”也有影响,特别是霭理士和弗洛伊德,他们是首先提出过度的性压抑会对个人造成心理戕害的两位心理学家。


另外,当时西方社会的经济繁荣改变了许多人纯朴的生活方式,也使人们对舒适的物质条件及种种享乐有了前所未有的强烈愿望。有的学者认为。20世纪前期到中期所发生与增长的男女乱交行为,和汽车的迅猛发展也有关系。汽车为人们提供了一个几乎普遍可得的现世逃避工具,人们再也不必受父母与伴娘的监视,再也不必受邻里舆论的影响了。


在20世纪的西方,妇女解放运动的兴起,使不女人女产生了争取性自由的勇气,也出现了争取性自由的可能,这对社会风气的改变也有很大影响。口服避孕法加上新的避孕器具和流产手术,使得人们不再为性交的后果担忧,而可以分成“以快乐为目的的性”和“以生育为目的的性”,对许多妇女来说,性生活可以更加自由和开放了。


此外,科学技术还导致了一些文化媒体的发达,电视、录像等空前普及,它们被性内容所占领,它们的传播速度和影响面实在太大了。


向来以“自由”而著称的美国,可以说是“性革命”的发源地和大本营,可是,在经历了“性革命”30年后,不得不承认“性革命”偏离了预定的轨道,导致了大量的社会恶果。当年,美国的《花花公子》杂志的出现,曾经是“性革命”的一个明显标志,也曾在性放纵中起过重要的推波助澜的作用,而到了1986年,它的销售量从700万份,已下跌至340万份。纽约的“时报广场”附近有一条出名的“色情街”,70年代的全盛时期共有20家色情影院,90年代初期只剩下4家。美国的迪斯科舞厅多为青少年在此喝酒、跳舞和实行性放纵的地方,但是从80年代后期开始,美国不少城市新开的迪斯科舞厅只有舞跳,没有酒饮,性放纵的事也大大减少了。


在一些欧洲国家,特别是那些处于“性革命”前列的北欧国家,其“性革命”的颓势也十分明显。例如。丹麦国会在1969年决定撤消****和书刊的禁令,在解除禁令的第一年内,这个只有500万人口的王国竟卖出了300万本色情书。可是现在,二十多年前哥本哈根纷纷涌现在性店和成人电影院已被迫退到后巷,丹麦民众对“性革命”已不屑一顾。


澳大利亚是个移民国家,在性方面十分开放,甚至可以公开地在报刊上刊登应召女郎的广告。可是80年代后期以来,舆论的谴责也严厉起来。1995年,《华声日报》因刊登一篇描述一中年男子与一年轻处女ML得到快乐的淫秽文章,遭会人教会团体向澳大利亚新闻评议会投诉。而该委员会则做出了报刊不得再刊登淫亵内容的议决。


看来,“性革命”在人类的性发展史上已不能不成为一个来去匆匆的过客。它的产生、发展和消退都有深刻的社会、历史和文化根源,它给人们留下许多教训、许多反思,也会从反面来促进人们性生活更加健康地发展。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