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4.html


老曾看了看那名肩膀中枪的兄弟,说:“这位兄弟伤怎么样?”那位兄弟说:“已经包扎好了,不碍事,不碍事。”

老曾说:“那就好。你们是……”

古大海连忙指着老曾说:“这是我们的营长曾柏松同志,在外边我们叫他大哥。”又指指四位兄弟,“他们是这附近的游击队,为了救大哥你,我们跟这里的党组织取得了联系,他们派出这几位兄弟。他们都是游击队的好手啊!”

老曾说:“同志们,谢谢了。”

四人用敬仰的目光看着曾柏松,齐说:“原来是曾营长,久仰大名了,您好像做过咱队长的教官呢!”

“是吗?说说看,你们队长叫什么名字?”曾柏松感兴趣地问道。

一个游击队员说:“我们队长叫何二水,去年到苏区学习过,听说是您教他打枪的。”

曾柏松欣慰地点点头,说:“哦,是那小子!一年不见,这小子吃香了,当上队长了?”

四个队员呵呵的笑了。

曾松柏道:“你们队长在忙啥?”

队员说:“最近盯上了附近一个叫田克的土豪,他人如同名字一样,横行乡里,人们背里叫他田克扣,他有个儿子叫田友得,是个极端好色之徒,仗着父亲的势力,四处强抢民女,百姓怨声载道,咱队长打算打掉这一土豪,为老百姓出口恶气。”

曾柏松沉思了一会道:“这事得缓一缓,眼下敌人正围剿苏区,这里在苏区的外围,如果我们弄出这么大的响动,势必引起敌人的注意。我的意见是,你们继续潜伏,等待时机,为苏区多做一些实质的工作,比如情报、送药送盐等,这对革命更重要。”

队员点点头,说:“曾营长说得是,我们回去跟咱队长传达。”

曾松柏笑着说:“我们还得见面的,我跟他说吧,不过我们可以教训教训田克扣,让他收敛点。”

四个队员笑了:“早该教训教训他了。”

曾柏松话锋一转:“教训归教训,但是苏区缺少食盐和药物,眼下摆在我们面前的任务非常艰巨,之前藏好的那批食盐和药物必须想办法转移到苏区。”

“那我们就现在潜入同安镇,将那批食盐和药品转移出来。”古大海说。

“对,现在就去!”辛德和四个游击队员说道。

老曾摇了摇头,说:“不行,眼下敌人急红了眼,戒备森严就不必说了,关键是我们如果也跟着急的话,那批食盐和药物很容易暴露的。所以,我们必须缓一缓。”

辛德和四个游击队员都点头称是,古大海说:“大哥,苏区眼下最缺的是食盐和药物,这些东西早一天送到苏区,苏区的困难就会减低一些,你们在这里等着,让我去好了!”

曾柏松用不容辩驳的口气说:“阿海,这事急不得,欲速则不达嘛,弄不好,那批食盐和药物落入敌人的手中不说,还会暴露那些给我们准备食盐和药物的同志!这种赔本的买卖你愿意做?”

古大海仍然不服气:“那,那我们就在这里干等了?”

曾柏松道:“怎么能说是干等呢?这里离同安镇近,又有游击队的同志帮助,等我们打听到敌人确凿的消息,我们再想办法将那批货带出来,你这么急着去,那是莽撞,这是干革命的人最忌讳的!”

辛德也说:“大哥说得对,这事是得小心谨慎,大意不得。”四个游击队员也附和:“是的,小心为上。”

古大海才说:“好吧,那就再等等。”

曾柏松说:“那好,既然咱们意见统一了,那就劳烦游击队的同志帮忙打听同安镇的消息,一有好的消息,请你们立即通知我们。”

“行。”一名游击队员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