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种族隔离时期,很多美国的白人是种族主义者,他们鼓吹“黑人素质低,不适合享有选 举权、被选 举权和其它很多‘对素质有很高的要求’的权利”之类的论调,他们说来自非洲的、美国的黑人无论在文化、习俗、思维方式上都与白人非常不同(他们说美国的黑人仍保留了很多非洲文化、非洲习俗,尤其在音乐上表现得很明显),就是说黑白两个种族在“族情”(注意,不是“国情”)上有很大的差异,所以适合白人的政治 制度——民 主制并不适合黑人。有人说国情论跟种族主义之间有共同点,真是搞笑!种族主义是按人种来划分适合与不适合的界线,而国情论是按民族、按国家来划分适合与不适合的界线。两者根本是两回事!另外,阶层论跟种族主义也是毫无共同点的。阶层论者是说“绝大多数企业主、商人、富人都是爱压榨穷人的坏人”,而种族主义者是说“绝大多数黑人是不讲卫生的、愚昧无知的‘蠢猪’”,两者根本风马牛不相及!我认为种族主义论调是错误的,但阶层论和国情论是对的,因为虽然大家都是人类,但人与人之间的差异还是非常大的,有些人就是爱自虐,就是爱做奴才、奴隶!各国、各民族之间的差异也是很大的,有些民族的百姓就是爱让本民族的精英、先进群体管理自己、替自己做主!在这一点上,中东各国的阿拉伯民族表现得尤其明显,人家阿拉伯人就是对“十字军”、对信仰***的西方人这样的异教徒所发明的政治 制度——宪 政制度、民 主制不感冒!不是我夸大各国、各民族之间的差异,掩盖各民族都作为“人类”的共同点,而是确实各民族之间的差异、特性要多于他们的共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