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者 第六章漫长征途 第一节

ddtt 收藏 0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8.html[/size][/URL] 战争中最关键的三个因素是人、武器、情报,即使只有几个人的战争也是如此,团队行动最大的好处就是互相有个照应,并多一些获得情报的渠道。在东京刚住下的关宁和丁延没什么事情可做,虽然武器已经到手,可是不能盲目行动,精确的情报源源不断的获得,让他们有更大的把握,吴哲忙着用卫星电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8.html




战争中最关键的三个因素是人、武器、情报,即使只有几个人的战争也是如此,团队行动最大的好处就是互相有个照应,并多一些获得情报的渠道。在东京刚住下的关宁和丁延没什么事情可做,虽然武器已经到手,可是不能盲目行动,精确的情报源源不断的获得,让他们有更大的把握,吴哲忙着用卫星电话跟林飞宇沟通,多收集一些信息对他们更有利。

“现在我介绍一下我们的对手,他们的总部在兵库县神户市,东京不是他们的老巢,但是是他们圈钱拉人的主要地区,他们内部分有三个系统,‘愚连队’、‘的屋系’、‘博徒系’,遇到什么我们就对付什么,在全国他们有好几万人,不过人口稠密的东京就有不少,这帮人只是这里全部败类的三分之一,其实我们的全部对手大概有十来万人,不都在东京市,他们不是人人有枪,不是人人有防弹衣,防弹车之类的更少,除非遇到重要人物,他们帮派的特色是纹身,身体前后都有,大腿和胳膊上也有,纹身的图画大概是叼着匕首的古代艺妓,当然我们不能在大街上拔掉人家的上衣和内裤,最有特色的是少一节手指头,东京地区是他们的分支机构‘国粹会’,主要经营赌博、色情、毒品、建筑等行业,光建筑业一年就有几亿美元进账,我们只打比较肥的野猪,家里和办公室里没钱的尽量少动,战术情报就靠我们自己。”吴哲拿着电话关宁和丁延一起听林飞宇的介绍,林飞宇说完了就挂了电话,具体怎么做他是不提供具体意见的。

“哥伦比亚的游击队也不过万把人,他们比游击队和贩毒武装加起来还人多,人数跟墨西哥的帮派差不多,但是最大的麻烦是日本人口稠密,到处是监控器,比墨西哥的环境差很多,一不小心就暴露了。”关宁总结道,丁延在汉城积累了一点点单独行动经验,他不屑的说,“找家夜总会去玩一会,看看有没有非法行业,熟悉一下地形,下一次就带装备进去,杀到办公区拿钱走人,化妆好了不用对付监控器。”

“你那是猪突战术。”吴哲不喜欢这么鲁莽的办法。

“他们懂什么战术,别忘了这里可是猪突战术的发源地。”丁延从沙发上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顺便把微声手枪插在后腰上,对他来说侦察也是要带武器的,吴哲把匕首装在口袋里,“先不直接碰他们的据点,找个外围的人了解情况,再接着抓几个人,全弄清楚了再动,我也讨厌人口稠密的地方。”

“到底先干嘛?”关宁拿好武器问。

“抓几个不良少年,从他们的组织边缘的人了解情况。”吴哲装好房门钥匙整理了一下假发准备出门,他们中只有关宁会一点日语,弄情报可需要他出不少力,丁延问,“大哥没联系当地警察给点情报么,混蛋们也威胁恐吓警察,我们应该可以找到帮忙的。”


“当然有内部消息,警察搞不定的我们才搞。”吴哲漫不经心的走在一条僻静的街道上,这里正有个学生摸样的不良少年抽着烟打电话,吴哲看了看GPS,这一片区域就是警察不好摆平的,现在可以办事。他走到打电话的年轻人背后,忽然出手抢过手机,挂掉电话并关了机,还没等不良少年反应过来,丁延已经一拳把他砸晕,关宁拖着晕过去的家伙走到更僻静的地方,开始一点点弄情报。

“你跟谁混,在那跟他们聚会?”关宁用凉水把不良少年弄醒,不良少年看自己身处一辆车内,他知道自己被绑架,丁延还不等他回答就拿出左轮手枪,对着不良少年的下身连续开了六枪,在鬼哭狼嚎的叫声伴奏下丁延把左轮枪里退下的子弹壳装进回收袋里,“你叫的跟个娘们一样。”

“车的隔音效果很好,叫也没用,给你来点阵痛的东西。”关宁从不良少年身上已经搜到一些毒品,数量不多但是足够用,他把毒品塞进不良少年的嘴里后继续说,“好了不疼了,再不说就流光血液完蛋啦。”

“你们是谁,是警察么,我会告你们故意伤害。”不良少年边挣扎边威胁的说,丁延虽然不懂日语,但是估计他也是死鸭子嘴硬,带着消音器的左轮手枪还是凉的,他继续把又装好的六发子弹打入不良少年的身体里,“你很能扛,都十二枪啦,平时我用这么多子弹可以干掉十三个人,包括一个吓死的。”

吴哲扒下不良少年的衬衫,他还没有纹身,不是正式成员,还在冒着危险帮别人卖毒品,关宁用匕首顶在不良少年的身上,“我再最后问一句,你不说就算,全东京有几千个你这样的人,我们有很多子弹,不怕麻烦,城市里的垃圾箱也足够多,几周之后或许有人能发现你的尸体。”

“告诉你们也没用,就在旁边一条街的酒吧里,他们不认识你们,你们连门都进不去,杀了我也没用。”不良少年扛不住就说了一些,关宁把他的话翻译过去之后吴哲掏出手枪用一发子弹结果了年轻毒贩,“我们去那喝一杯,老四你跟我从前门进,老五你去后门看着,手机信号屏蔽器开着。”

“干扰机热着呢。”丁延可以单独走一路所以很高兴。

一家不起眼的酒吧就是个小的毒品批发站,门口并没有看场子的,吴哲推门进去才看到门内有几个人警惕性很高的年轻小伙,穿的也不是奇装异服,看门的先问他们俩,“谁介绍你们来的?不知道这里不对外营业么?”

“没关系。”关宁掏出两支半自动微声手枪顶着门口的人连续扣动扳机,吴哲顺手把门从里边锁住,他随后也掏出枪向酒吧里走去,此时不是喝酒的时间,即使真正的酒吧也没什么人,但是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有刚从学校里兜售毒品回来的,也有拿到货准备去其他地方买的,这些人看到门口几个看门的倒下后立即警觉起来,有掏出手机打电话的,有掏出折叠刀准备拼命的,也有拿着棒球棍准备冲过来的,外围组织毕竟不是黑帮的核心,装备十分简陋,吴哲知道自己尽管全力开火也不会打死所有的人,只要最后有一个人可以开口就可以,他手里的两只装着三十发大容量弹匣的格洛克自动手枪已经在半自动模式下连续开火,不好补给子弹的地方最好一枪放到一个。

被突然袭击的黑帮成员都认为是临近帮派前来火拼,什么都不说就开打,显然这两个人是职业杀手,是被雇佣来做事的,他们脑子里想的都是‘住吉会’和‘稻川会’的人,在此地他们的组织虽然大但依然是外来户,当地的帮会激烈的排斥着他们,只是这些刚入行的没做好火拼的准备,短暂的射击只有半分钟,酒吧里到处是倒下的黑帮成员,丁延此时也从后门攻了进去,他踩着尸体进了酒吧,边换弹匣边说,“就这点人,太不过瘾,还有没有什么难对付的。”

吴哲从容的找椅子坐下,拿了一瓶酒打开喝着,他拿出掌上电脑查看电子邮件,之前林飞宇正在跟日本的警察通电话,他的关系网非常大,那里的警察都希望有一股力量帮助他们打破与黑帮之间的平衡,出于这个原因,林飞宇掌握了大量的情报,他把警察发给他的地址和照片全部资料存进吴哲的电子邮箱,吴哲现在正看着一些警察在侦办案件中拍摄的照片,照片上已经标明那里是重要人物的住处,那里是黑帮做生意的地方,以及大量的黑帮成员资料,当然这些地方都是警察渗透不进去的,没有证据他们不好办事,不过对吴哲来说有照片有地址就足够,有对手的照片更好,开火的时候可以优先打老怪,在这里跟黑帮火拼黑帮成员不会报警,他们跟警察对立的很厉害,还有时架空警察,在黑帮的地盘如果出了命案黑帮会自己侦破,最后把人交给警察,这跟其他地方的帮派还不一样,吴哲最怕跟警察关系好的帮派,黑帮的打手有多少他不怕,他只怕某些坏警察动用公共资源对付他。

关宁提着枪蹲在受伤的黑帮分子身边问话,咒骂他的,玩沉默规则的,不好好说话的都被他立即干掉,被他搜查出的毒品他都撒到马桶里,万一黑帮的其他成员来了,剩下的毒品还会用来害人的。等关宁忙完手上的事他把问出来的地点都标在GPS上给吴哲看,吴哲拿着掌上电脑跟警察给的情报对比,进过情报相互验证的结果他已经选好了几个地点,丁延忙着把酒吧里存的现金全拿出来,“你们看,日元的体积够大的,还不如英镑好携带呢。”

正准备继续行动的吴哲接到林飞宇的电话,林飞宇建议到,“现在先确认情报的有效性,拿到这么多情报还没跟人家说谢谢,你先不要急着动手,核实所有已经知道的地点,全核实之后先易后难,百人以上聚会的地点不多,时间也比较固定,有的是时间动手。”

在不能保证通话不被窃听的时候尽量少说话。

“我知道。”吴哲迅速挂了电话。

“大哥什么态度,又是抵近侦察?干看那群混蛋害人?”丁延的话中带着不满的情绪,吴哲看看混乱的现场,他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手套,从容的按着空调遥控器,他把冷气开到最大,并关闭了酒吧的排风系统,临走的时候还拿了几把锁头从外边把酒吧锁死。

从新回到车上的吴哲看看时间,既然不能行动就从容的开始侦察,他拿出地图在上边标注出已知的黑帮据点,然后根据自己所处的位置画了行车路线,把地图交给右座上的关宁,关宁看了一下地图就开着车慢慢的前往最近的一个目标。坐在车后排座的丁延很不喜欢日本的交通规则,“四哥,来这里开车久了回香港会比较习惯的,以后出门就坐你开的车。”

“我也不习惯坐在右边,都是反着的。”关宁小心的开着车,现代城市遍布摄像头,稍不留心就会被警察拍到,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他尽量开得慢一点,小心的看着道路,吴哲耐心的坐在车里,没有马上投入激烈的战斗他感觉还是很舒服的,越熟悉这里越适应这里才越有把握,要以他的想法,最好是在这里住上一个月,彻底熟悉城市的交通才好动手。

坐在办公室里的林飞宇拿着一部备用手机继续打着长途电话,他用英语和电话另一端的人说感谢的话,“真谢谢您的情报,我相信短时间内困扰您升迁的问题会有个结果,不再会有无聊的人在您下班后跟踪您,也没有恐吓信,您只要留心注意一下周围的变化就好,即使他们损失几百人也不会报警的。”

“确实如此,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如此极端,我听说在国外有帮派积极收买警察,即使不是收买也不会硬碰硬,这的黑帮分子都是死硬派,都是超自信的家伙,我不会提醒我的同事注意,希望我们合作愉快,我听不少地方的警察说过不少赞扬你们的话,希望我也是如此幸运。”坐在自己车里的警官听着电话里的声音格外舒服。

“您会感觉穿着警服越来越舒服的,有结果我会第一时间恭喜的。”林飞宇挂了电话,他期待着吴哲他们早点完成抵近侦察,只有行动才能树立威信,只有行动才能换取信任。电脑上显示又多了一些电子邮件,林飞宇打开查看发现,有更多的资料发了过来,已经不限于东京一个地方的黑帮资料,警察朋友肯定对他们抱有更大的希望。


“什么时候行动?我不喜欢在车里睡觉。”丁延问。

经过一天的侦察大家已经都有点心理疲惫,如果在没有一点刺激的话那就是无聊了,吴哲知道士气可鼓不可泄的道理,现在车外几十米外的一座别墅就是目标,这是一座非西式风格的别墅,根据情报今晚这里将举行一次例会,黑帮的中层头目要见他的手下,另外还有组织高层派来的元老出席。吴哲手上的地图上很多地点已经画了一个圈,先标出的一个点代表目标,加一个圈等于确认了解过,如果冲进去干掉他们,就可以在地图上的加个叉,以表示这个目标不复存在。当然黑帮聚会的地方不是市中心,他们也嫌拥堵的交通影响他们的会议,另外市中心的停车场也不够用,一次来几十辆车也不方便。

此地的黑帮其纪律性是其他帮派没法比的,清一色的上班族式西装,每个人几乎都戴戒指在小指上,每个人还佩戴胸卡,毕竟人太多的帮派开会难免有不认识的,胸卡有助于互相确认,另外开会的时间也十分准确,不会提前不会推后。别墅院内停着高级别成员的车,依次开到门口的商务车下来不少小头目以及他们手下的骨干,有的还拿着公文包,真跟上班族一样,不过公文包里是犯罪数据而已,下边的要向上边报告自己干了什么赚了多少。车辆依次来到别墅的门口,黑帮分子下去之后他们的司机很快的把车挨个停在门口的街道上,停车非常规范没有什么违章的地方,表面看上去跟普通的私人聚会没什么区别,只是来这里的男的非常多女的非常少。

二层的别墅有不少窗户,不过吴哲估计很多窗户都是死的,里边挂着窗帘又加了一层墙,为了防止警察监视才这么做的,黑帮成员监视别墅外边不依靠窗户,只要装几个摄像头就可以,前门的门口只有几个放哨的小喽啰,在这里不好区分头目和喽啰,都穿差不多的衣服,只是头目不分大小都有几个跟班而已。

“把车开到后门,老四你穿送外卖的衣服,两套火焰喷射器装进提包里,丁延你跟他一起从后边攻击,我自己从前门过去。”吴哲安排好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他穿得这套西装跟黑帮分子的差不多,他可以假装一个小喽啰去门口。

“就这么简单?”关宁看吴哲下车后他把车开到后边,换上送外卖的衣服后他把大量的武器塞进提包里,丁延也穿上工衣后俩人下了车走向别墅后门。吴哲随身带了几只微声自动手枪,不过今天的主角不是他,他晃晃悠悠的来到前门,几个站岗的喽啰挡住他,为首的说:“你迟到了不可以进去,会议已经开始了。”

吴哲客气的点点头,随手摸出烟盒示意大家抽烟,他假装出不好意思的表情,跟几个黑帮小喽啰点头陪笑,他接着摸索打火机的时候向四外看看,周围无高大建筑物可以监视这里,街道上也没什么人,别墅院内有不少植物,院子南北窄东西宽,附近也没什么邻居,要便于被监视黑帮组织才不会在此地开会。

让吴哲放心的是,现在黑帮内部比的是赚钱效率,真打起来他们未必能有以前的成员厉害,吴哲假装摸打火机的时候其实是摸一支袖珍微声枪,确认周围安全后他忽然掏出袖珍枪,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家伙还抽着烟,他最先被击中,因为事发突然,枪的声音又小,还没等几个看门的家伙反应过来,吴哲手里的袖珍微声枪内的子弹比他们的人多一点,七个看门的家伙连叫声都没有就倒下去,吴哲警惕的看着前门,挨个把尸体往不显眼的地方拖。

“可以行动了。”吴哲小声命令,他们几个早准备好了耳麦和对讲机,分散行动的时候信息决定成败,团队合作没有通讯保障是不行的,给袖珍枪换好子弹后吴哲拿着两支重量很轻的格洛克18自动手枪站在别墅的门口,并非他喜欢老旧的格洛克18,因为这种枪配上加长弹匣太方便了,虽然带着的时候不好往出拿,可一旦拿出来就不用总换弹匣,他也不会冒失的使用全自动射击模式,六十多发子弹足够对付成群的混蛋,另外他还携带有点45口径的格洛克21,以及特种作战单位喜欢的MK23和MK24手枪,这两种枪装上消音器也好用,但是子弹还不如老旧的勃朗宁大威力手枪多,面对成群的歹徒与他们近战时换弹匣等于找死。

从后门进入的关宁穿着送外卖的工衣,点头哈药的跟后门站岗的喽啰说,“我是来送外卖的,这是单据,请问这里有多少人呀,怎么一次买这么吃的东西,放的久了是容易变质的。”

“有多少人关你什么事?”看门的喽啰看着单据,他正想去跟里边的负责人核实一下,也不知道是那个多事的小头目订的外卖,开个会能把他饿死么?真是太没素质,不能等开完会大家一起去自己帮派的料理店吃饭么?

还没等看门人转身回去问话,丁延手里的自动手枪连续射出七八发子弹,后门的小喽啰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倒了下去,丁延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有什么外卖,老子是死神大爷派来收你们的。”他从提包里拿出火焰喷射器,把燃料罐背在身后,装备一上身丁延就知道不是标准军用装备,他身后一共五个燃料瓶,体积看上去比军用的还要大出去几圈,天知道里边配备的是什么,要喷射后燃烧物过多房子会着火的,关宁也背上火焰喷射器,他们俩迈着缓慢的步伐走了进去。

走廊里只有几个看着报纸打发时间的喽啰,关宁懒得用火焰喷射器对付他们,依旧左手拿枪对着他们连续开火,几个喽啰都没叫出声就被烧死,丁延踩着尸体走了过去,等他们进入别墅内的时候才发现这是个标准的日式建筑,里边都是木制材料,关宁拉开推拉门丁延就看见黑压压一群人正在里边,两人来不及赞叹这里装修的有特色,一起扣动火焰喷射器的扳机,两条火龙瞬间喷发出来,在宽敞的房间内纵横驰骋,一百多黑帮成员想都想不到有人摸了进来,显然不是警察的人,他们太暴力。

别墅良好的隔音让里边鬼哭狼嚎的声音没法穿到外边去,经过改装的火焰喷射器持续喷发时间非常长,两条火龙转了半分钟才逐渐变短,地板上到处是严重烧伤的人,不过他们没办法打电话叫救护车,为了进一步确认他们没有战斗力,关宁和丁延继续用火龙过了一遍,装死的人是挺不过去的,眼前的黑帮成员犹如拥挤在罐头里的沙丁鱼,不是已经死亡就是严重烧伤昏迷过去,估计以后不能参加建筑项目投标,也不大可能去卖毒品收保护费了。

吴哲进入别墅听到一些动静,几个迎面走来的喽啰也没带武器,他们看吴哲有胸卡正想确认身份,两支格洛克自动手枪开始不断的喷出子弹,几个从监控室过来的家伙还没来得及问话就倒在地板上。

“背上的燃料罐轻多啦,是不是用的航天燃料,燃料味道怎么这么难闻,不会是有很大毒性的化学物吧,把人都烧焦啦。”丁延发着牢骚开始清理现场,关宁在别墅里转了几圈寻找剩下的人,走了两圈下来没发现什么人,看来他们还很规矩,开会的时候没人去厕所偷着抽烟,也没有不在岗的哨兵。

关宁打扫着现场,他把黑帮成员的身上的胸卡全拿走,让他们死了这么多人都不知道死的是谁,连身份证信用卡也不留下,反正这些卡可以卖给黑客们变钱。开会的房间一侧还有个套间式的办公室引起关宁的注意,想必这里存着很多钱吧,不过拉开门忽然冲出个拿着武士刀的女人,关宁知道这是刚才没消灭的,他赶忙踩着尸体退后,用手枪连续射击此人的身体,叫喊着冲出来的女人立即被击毙,关宁解开她的衣服看了一下纹身,可能是新加入的缘故,她身上只有一个菱形的纹身,菱形框里边是个有点变形的字母E,其实是个变形的山字,他只是确认这个女人不是无辜,身边摸了摸女人的身上,她脖子上有根绳,拿下来发现是钥匙,关宁又看了看套间里边的保险柜,估计黑帮的资金也在一些警察监控不到的账户上,现金估计不会很多吧。

打开冰箱大小的保险柜丁延发现想错了,里边是成堆的现金,可能是为了方便拿钱出国避风头,黑帮头目存有大量的外汇,美元、加元、英镑、欧元等,看来拿着这些钱往那跑都可以呀,估计用日元发工资的钱在银行里,先不管这么多,拿钱走人吧,起码把路费和活动经费赚出来了。

“才这么多?”关宁把现金整齐的放在六个巨大的旅行包里,他还抱怨钱少,因为东京的物价贵是出了名的,他们租了几个车库几个公寓就没少花钱,另外高级酒店的总统套房也很贵,这里买新车便宜可油钱不便宜,虽然拿着这么多钱,可除去必须开销的确没什么赚头,不过保险箱里的几个首饰盒引起了他的注意,打开看了看之后他认定还能去当铺换点钱。

钱都放在车上之后吴哲已经打算好了这么花,除了手头上留一点之外,剩下的都可以通过银行汇给慈善机构,计划好了吴哲说:“别动这些钱啦,留一些平时用,剩下的明天我拿到银行汇给慈善机构,你们就拿一点装在身上,其他的以后再拿,这算我们共同捐的。”

“没问题,混蛋们赚钱效率高么,回去的时候赚够房子的水电费就可以啦。”关宁不在乎能分多少钱,他只拿了几叠美元,出门可以装成大把花钱的游客,丁延多拿了一些,“剩下的先把货款给了吧,我们也是人家的老客户,虽然可以拿到东西后一个月付款,可越付的早人家也对我们越放心。”


警察们通过各自的渠道得知一个惊人的消息,黑帮一次损失了上百人,一个中层头目和一个元老也在其中。林飞宇除了接到吴哲报平安的电话,也收到了匿名的警察朋友发来的电子邮件,知道吴哲他们已经开始行动后他也放下心来,虽然人少点可是活动能量非常大,自己另外的两个兄弟秦虎和徐怀庆也都各自干的热闹,要论击毙的人数,这俩人可比吴哲他们干掉的多,自己居中协调帮他们弄点情报就可以了。

完成一次谨慎而有难度的工作之后,吴哲带着自己的两个兄弟回到酒店里。打开客厅里的电视之后丁延按下静音按钮,反正他也不懂什么日语,关宁打开几瓶白兰地,倒满三杯之后他先拿起酒杯说,“为了胜利干杯。”

丁延拿起杯说:“为正义的事业干杯。”

吴哲拿起酒杯苦笑了一下说道,“为了活着干杯。”

三个人不由得笑了起来,在刀尖上混日子的感觉真是刺激,三个人拿着酒杯一饮而尽,丁延拿起酒瓶又倒上酒,在酒精的作用下他对吴哲的私事起了很大的好奇心,他边小口的喝酒边问,“三哥,这次出来有什么感觉,在这里好还是在家里好?”

“当然是在家里好。”吴哲端着酒杯靠在沙发上,他很放松的把腿架在茶几上,在家里他到死都不敢这么做,如果这么做肯定会招来小檬的说教,他在家可是又规矩又老实,关宁跟着说:“有自己的家感觉很好么?”

“其实不一定百分之百好,没有百分之百好的,我记得当初大嫂给我介绍小檬的时候也没少给你们介绍,为什么你们一个都看不上,最起码看不上也要找个差不多的来往几天,给大嫂一点面子么。”吴哲忽然提起一年前的事情,丁延马上说:“我可不懂什么爱情,我还年轻,没研究过呢。”

“三哥,你说什么是爱情?”关宁问。

“其实我也不知道,此方面的书我也没看过,以我们的文化程度估计看不懂,我第一次跟小檬聊过之后做出一个判断,她是个有正确的上进心的人,敢想敢做,志向高还有才能,她这样的人会比我们更有成就,她第一次见我就说要做个有钱的商人,但是赚钱不是为了满足贪心和享受,是为一个更大的目标去努力赚钱,做个最成功的慈善家,她说愿意选择我做合伙人,我也就同意了,接下来你们都知道,飞到国外旅行结婚,然后我又回去做我们的事业。”吴哲很少跟兄弟们谈自己感情的事情,关宁反而更好奇的问,“为什么选她呢?”

“我认为我做的事情很危险,迟早会死去或者残疾,如果我不在了但我们的孩子我不必担心,你三嫂有能力让孩子们活得比我们好,孩子们衣食无忧的成长,但是不会成为一事无成的公子哥,她还会把孩子培养成她那样的人,她让我无后顾之忧,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吴哲接着喝自己酒。

“就一个最好的人还被你选去,我想给大嫂面子也不可能了。”丁延故做姿态的说道,关宁和吴哲听完一起笑了,吴哲笑过之后变了个严肃的表情继续说道,“我死了不要紧,这样不会拖累她实现自己的理想,我只是怕在战斗中受伤致残,那样会影响她在外边做事业,如果我残废后提出散伙是陷她于不义,所以我不能失败,连一点伤我都不能受,我需要加倍的小心,我只是想在我不出来忙的时候可以好好照顾她。”

“那你还不老实的当全职老公,还自己做个快餐车出来卖热狗,据我观察你很拉风,总是有一群穿校服的女学生去你那买东西,巡逻路过的女警也找你闲聊,很酷的女骑警到你那也会下车买杯饮料,竟做些让三嫂不放心的事情。”关宁说完看着吴哲,吴哲很不自然的笑了一下,“她在办公室可以用望远镜看见我,我中午陪她吃饭的时候她的目光就能杀死我啦,只要我不碰线她也不会太计较的。”

“我就搞不懂,三嫂干嘛找两个不喜欢的人跟你在一起,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丁延问起韩冰冰和徐彩琳的事情,吴哲很无奈的看着他们俩,“你以为我会喜欢比我岁数大的女人?这么多年你们还不了解我?其实她只是想用极端的方式看看我是否听话,我只好听她的,她是很喜欢旧社会的那种生活的人,她在家总说她总祖父那一辈人都是好几个老婆,只要管理的好是没事的。”

“她也是在锻炼自己的宽容心吧?”关宁问。

“也是,哎,真不知道她怎么想,我一想起回去后她没事就叫那两个人过来我就烦,不过她们不在内地开公司,因为钱玩钱的生意破产啦,你三嫂把她们都弄过来了,还说是帮那两个人。”吴哲放下酒杯拿起酒瓶大口喝了起来。

“不会每天一起住吧,我看也就是隔三差五的吃个饭,地球上多少人羡慕你呢。”关宁也放下酒杯拿瓶子喝,时间不大他们三个就躺在沙发上睡了过去。也就是他们几个议论别人的时候,别人也在议论他们。

小檬坐在自家的小客厅里喝着鸡尾酒,破了产的韩董事长和没了职位的徐总监坐在她旁边陪她喝,“小檬以胜利者的姿态对她们俩说,“哎,以前跟你们沟通的时候就告诉你们,不要做钱玩钱的生意,稍微市场波动很多人跳楼的,我父母也做跟你们一样的生意,房子差点被银行收走,要不是我老公拿钱救急,他们早搬到我这住。”

“现在没公司拖累,我反而感到轻松点。”韩冰冰喝着酒抽着女士香烟,小檬看她很放松的样子反而不爽,“你轻松我可不轻松,香港的房子贵得要死,给你们找个舒服的地方我压力很大的,哎,反正都是一家人了,不跟你们计较,以后别惹我生气就好啦。”

“一般人那能容得下这样的事情,我最佩服你的就这一点,如果有谁说你自私、贪心,我第一个冲过去帮你教训,倘若当初不是跟你沟通的好,我现在还在四处投简历呢,跟你在一起有大房子出,有专职司机,比我以前还过的舒服呢,可就是有点冷清呀,你把她藏到那去了,好几天没见人了。”徐彩琳忽然提起吴哲来。

“我不是魔术师,也不是巫婆,我能把他藏那,他也有事情要做,我们之间有协议,他除了工作之外什么都听我的,他出去做事我不能过问的,只能问什么时间回来,要准备点什么。”小檬拿起手机给吴哲发短信。

半梦半醒的时候吴哲收到短信,为了逗小檬开心,他很 有兴致的拿着掌上电脑写起电子邮件来,‘我一出来就不敢回去啦,在外边住酒店很舒服,旁边没有人打呼噜把我吵醒,也没有人半夜忽然踢我,更没人说梦话,我也不用每天半夜转移到客厅的沙发上继续睡觉,也不用早上起那么早做早饭,更不用担心忽然做错什么被人打。’

小檬的邮箱设置了短信提示,她放下手机拿起掌上电脑看电子邮件,她看完了有点生气,吴哲不在眼前的时候居然敢挑自己的毛病,她也发了一封电子邮件,狠狠的教训了一下吴哲。吴哲很快的回复道,‘我很喜欢在家的时间,出来做事太累啦,生活本来就没有完美的,和你在一起不是因为你有这么多毛病,是因为我能习惯这样的生活,你这么晚还不睡呀,又跑到那里喝酒去了?’

“混蛋,敢气我。”小檬又回了个邮件发了顿飙。

韩冰冰问,“他又怎么你了,在我看来他在你面前就想老鼠见了猫一样,说话都不敢大声,他哪有这个胆量气你呀,回来还不是被你修理一顿,不过我感觉他很喜欢你修理他呀,真不知道你怎么把他制服的。”

“太简单啦,以我的家庭出身,他用尽手心思也巴结不上我,不过当初是我主动先跟他说话的,登记结婚也是我先提的,我可是顶着全家的压力离家出走跟他去国外登记结婚的。”小檬一提起自己之前的壮举也是格外的自豪。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