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振奋:中国在钓鱼岛主权上终于要对日本出招!

最近一年来,日本在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日称尖阁诸岛)主权上,不但不停地挑战中国的容忍度,还时不时利用它与美国蹄结的日美安保条约来吓唬中国。多年来中国政府在钓鱼岛事务上,除了2010年9月7日对日本抓捕一艘中国鱼船事项上有过一点真正行动外,大多停留在口头警告上。



当钓鱼岛主权发生状况时,主管钓鱼岛有关部门又没有适时向中央政府提出适当应对的建议,常常重复叫喊着“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中国固有领土”外,很少有其它动作。这不但助长日本的狂妄,更鼓励它以后不停的对中国进行挑拨;更有甚者,日本每次用此籍口不停扩建其海军。



不过,很奇怪,中国政府不曾要求日本政府解释其建军之意图,不曾质问日本扩建其海军和空军是否要回到二次大战前的侵略政策,反倒日本政府不停要求中国政府解释中国军费的开支与用途;不停地要求中国军事提高透明度。这种不对的要求,可能因为中国军事首长太专业,不懂得怎么样应对这些中国常常认为不值回复的要求。

日本这个民族已失去羞耻,做错事尽量推舍责任,不去认错的民族。对待这种民族要有一套因应的对策,不能把他们与其它民族一视同仁。



日本这个民族已沦落到专偷窃它国领土而用之于讨价还价的民族。日本以一个战败国,不但侵占了偷窃得来的中国钓鱼岛,更想占领南韩的独岛,日本发动二次世界大战侵略其它国家,却被俄罗斯侵占其北方四岛(俄称南千岛群岛),现在日本人却想要回来,日本民族贪婪之心,全世界独一无二。这样一个邻居,试问怎可以和平共处?怎可以世世代代友好?



如何应对日本在钓鱼岛事项上的挑战



1. 日本挑战中国拥有钓鱼岛的历史



日本人说他们最早发现钓鱼岛是因为日本福冈人古贺辰四郎在 1884年发现久场岛,即钓鱼岛的附属岛屿之一的黄尾屿。日本人没发现这些岛屿有人居住,调查人员在几次调查中发现并认识到,这些岛屿其实已被当时清政府所拥有,但日本政府却等待时机成熟然后拼入日本版图。甲午战争快将结束时,即1894年底,日本军队攻占旅顺口,日本政府确信可击败清军,便于1995年 1月14日,马关条约签订前三个月,把这些无人居住的岛屿说是无主地,划归日本冲绳县管辖。从此,日本人就把钓鱼岛据为己有。从1895年1月14日起,日本人说尖阁诸岛(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他们所谓的固有领土。此处值得一提的是,日本政府从来不把尖阁诸岛(即中国称的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与马关条约并列,原因有两:



(1) 日本并吞尖阁诸岛(即中国称的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在马关条约之前三个月完成



(2) 日本是二次世界大战战败国,日本已无条件接受1945年7月26日战胜国在波茨坦发表加附于日本的波茨坦公告所设计的所有条款规定。波茨坦公告明确规定开罗宣言之条件必须实施,日本国土限于本州岛,北海道,九州,四国和一些由盟国决定的小岛屿,其中,日本被剥夺其因贪婪取得的台湾和彭湖列岛。甲午战争后,日本强逼当时清政府把台湾割给日本的领土,并强逼清政府签订马关条约。日本人对波茨坦公告所设计的所有条款规定非常清楚,所以他们永不会承认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台湾的一个县,否则日本被剥夺其因贪婪取得的台湾和彭湖列岛时,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已同时被剥夺。贪婪的日本人一定会坚持说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无主地,是他们发现的无主地。这样才能与中国人讨价还价。

中国政府应从历史角度出发,修集一些有关钓鱼岛的中国与日本历史文献;设计钓鱼岛网页,以网上视频或短片方式介绍钓鱼岛历史,安排钓鱼岛短片放在各大城市的大会堂节目表上,以精简手法说明钓鱼岛从明朝永乐元年(公元1403 年)以来,确信无误就是中国固有主权领土。



这些视频或短片也要提及日本人所称的尖阁诸岛(即中国称的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日本固有领土,是什么一回事。在这些视频或短片中,明确要求日本政府正视历史事实,承认错误,停止继续误导其国民及对钓鱼岛历史之歪曲。中国政府有责任向全世界表明,中国13亿人民对收回钓鱼岛的决心永不会动摇。

日本冲绳县石垣市议会在2010年12月17日通过,把1月14日订为“尖阁诸岛开拓日”,目的是想把日本所称的尖阁诸岛(即中国称的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向世界宣示是日本固有领土。中国政府可以考量虑把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站时定位为特别管辖区,待全国统一后再定位。



在此非常时期,可与台湾商量共同管治。中国政府应欢迎中国人民移籍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名额站定一万名。每年1月14日定订为“日本窃取中国钓鱼岛日”。在以上所说的视频或短片中,要注重把日本窃取钓鱼岛的过程简明显示给观众。对钓鱼岛要主动出击,不要代日本出击,然后还击。



2. 日本挑战中国拥有钓鱼岛文献 日本政府铁了心要拿下中国的钓鱼岛,最近日本外务省发言人佐藤悟在纽约时报投稿反驳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纪思道对尖阁诸岛(即中国称的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主权的观点。纪思道认为从历史角度看,中国拥有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比日本强。佐藤悟在其反驳五点中特别提到纪思道引用的中国航海记录有关钓鱼岛的文献与1783年日本地图文献并没有把尖阁诸岛(即中国称的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列入为日本领土。佐藤悟对这些文献没有说明反驳理由,但他反而说中国政府对钓鱼岛所引用的历史,地理,与地质证据没有国际法依据。如果中国与日本用国际法来解决钓鱼岛主权分争,本人可以肯定说这些文献和其它文献,就是日后中国收回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有力证据。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纪思道肯定是一个了解历史之人,他深知这些历史文献是钓鱼岛重回中国不可或缺的有力证据。不知中国政府是否已掌握这些文献的原文或所在地?



在1895年前,钓鱼岛的描述出现在不同朝代的中国文献上而没有出现在日本文献上,在主权的争辩中,对中国是很有力的证据。日本人一是不承认这些证据,一是要把它的可信度减到最低,又或者用其它国际法来否定它。所以日本人硬说中国政府对钓鱼岛所引用的历史,地理,与地质证据没有国际法依据,就是这个道理。钓鱼岛明明是中国固有领土,现在日本却把中国圈在其中,他们可能认为对拥有钓鱼岛已成功了一半,所以他们时常留意国际上一切对钓鱼岛的一举一动,随时准备为他们所称的尖阁诸岛辨护与反驳,随时准备对其支持者,灌输日本人一相情愿的思想。最近日本外务省发言人佐藤悟在纽约时报投稿反驳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纪思道就是一例。我不曾看到中国政府官员曾那么做,到底中国政府有没有钓鱼岛专家常常留意国际对钓鱼岛动态?他们有没有对中央汇布一切国际对钓鱼岛的动态,包括报纸和杂志的评论?他们应该立刻投稿纽约时报,给纪思道打打气,也给世人对钓鱼岛有更多认识。纪思道给佐藤悟机会在纽约时报投稿反驳他自己的文章,也会给中国那些大官/专家表达他们对钓鱼岛主权的观点的。

3. 日本挑战中国拥有钓鱼岛有关的国际法



适用钓鱼岛的国际法,大约有以下几个:



(1) 无主地 – 无主地是指那些土地不曾被人或国家占有,或已被放弃的土地。世界上很少有这种土地。中国从明朝永乐元年,即公元1403年已拥有钓鱼岛,日本人说发现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日称尖阁诸岛)是从184年,日本政府在1895年正式并吞中国日本人说发现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既然钓鱼岛在日本据为己有之前已为中国所拥有,无主地之国际法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不适用。从清朝开始,钓鱼岛是属台湾管治的岛屿。马关条约签订时,清政府把台湾割让给日本时,钓鱼岛当然一并割让给日本。至于日本说1895年前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日称尖阁诸岛)是无主地是说不通的。日本根本没有在当时宣告世界关于钓鱼岛是无主地,只是他们看不到有人居住便认为是无主地,根本不能称立;日本人这个行为是窃取它国领土的行为。

(2) 时效取得 - 首先,时效取得(Positive Prescription)是国际间还没有取得一致认可的定义。起源于罗马法律,时效取得是指一个国家对一个地方长时期,连续不断拥有主权,同一时期内,也并未受到另一国家对其主权的干扰。中国对钓鱼岛宣示拥有主权,不断对日本驱逐中国渔船提出外交抗议,渔政船时常巡逻钓鱼岛之海域或军舰之出现,已构成对日本的干扰,时效取得不适用于钓鱼岛主权相关事项上。不过,本人认为以后中国渔政船巡逻钓鱼岛海域时,应开入钓鱼岛12海里领海内,这会更加适合干扰之定义。日本每次说中国海军只是开入钓鱼岛毗连区(离海基线12海里外,24海里内),或离开更远。日本实在是告诉全世界,中国军舰不敢开入钓鱼岛领海内(离海基线12海里)。



(3) 开罗宣言–开罗宣言明文规定“…所有日本窃取的中国土地,包括满洲(东北四省)、台湾、澎湖群岛等必须归还中国。”开罗宣言是规定“所有日本窃取的中国土地,”不是部分,是所有日本窃取的中国土地;开罗宣言更规定日本归还这些土地给中国,不是美国,不是其它盟国,是中国。在钓鱼岛的主权归属问题上,以上第(1)和第(2)点都说明,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都不是日本的固有领土,是实实在在的中国固有领土,现在给贪婪的日本人霸占了,根据开罗宣言,日本得全部归还给中国。



(4) 波茨坦公告 –日本的投降书规定日本落实波茨坦公告一切条款;波茨坦公告规定落实开罗宣言的所有条文。如果有人说开罗宣言没有具备国际法律文件地为,所以没有约束力,那么拥有日本代表和战胜国代表签署的日本的投降书和拥有战胜国代表签署的波茨坦公告,正确无误地写明要落实开罗宣言所有规定。这两个国际法律文件已足够赋与开罗宣言国际法律文件地位,这不容误判。要落实开罗宣言所有规定,日本一定要归还所有窃取的中国土地给中国。这当然包括日本窃取中国领土的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所以,贪婪的日本人窃取得来的中国固有领土,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应全部归还中国。



(5) 旧金山条约与美日归还冲绳协定 – 这条约最初在1951年签订时只有48 国,到现在还没有得到中国签署,也从来没有邀请中国参与签约。除中国未有签此条约外,苏联,印度,缅甸,和南斯拉夫须有参与,但没有签署此条约。此条约把琉球群岛(冲绳)和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划归美国站代管治。美国后来在1971年6月17日签订美日归还冲绳协定,把琉球群岛(冲绳)交给日本管治。不知道美国是故意或是错误地把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连同琉球群岛(冲绳)一并交给日本管治。无论是有意或无意,美国无权把不属于它的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交给别国管治。中国不但没有签署旧金山条约,中国更是反对这条约,宣布这条约没有中国参与而把中国领土交给日本管治是非法的,中国不可能承认。

中国应立刻要求联合国安理会召开特别会议讨论旧金山条约关于把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叫给日本管治的合法性,在没有得到结果前,中国不可能谈增加五常席位,钓鱼岛问题不阻外中日关系发展更是废话,在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还未收回来前,中国人民不可能与日本发展友好关系。



(6) 联合国安理会架构 – 中国首先在联合国安理会的架构下尝试解决钓鱼岛问题,中国应连同俄罗斯,要求联合国安理会召开会议讨论旧金山条约的合法性。旧金山条约其中之一的功能是正式结束二次世界大战,正式结束日本的帝国主义,准许日本进入联合国。主要战胜国中国,不但没有被邀请参与旧金山条约,更没有签署此条约,中国应挑战它的合法性。中国更应该挑战美国把琉球群岛(冲绳)和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划归美国站代管治的合法性;再其次,挑战美国私相授受的把钓鱼岛及其附属岛的管治权交给战败国日本的合法性。最后,中国应要求联合国安理会把钓鱼岛的管治权回归联合国,然后中国再提出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回归中国管治。若中国政府现在不立刻采取行动补救,以后可能因时失效而白白失去良机。

4. 日本夹着旧金山条约非法授予美国管治钓鱼岛的管治权 – 日本外务省发言人佐藤悟在2011年1月27日投稿纽约时报反驳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纪思道在2010年9月20日在纽约时报专栏发表关于钓鱼岛主权归属问题。纪思道认为从历史角度上,钓鱼岛主权属中国比较合理。但佐藤悟却说中国政府与台湾政府在1970年前从未质疑旧金山条约第三条款。按旧金山条约第三条款授予美国管治琉球群岛(冲绳)管治权。如果你翻查旧金山条约第三条,你会发现第三条从来未提及钓鱼岛。其次是中国政府一向认为旧金山条约是非法的。



佐藤悟其实是在误导读者,他的意思是:各位读者,中国政府在1970年以前从来没有反对旧金山条约第三条关于授权美国管治琉球群岛(冲绳)的部分,只是后来才提出异议。佐藤悟在这里更想混淆视觉,想把钓鱼岛说成是琉球群岛(冲绳)的一部分,这显然违反日本人常说尖阁诸岛(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日本固有领土。在钓鱼岛主权事项上,日本人在不同场合说不同的话。钓鱼岛是中国固有的领土,不是琉球群岛(冲绳)的一部分,中国政府反对与不反对旧金山条约第三条款,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中国反对美国把钓鱼岛连同琉球群岛(冲绳)一拚交给日本管治。日本外务省发言人佐藤悟与历届日本政府不停地在钓鱼岛的主权归属上制造历史蒙骗世人,实在是小看纽约时报读者对钓鱼岛及一般法律常识之理解。



首先要澄清佐藤悟错误的说法。中国政府在1951年9月18 日,当时的周恩来总理发表声明反对旧金山条约时,明确表明旧金山条约没有邀请中国参与,此条约是非法,无效,和中国绝对不能承认的。可能日本外务省发言人佐藤悟年纪太小,或其对历史没熟读而搞出这些笑话吧。况且,美国在1971年6月17日才与日本签订归还冲绳协定,将冲绳,并钓鱼岛及其附属岛交给日本管治。同年,当中国政府搞清楚到底是什么事后,发表声明反对订归冲绳协定,并告诉全世界,该协定是非法的。日本尽量利用中国政府当时对日友好气分,想把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成为其合法领土,中国政府应当时常警惕这些事以后可能再会发生。

5. 联合俄罗斯以制美日 –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于2010年11月1日成为历史上第一个俄罗斯总统抵达南千岛群岛,即俄罗斯堪察加半岛以南与日本北海道之间的齿舞、色丹、国后和择捉四岛(日本称为北方四岛),进行视察。1905年,日俄战争,俄国惨败,同年九月5日签订朴茨茅斯和约,俄国把库页岛南部割让给日本,战争结束。可是,由于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所定订的有关条约,例如,开罗宣言,雅尔塔协议,波茨坦公告,和旧金山条约,对俄罗斯称的南千岛群岛,没有明确的主权归属说明或有相抵触/模糊条款,导致日俄对这些岛屿发生争议。



中国政府应站在那一边?本人认为,要在两害选其一时,要选少害的。这应当是中国政府的明智选择,这选择完全基于国家利益出发。况且,以上所说的国际法律文件,条款既有抵触/模糊,而又不明确,那解释自然可以有所不同。其实,如果俄罗斯了解自己实力,在当前的复杂国际形势,只有和中国合作,彼此才可发辉最大利益。两国可以共同组织舰队巡逻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和南千岛群岛。两国可共享钓鱼岛和南千岛群岛周边的情报。与此同时,彼此可以共同开发钓鱼岛和南千岛群岛海域。当美国要在中国或日本两者选其一时,美国选择了日本,道理一样。

6. 两岸对钓鱼岛应有共识 – 两岸对钓鱼岛事先达成共识不但对收回钓鱼岛主权有帮助,更可促进两岸互相信任,对日后与其它国家解决南中国海领土问题,有着非常重要的帮助。两岸应研究当中国人向日宣示钓鱼岛主权时,如何保护两岸人民。两岸也应研究如何修改中小学历史教科书,把钓鱼岛的历史写入教科书里。两岸军人应研究如何登上钓鱼岛把日本人所有标志,宣言全部毁掉,以实现钓鱼岛回归中国化。最后,两岸也可制定让两岸人民移籍钓鱼岛计划。在收回钓鱼岛后,两岸应实行共治,共同开发,与及共同武力保卫主权。为保护钓鱼岛,两岸应分享钓鱼岛周边情报。


后语


中国政府如要保护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一定要有计划,有计谋,还要一定有坚定不移的决心。坚定不移的决心就是不受其它计划所影响,什么中日友好的通通不可能影响收回钓鱼岛的计划。坚定不移的决心就是主权不能谈判,钓鱼岛一定要回归中国。所有中国领导人都要完全了解,当你对敌人给好处时,他们唯一能够理解的就是我方不是来真的,还有空间讨价还价。所以,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不论日本政府怎样自圆其说,在国际法面前,日本侵占钓鱼岛是非法的,站不住脚的。日本现政府应该把前政府误国误民的政策掉进垃圾桶去,归还钓鱼岛及其附属岛(日称尖阁诸岛)给中国,而不是拿第三国来吓唬中国。在正义面前,中国人民不会惧怕任何人。



中国政府官员对外有关钓鱼岛的发言时,不要老是说,“钓鱼岛是中国固有领土。”这太单调,不能令普通的外国人在最短的时间内对钓鱼岛历史有简单了解。中国政府对外发言人应这样说,“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明朝永乐元年,大约公元1403年已是中国管治的领土,我们有大量的文献可供考证。日本人所谓尖阁诸岛 (即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 是日本固有领土,是从1895年起,即当时的清朝,那时日本正侵略中国,杀害无数中国人。

非常明显,中国拥有钓鱼岛比日本早起马492年。请日本政府不要继续误导其人民,因这样会产生严重后果,中国人不会因日本政府说谎1000次而把谎言变成事实,更不会把钓鱼岛送给日本,现在不会,将来也绝对不会。” 中国政府要常常抓住机会要求日本政府要有勇气承认前政府对钓鱼岛历史的错误解释,以致其误导日本人民。中国政府更要鼓厉日本人民多研究钓鱼岛历史;提供钓鱼岛网址给日本网民,鼓励他们提关于钓鱼岛的有关问题。中国政府有义务,也有责任引导日本人民对钓鱼岛历史的正确了解。否则,日本的贪婪将得不偿失。



中国政府应给日本足够时间改正其错误,也许5至7年吧。在这段时间里,中国政府可尝试在联合国安理会的架构上要求剥掉日本对钓鱼岛的管治权,并要求由中国管治。如日本政府依然死不悔改,不肯改过,不肯把钓鱼岛管治权交回联合国,那中国政府有权利,也有义务用任何方法把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主权重归中国。



美国肯定不会,也不可能,为日本侵占他人领土而战,日本非常明白这点。况且,对手是中国,一个拥有非常强大核武器的大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2楼mr1eo

出什么招???胡主席直接登岛宣誓主权,告诉世界,这是咱中国人的固有领土。死我一个,背后13亿。

不容轻犯,绝不手软。完事,该干嘛干嘛,日本想玩?百姓支持,中断一切中日贸易。就日本有技术?美国就没有?咱找老美合作。都不说美国是全球霸主?每年在你日本产品上消费的1000亿美元,我更乐意给老美。老子让你日本玩。不整死你我叫中国?

其实很简单,中央军委主席要有这决心,和态度。道理很简单,别把它复杂化。人脑是想问题的,在这样的背景下。日本要来夺岛就是违天下所大不为,当然日本的决心已经表明。现在就等中国国家领导人出面。要赶在日本9月底登岛以前,不然你再夺岛,世界上有些不明事理的以为你再侵略!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