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奸商忏悔录

前几天上街发现很多人排队,一打听才知道大家都在抢购碘盐。原因是日本大地震导致核电站发生泄漏,人们害怕被辐射,就想到预防,因为碘有这个功效,于是人们就拼命抢购起了碘盐。可大家就不用脑子想想,碘盐里面的碘含量是很低的,你就是一天吃一斤盐都起不到预防的作用。也难怪,一般人既不是医生,也不是药剂师,又怎么知道每天要吃多少碘才能达到预防辐射的目的。理由就是:没有碘片,碘盐也行啊,管他碘含量多少呢。于是乎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千万,于是乎大家都到商店买盐来了。这下卖盐的可高兴了,生意好的数钱都没工夫,只顾咧着大嘴乐了,抢晚了的倒霉蛋再碰上几个不法奸商,趁机哄抬盐价就落得更倒霉了,抢的也就更起劲了,生怕再涨价。

面对抢购狂潮我感觉有点可笑,果然没出几天很多人就后悔了,望着那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抢来的高价盐不知如何处理是好。那些该死的奸商又不给退货,自己哪辈子才吃得完啊!可笑之余,这倒让我想起一件和抢盐有异曲同工之妙的事情来。

有一年上海“甲肝”爆发,预防肝炎的药物也被人抢购一空,搞得大家人心惶惶。当时我刚到青岛一家医疗单位药房工作。正赶上药房给属下四十多个医疗部门大发药,在整理药库时我发现有一大批陈年的利胆片,因为是中成药,也就没有标注有效期。我问了药房主任后才知道这药是多年以前一个街道小厂生产的,因包装太过陈旧,现在病人都不愿要了,也就是说没用了。主任说扔了怪可惜的,不扔真不知该怎么办。我听后也不好擅自处理,只得堆在药库一角随他去吧。

一天中午吃过饭,单位有个司机问我有没有利胆片。我说:“你要利胆片干什么?”他告诉我他的一个朋友在青岛日报上看到一篇提到利胆片可以预防肝炎文章,他朋友托在医疗单位工作的他帮着搞两瓶。我本能地拒绝道:“主任已经把利胆片锁起来了,等下午主任上班再说吧!”说完我就和一帮闲人打够级去了。打着打着我忽然感觉不放心,那司机会不会向药房别的人要利胆片去,尽管今天中午药房是我值班,但别人也有钥匙,不行我得把药藏起来,否则容易得罪人。于是手中的牌就先让别人替我打着点,自己飞快地跑进药房,把所有的利胆片迅速地藏了起来。重新回到牌桌,我又和大家一起认真学习五十四号文件了。

不一会药房的小李跑来问我利胆片上哪去了,我随口说主任锁起来了。他“哦”了一声就走了。

下午一上班,我便把主任叫到一边,对主人说“主任,我打着你的旗号把利胆片锁起来了。”主任问:“为什么?”我说:“青岛日报上说利胆片可以预防肝炎,从今以后没有你和门诊部主任的签名任何人都开不出利胆片来,否则利胆片就又会和球蛋白一样被抢光了。”主任想了想笑着答应了。转身找门诊部主任去了。

果不其然,利胆片很快就成为大家的抢手货。看着大家的疯抢劲。药房的同志搞不懂利胆片为什么就能预防肝炎,有的同志分析可能是因为含有茵陈的缘故吧。

提到茵陈,还有一段有趣的传说:说是当年华佗给一黄痨病人治病,苦无良药,无法治愈。过了一段时间,华佗发现病人突然好了,急忙问他吃了什么药?他说吃了一种绿茵茵的野草。华佗一看是青蒿,便到地里采集了一些,给其他黄痨病人试服,但试了几次,均无效果。华佗又去问已痊愈的病人吃的是几月的蒿子,他说三月里的。华佗醒悟到,春三月阳气上升,百草发芽,也许三月蒿子有药力。第二年春天,华佗又采集了许多三月间的青蒿,给黄痨病人们服用,果然吃一个好一个,但过了三月青蒿却又没有功效了。为摸清青蒿的药性,第三年,华佗又把根、茎、叶进行分类试验。临床实践证明,只有幼嫩的茎叶可以入药治病,并取名“茵陈”。这就是“华佗三试青蒿草“的传说。他还编歌供后人借鉴:“三月茵陈四月蒿,传于后人切记牢。三月茵陈治黄痨,四月青蒿当柴烧。”现在药理研究已经证明茵陈中所含的香豆精、绿原酸、咖啡酸、对羟基苯乙酮、甲基茵陈色原酮均有利胆作用,茵陈煎剂有护肝作用。但茵陈在利胆片中含量极低,得吃多少利胆片才能预防肝炎啊!大家谈论着,管他呢有人买就卖,挣了钱大家发奖金不好吗?

我猛地想起仓库里那些想扔舍不得扔的利胆片,于是就找到主任说:“主任啊,,我有一个计划,你看行不行?”等我把计划说完,主任眯着眼睛指着我的鼻子说:“你小子鬼心眼真不少,可以当奸商了,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看着办把!”

我来到电话机旁,按着电话表上的号码一个单位一个单位地打电话,告诉他们青岛日报上说利胆片可以预防肝炎,单位库存的利胆片都被人抢完了,我们好不容易从别的地方搞了点利胆片,按市场价每个单位限量分一点,你们如果不要就把它让给别人行吗?

你猜有几个单位不要?告诉你吧,全都屁颠屁颠地来了,所有的陈年积压货都让我按最新价格卖出去了。我们不但挣了钱还挣了一大堆说不完的感激话。我着实过了一把奸商瘾。

和抢盐一样,等风波平息,我们接到了一些想退货的电话,在他们用求爷爷告奶奶的语气与我们协商后,我们研究决定那些还没开瓶的利胆片可以按等价换给他们一些快过期的药,他们满口答应,于是皆大欢喜。

自从经历了这件事以后,每次遇到抢购风,我都会做一个冷眼旁观者,时不常地笑一笑,因为我也客串过一把奸商,体会过奸商的快乐。

但是自从经历了抢盐风波以后我实在是笑不起来了,遇到一点事,还不是在我们国家发生的,我们都能恐慌到这种地步,连最普通的食盐都要抢,太可怕了。看看日本国民,再看看我们,我们难道不脸红吗?如果我们国家真有事情发生的话,我么又会怎样呢?

在此我认为所有为抢购风的形成制造过谣言的人,所有在抢购风中发过财的奸商们,所有跟过风的人都应该忏悔!当然,也包括我自己,一个在抢购风中偷笑着数过钱的人。






本文内容于 2011/3/29 23:32:39 被海天一鱼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