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血脉 正文 第六十四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


欧阳一一入校后,参加了为期一个月的军训,然后开始了四年的大学学习。她感觉大学的学习相对轻松,自己支配的时间多了,死记硬背的东西少了。


入校四个月的一个星期六下午,正在图书馆看书的一一,忽然想起应该同在国外学习的两个小哥哥联系一下,把自己入校的情况告诉他们。


随后,她请假出了校门,来到附近一家“天缘”的网吧。


“姑娘,请出示身份证。”网吧女老板照章检查证件,防止非成年人上网。


欧阳一一从衣兜里掏出身份证递给了她。


“真俊的姑娘,真人比照片还要漂亮。”女老板仔细地端祥着眼前这位大学生。


欧阳一一羞涩地低下头:“老板,该把身份证给我了。”


“对不起,光欣赏美女了。”女老板歉意地把证件还给了一一,然后让管理人员把她带到5号机器前。


欧阳一一在网吧管理人员的指导下,申请了一个腾讯QQ号,起了一个“水晶”的昵称,便开始点击查寻框,查寻框里有许多头像在闪烁,昵称也五花八门,有叫古筝的,有叫刘邓大军的,还有叫寻月亮的,更有甚者叫什么动情女人,花花公子,搜寻了好半天,一一也没找到两个哥哥的昵称。


“老师,有事想请教一下?”一一对网吧的管理人员说了声。


“什么事儿?”


“我想从QQ里找我的朋友,能行吗?”一一咨询地问?


“这个好办,你打开查寻框在自定义栏内打上要找的QQ号或昵称,便可找到。”


“噢!谢谢啦!”一一按照管理人员的指点,自定义栏内打上“山竹本色”和“自由元素”,然后点击下一步,不一会儿“自由元素” 那颗头像开始由暗变亮,而“山竹本色”的头像却死寂,他还没上网。一一把“自由元素”头像点成蓝色,按下一步,并在申请对方同意框附加消息中写到:我是欧阳一一,哥哥请加我!然后发过去,很快得到对方的验证通过。


一一噼里啪啦敲字,速度不怎么快,她用得是智能ABC。


“楠楠哥,下午好!”“水晶”坐在椅子上,等字一个一个跳到显示器上面去。


过了几十秒钟后,一行字跃入“水晶”的眼眶:“小妹!总算把你盼来啦,你的昵称起来很有学问,水晶顾名思义你像水晶似的晶莹剔透。”


“水晶”不停地敲击键盘,屏幕上弹出:“近来的学习紧吗?”


“还行,不过俄语中卷舌音多,说起来太别嘴了。你的课程多吗?”“自由元素”回过话来。


“这个学期开了《水环境化学》、《水文学原理》和《水力学》等七门课程,这些课都是些基础课,掌握起来不算难。”


“自由元素”打过字来:“你小脑瓜聪明,在你看来都不难,摊在我身上就难于上青天,特别是理科,我一见数字这玩意儿就头大。”


“水晶”敲过去字:“哥!你真谦虚,谦虚过度就等于骄傲。快考试了吧?”


“是的,不过这里的考试随意性很大,可以参加集中考试,也可以自己主动申请考试。”


“水晶”感觉好奇,连忙发出信息:“怎么讲呢?”


“一个学期课程学完了,学校留出一个月的复习时间,你自己认为能考过去,就可 向老师申请考试。考试时没有统一的试卷,每人现场抽题,然后由老师提问题,答完后,由老师现场批卷,没的具体分值,只打‘过’与‘不过’,过者为合格,否则要补考。考完后,就可离校了。”


“这种考试方法,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你准备什么时间考哪?”


“我想同大家一起考,考完和同学们一起回来,也好有个伴。你什么时候考哪?”“自由元素”打过一行疑问句?


“还有二十几天吧!你和楠楠经常在网上聊吗?”“水晶”把字锋一转。


“不经常,一个星期一两次吧,按说他应该上了。”


真邪!说曹操,曹操就到。


“山竹本色”的头像变了颜色:“然然,你好!我来也!”


“你好!今天网上有个新朋友,你猜是谁哪?”


“欧阳小妹,对吧!”


“真聪明,一语猜中。”“自由元素”兴奋地敲击着手下的键盘。


“一一,你的昵称是水晶?”“山竹本色”传来几个蓝色的字。


“嗯!”


“自由元素”向“山竹本色”和“水晶”同时发了一个信息,头像就变暗了:“同学来找我出去一趟,你们先聊着,别等我,改日再聊,886!”


“一一,你们学校大吗?”


“可大了,方圆十几里,绿树成荫,环境优美,是一个学习的好地方。楠楠哥,你就读的学校也一定很美,因为澳大利亚是一个风景秀丽的国家。”


“是的,这个国家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风光景色,无论是步行在林间小道上,还是海滩上都让人陶醉。”


“楠楠哥,你学习紧张吗?”


“一般吧。”


“上完课,你都做什么?”


“给当地人打工啊!端盘子洗碗,摘西红柿,当大堂领班,什么挣钱我就干什么。按毛爷爷的说法,就是自力更生,丰衣足食。”


“你真行,过着自己养活自己的生活。”


“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在国外,人要生存,就要靠自己闯荡江湖,天上不会掉馅饼。”


“你不孤单吗?”


“一一,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可别对别人说,包括然然。”


“这么神秘儿?”


“你答应我,我才说呐!”


“我答应!”


“我找了个日本女孩子。”


“嗬!真有你的,本事不小,找了个外国姑娘。”


“她叫什么呐?父母是做什么的?”


“小竹惠子,家在大阪,是个大老板的千金。”


“叫什么?”


“小竹惠子!”传过来的字很大。


“噢!你起的网名,同她有关系啊。”


“有这方面的意思吧。”


“噫!你真会讨女孩子的欢心,她长得漂亮吗?”


“怎么说哪?用一个成语形容就是小巧玲珑。”


“你真会开玩笑!哈哈!”


“她在这里还养了两匹赛马,没事我就帮她喂马。”


“真牛呀!这事你爸妈知道吗?”


“我妈知道!”


“楠楠哥,这事你要想好,你爷爷可是打日本的,他老人家能接受吗?”


“一一,你一语说中要害,最担心爷爷不同意,他最痛恨日本鬼子,从小就给我讲打日本鬼子的故事,所以不想伤他老人的心,因为爷爷最疼我。”


“那你怎么面对这一切呐?”


“山竹本色”沉默着,什么也没给“水晶”打过来。好久才打过几个字:“唉!顺其自然吧,走一步说一步。”


“是啊,只有这样了,楠楠哥,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学校啦。”


“祝你学习进步,生活快乐!”“山竹本色”在字后面打了个再见的面目表情。


“谢谢!”一一下了网,返回学校。


诸葛楠在异国他乡一点也不寂寞,他一年前就与小竹惠子同居了,特别是同居的第一天晚上,让他记忆犹新:


那天晚上,诸葛楠和小竹惠子从酒吧回来后,来到他的处所,进门后,他开了灯,然后把她带到卧室拉上窗帘,于是他们便置身在一个与外界隔绝了的安全空间里,瓜熟蒂落,水到渠成,两人面对面地站了片刻,诸葛楠嘴里带着酒气地说:“惠子,我想吻你?”


惠子温文尔雅的说:“你看着办吧!”


诸葛楠焦灼的嘴唇擦过她的脸,她迎接了他的嘴唇,然后不约而同地搂抱在一起,双双倒在了床上……当他俩从迷醉状态中醒来,都有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快乐得酣畅淋漓的感觉,情欲像鼓涨的风帆,让他们寻死觅活欲罢不能,在那短暂而又漫长的瞬间里,两人进入了一种人生的欲仙欲乐的境界,在那种境界里所有烦恼都不存在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