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韩寒模式


我还依稀记得北大那个搞天体物理学的明星教授。他诱导一批青年学子走上街头,之后,就悠然地带着夫人到美国种花去了。

我一直不理解天体物理学教授在美国种花的意义。直到有一天,我终于明白了。原来,花儿也能革命。我忽然懂了,不是教授在种花,教授才是被栽种的花儿。所以,我们不能不关注一下今天中国的花儿们。我想到了韩寒。

韩寒是一朵被精心栽种的花儿。这是一朵“被点击”出来的“名花”。你可以理解什么是与时俱进了。种花人非常清楚中国当代青年的心理状态。於是,明星教授变成了明星作家。而且,是喜欢玩赛车的明星作家。这噱头一如搞天体物理学的明星教授。一朵被点击出来的花儿,竟然做到了惊艳天下。

花儿说话了:独裁者没有内政。花儿经常说一些貌似真理的名言警句。然而,花儿显然缺乏常识,他不知道没有了内政不代表就不会独裁,他不明白为什么全世界各个民族都反对殖民统治。或者,花儿心里想说的话是,欢迎前来殖民!在花儿冰冷的话语中,透出了一丝的血腥。

老实说,用上亿次点击制造出超级明星,再由超级明星诱导年轻人进行花儿革命,这实在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上上之策。种花人心思之缜密,的确令人佩服。这才是真真正正的SMART POWER。而且,种花人是以种树的心态种花的。二十二年如一日,真的了不起啊!

我对花儿毫无兴趣。我大体同意李敖的看法。在我的眼里,那还是一个没有长出脊梁骨的孩子。我感兴趣的是,供这朵花儿成长的土壤、阳光、空气和水!毕竟,一方水土养一方花啊!中国的主流媒体,你们还有姓氏吗?

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无主的时代》。是啊,连主都看不到了,还谈什么独裁呢?如果,真的有独裁,最先被裁的就应该是这朵花儿了。否则,如此邪恶的花儿,怎么竟然可以自由地怒放!这与二十二年前何其相似!

种花人是生意人。一朵花值多少钱?约略等于3万亿美元!这当然不是种花人的全部所得。全部所得可能还包括共和国的自然资源和劳动力。这已经不是天体物理学了,这是血泪交织的天文数字。这朵花儿的价值,可能超过英国人当年栽种的所有罂粟花。

我真的生气了。二十二年了,从颜色到花儿,SMART POWER真的SMART吗?这是最简单的托洛伊木马游戏啊!从明星教授到明星作家,太老套了吧!然而,这对于一个丧失哲学思维的民族往往有效!我们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所谓反思,名义上是一场“去神运动”,实际上是一场新的“造神运动”,新自由主义走上了神坛。一切关于民族主体性和民族自觉性的思想都被系统地边缘化了。我们被普世了。我一直在分辨“普世”与“殖民”的区别。很有趣,他们不让我们探讨自己国家的发展道路,他们只要求我们拱手让出内政。很讽刺,“天体物理学家”和“赛车手文学青年”想要“引领”我们“前行”。

不过,生气归生气,还是必须提醒大家警惕韩寒模式。老套虽然老套,然而可能会非常有效。有些中国人总是记吃不记打,二十二年前的事情早就忘了。

不知道姜文先生如何拍《让子弹飞》的续集。真实的历史是这样的,张麻子赶走黄四郎没多久,鬼子就来了。仔细想想看,鬼子会和张麻子合作吗?历史的真实是,鬼子只能选择黄四郎!在北非和中东,所有追求民主的组织都变成了“恐怖组织”。独裁者才是西方的真正选择。再仔细想想看,北非和中东的黄四郎那个不是鬼子的杰作!

靠鬼子来反独裁?直接说“曲线救国”好了!

中国人曾经被罂粟花害惨了。我们对花儿比较敏感。我们情愿将花儿“送给别人家”。不要跟我们玩弄暗藏杀机的美丽了。我想,中国可能还真的没有独裁,独裁者怎么能容下如此歹毒的花儿。还是借我一把剪刀吧,我愿意去裁掉所有邪恶的花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