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偶哭让偶笑,《卧槽》让偶在绝望中寻找希望“人潮人海中,有你有我,相遇相撞相互琢磨,装作正派面带笑容,但是背过身去都恨不得踹对方一脚……”


李诺抱起吉它边弹边唱,愣是把这首摇滚歌曲《无地自容》从黑豹版唱成了毕业生版,,唱得简洁花枝招展笑弯了腰,唱得李诺自己却泪流满面语音哽咽-----


当偶读完这一段二流本科毕业生李诺参加完毕业招聘会后的场景描写时,这部所谓史上最中国的职场小说《卧槽》就成了一面镜子,照得偶心有戚戚焉。


上周学校有一个校园招聘会,人很多,保安严格控制进场人数,要20多分钟才能进去一拨人,其他人只能穿着正装,拿着简历,门口排队等着。人生中上一次相似的经历就是高考前的高校见面展会,那个时候是把模拟考试的分数拿给人家,再询问能否“考入贵校学习”,现在则是把简历给人家,再询问是否适合“贵公司职位要求”。想来真的残酷得啊,懂事以来几次重要的抉择倒是都有种“我为鱼肉,人为刀俎”的感觉啊。


村上说过:“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不准情绪化,不准偷偷想念,不准回头看。去过自己另外的生活。你要听话,不是所有鱼都会生活在同一片海里。”


我们确实都“不动声色”地成为了大人,可这句话用来劝慰分手的恋人还行,要是用在找工作这件事上还真是让人为难啊!面对如此多的简历,不得不问,到底其它的海洋都在哪里啊?为什么这么多鱼都挤在这?!看着招聘会场的简历像鱼鳞一样,掉落在各大展台上。有位哥们说他曾在招聘会上挤丢了一只鞋,害得偶还小心翼翼地挑了半天鞋子,就是害怕一个不小心,连“鱼鳍”都给弄丢了。


想到媒体上报道的各种为找工作使出的花招,付出的代价。老妈好多次给偶讲她们同事家的孩子是如何花上多少多少钱买一个职位,再拿着微薄的工资混日子;再想想小说《卧槽》里面的李诺是如何为找到一个职位,拿着电话一个一个拨打那些八竿子打不着的师兄师姐的电话,套熟、请求、被拒……


“是杜了风吗?噢,师兄你好你好,我是李诺师妹啊――哪个李诺,就是那次外贸展会碰到的哪个,你还夸我两小洒涡像你小时候邻家妹妹那个。想起来了啊,我以为你早把我丢到九霄云外去了呢,师兄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嗯,什么事?这不好久没联系了吗,看师兄啥时有空,请我到簋街撮一顿嘛。你不是说那谁谁谁的梭边鱼很好吃吗,还说小师妹你一定要赏脸去吃吗――我一直惦记着你请我呢。噢,你最近忙啊。改天?好吧,改天。你可要记得噢,最好尽快噢,我可想再见师兄你年少才俊、风彩依旧的洒脱噢。还要跟经验丰富的师兄你取取经呢。这不,金融危机嘛,我又找工作了嘛,想问问你……什么?!你又辞职了—-”


最后一声脆脆的女高音,终于结束了这一段波澜起伏的就业电话粥:先是一段曼声细语,然后是撒娇轻昵,又是温柔一刀,又是暗藏杀机,最后却嘎然而止……


真是看得偶这个准毕业生满脸笑容心在滴血啊!!朋友说这些天的找工作让她心里特别难过,是因为找不着吗?不是。她说她不怕找不找工作,只是看着那么多和自己一样的毕业生,一样地过了四年大学生活,然后穿上正装、带着希望一起挤在招聘会上,却又一次次被忽略、被拒绝、甚至被遗忘,到头来这些人里又有几个能真正找到心满意足的职位,找到曾经洒下希望的地方?


不禁想问到底怎样的四年才能给我们一个工作啊!是我们对工作的期望太大,还是社会对毕业生的期望太小?梵高说我们不能指望从生活中得到我们明明知道得不到的东西。生命只是一个播种的季节,收获是不在这里的;可我们从小的教育就是“一分耕耘一份收获”。到底谁才是对的?我宁愿相信后者。相信每个人只要努力都会找到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相信在工作中都会找到被认可的价值,相信以后的人生不会一地鸡毛,依然过得有滋有味。 会不会到那个时候,再回头看这片海,发现,它还是真的可以阔到凭鱼跃的呢?


于是,慢慢理解了李诺温馨而凄凉、倔强而悲壮的找工作之旅:虽然找工作不断地遇挫,但她的笑容依旧明朗,说:我要留在这里,所以我要努力,加倍地努力……无论如何绝望,都要在绝望中寻找到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