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8.html


石头的加入,让涛子们的这个小团伙又增加了一份不可估量的力量,但涛子他们还没有丝毫的察觉。


这天英语课上,浩子皱着眉头,听老师说着一句句他听不懂的英语,别提熬得有多难受,老师说一句英


语,他的困意起码增加好几十分。这个浩子什么课程都好,就是这个英语,他是咋听都听不懂啊;唉,


但你别说,他虽英语不行,但他和很多英语老师关系处的特别好,还真是有意思。因为前些天换座位,


他的同桌从奶子换成了一个名叫马雅的小女生,这丫头长相还算可以,很文静,但也非常有气质,她和


浩子相处的还算可以。浩子那个瞌睡啊,掉脸就对玛雅说道“丫头,哥们实在困的扛不住了,你掐我一


下下,好卜???”马雅笑道:“你没长手啊?”浩子道“靠,这一下掐下去是很疼地,你也不想想我能


下得了手吗,真是的。”马雅道:“哦,也对,等等在掐吧,我现在还要做笔记呢。”浩子无奈的摇了


摇头,谁知马雅的这么一等,让浩子差点失去了一次参战的机会。就在下课的前两分钟,浩子的困意已


经达到顶峰,就看他前栽后仰的,五秒不到的时间,就听后面“咚”的一声,这一下可把全班给惊坏了


,回头一看浩子不见人了,等老师急急忙忙跑过去一看,差点没把老师给气晕过去,就那么重重的摔在


了地上,他都竟然还能睡的着,老师蹲下拍了拍他,浩子还大喝道:“别碰老子,你他妈想死呢是不?


??”这可把老师给气坏了,站了起来怒道:“把这个小兔崽子给我拉到办公室去。”随即还没等铃声


响起,就气冲冲的往办公室走去。

下课后,涛子几人趴在栏杆上,鬼子嬉笑道:“浩子挺NB,我们要向浩子看起啊,连老师都敢骂,


佩服佩服。”随后石头淡淡一笑道:“他挺有才的,可能世界上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人了。”几人你一


言我一语调侃着,谁知楼上的一口痰正正中中的撇在了涛子的耳背上,顿时喜悦的气氛被这一口痰给打


破了,大家都严肃了起来,如果说恶魔的表情恐怖,那么涛子现在的表情就让人无法形容了,石头等人


几乎同时抬头向上看去,盯清吐痰者,涛子掉头,痰也不擦的向二楼的初二年纪走去,涛子带头,鬼子


与奶子一左一右的跟着,石头还是像平时一样手插口袋的在后面跟着,哇塞,那叫一个壮观啊,似乎现


在在初一学生眼里,他们在一起要么去操场闲转,要么就去打架。说起看打架,现场直播不说,而且还


是免费的,也很刺激,谁不愿意去看看呀,尤其是看像涛子他们这种人打架,什么叫狠,那才叫狠呢,


次次见血,就这样,他们几个到现在也没听说挨个处分啊什么的,但也没办法,谁让人家学习好呢。学


生奇怪的是,今天他们缺个人不说,而且还往二楼的初二年纪走去,这就让同学们好奇了,估摸来股抹


去,肯定是去打架了,以邻班的学生为首全部跑出来观看好戏,顿时初一年级就沸腾起来,议论声连续


不断。

到了二楼,涛子几人一眼就寻找了,刚刚吐痰的那个家伙,他还摆出一副不鸟人的poss,咋看咋不


顺眼,刚到那个家伙面前,一直保持沉默的石头,二话不说,迅速的冲过涛子三人,抱住那个家伙的脑


袋就往下拉,然后用膝盖就是一顿乱撞,然后撕着那家伙的头发就往后扯,那家伙身子一下向后倒去,


石头掉过头又对着那小B的脑袋就是一阵乱踏,那家伙,鼻子,嘴巴,眼睛没有一处不出血的。这么长时


间,石头是第一和涛子出来打架,他着一打,不仅把涛子们给震住了,同时也把在场的学生吓坏了。奶


子顿了顿,小声对涛子和鬼子道:“我还没动手,这架就打完了,我草,石头这B也太变态了吧,你看把


人家给打的。”奶子刚说玩,上去对着那家伙又是一脚。涛子犹豫了一会儿,整了整衣领,上前说道:


“TMD以后给老子,注意点,今天就这么算了,要想在整个啥事,佬仔随时奉陪,记住,我叫涛子。”说


完带着石头等人又往回走去,石头还是跟个没事人似得,一如既往的手插口袋的走着。刚刚还显得拥挤


的楼道,突然从中间闪出一条道,涛子几人往过走时,是那么的宽松,学生们还在直瞪瞪的看着涛子几


人,那眼神中,有胆怯,同时也掺杂着些许的兴奋。

回到班后,也刚刚上课,但浩子还没有回来。涛子接过石头给的一张纸巾,把耳旁的痰擦掉后,几


人一直都很平静一句话也没说,各归其位,这节课除了石头以外,涛子,鬼子,奶子三人脑子都在抛锚


状态,他们并没有在想别的,而是在想石头,石头的举动让他们很惊讶,石头这个人也让他们很难以捉


摸。直至下课,浩子也没有回来,而涛子几人还畅游在琢磨石头的梦海当中,石头也猜到了他们在想什


么,所以也没多做解释,而是叫他们出去转转。

几人踏出班们,往操场上走去时,那一路,学生都像在看怪物一样看着涛子几人,弄的涛子几人怪


不自在的,奶子刚想掉头骂去,但还是被涛子制止了。来到操场的草坪上,大家席地而坐,涛子笑骂道


:“浩子这个小慫是不是被老师给打残送医院了,都一节课过去了,还不见人影”兄弟们付声而笑。涛


子本来想与石头交流交流,了解一下石头,做为兄弟有权利知道他的事情。但很不巧,涛子刚想开口询


问,刚说了一句:“石头......”又停顿道:“不怕死的来了。”说完涛子和石头率先站了起来,这却


把面对着涛子的鬼子和奶子给说纳闷了,两人掉头一看,急忙站了起来,就看有将近一百多人往他们走


来,奶子急道:“涛大,今天我们算是要栽在这儿了。”百多人走进,把涛子几人围的是一层又一层,


那人密密麻麻,有初一的,初二的,初三的占在多数,这阵势不害怕才怪,涛子定了定神,习惯性的整


了整衣领,道:“谁是带头的出来说话。”奶子等人当时心中感叹道:“老大就是老大,大敌当前还沉


的这么稳。”对方走出一个大块头,看上去也有一米八几,那人大摇大摆的走出道:“草,你连我的人


都敢动,你们几个是活腻了吧,NMB,佬仔是......”话还没说完,便被涛子给打断了,涛子插道:“唉


,给老子,说话注意点,小心牙掉。”这话一出,把奶子几人给惹笑了,那大块头怒道:“行,你NB”


随后对着周围的人喊道:“给我把他都打残。”话音刚落,四面八方的人都往涛子他们近前扑来,奶子


等人顿了一会儿,马上向众人冲去。周围围观的人是人山人海,借一句土方言说道“没见生养,咋就这


么多种呢???”围观的人有一小部分是涛子的同学,有两个同学跑到办公室去喊浩子,而浩子此时也刚从


办公室出来,到班里看班里的人99%的人都没在,他还正在郁闷,难道下节是体育,但看课程表也不对啊


,下节明明是数学,被老师训了一节课他也懒得去想,就往操场走去,刚到楼道,就看到找他的哪两个


同学,他俩一个叫坤子;一个叫小凯,外号叫鸭子,两人也属内向之人,平时很少说话,他俩对浩子大


喊了一声“涛子在操场出事了”,浩子二话没说,急速往操场跑去,如果说箭快,那浩子的速度就是子


弹,平时到操场要两分钟,今天就用了三十秒不到,跑过去看见一大群人,冲上去就开打,鸭子和坤子


紧随其后,也参与了战斗。七个人打百来个,前后攻击,那叫个刺激,那叫个心跳啊。浩子抓住一个人


的头发就往下撕,然后抬脚就在那人脸上踢了几下,当下就抢了一节钢管,对着人群就是一顿乱挥。坤


子和鸭子也毫不逊色,鸭子行动极其的敏捷,在人群中不停的穿梭,一阵功夫就已经放倒了几人;坤子


纯属乱打,但这种打法是最NB的,这样对方根本无法靠近,并且还能打到对方,真是进退两全。鸭子,


坤子,浩子三人一直从外打到里,最终和涛子四人相会,看着那四人脸上的多处青伤,就如小丑一般,


浩子不由的笑了笑,奶子几人斜瞪了浩子一眼,浩子自然也知趣的打住了。涛子说道:“我打那个大块


头,剩下的,你们挑一个最扎把的,往死呢打,不要怕自己被打,你们只要记住把对方打成残废就行。


”涛子说完当先向前冲去,一锤把大块头打翻在地,石头几人也不甘示弱,选好自己的目标,不顾一切


的往倒放,如果世上最恐怖的是铁拳者,那他们近似拳神,胜似地狱恶魔,他们几乎忘记了现在是法制


社会,打死人是要坐牢,甚至枪毙的,而现在在他们脑子里只有的是“打残他们,才能出去”涛子几人


的这么一打,震住全场所有人,他们几人太可怕了,纯属魔鬼,有很多人停止上前,掉头撒腿就跑,鸭


子,坤子等人,那肯罢休,打到自己的目标后,抄起地上的钢管,追上人,就当头一管,吓得围观的人


纷纷散开,生怕伤了自己。涛子几人一直追赶着,直到累了不能再累,才算停止。现在操场上只有观看


的人,和被打倒的人,而浩子,石头等人根本没把自己流血的事放在心上,更不怕对方再回抄,全都瘫


倒在地,因为他们实在太累了,几乎一丝力气都没有了。

保卫科,到的可真及时啊,人家刚跑他们就到了,还真是有意思,几人被保卫科拉到医务室包扎了一下后,保卫科的人来做了一个口供,便让涛子几人先回班去,等候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