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呼吁:立即释放药家鑫

强烈呼吁:立即释放药家鑫


一个人开车撞了人,假如他具备起码做人道德的话,那他该去救人;如果他缺德已缺到了接近人的底线的话,那他会驾车逃逸;若他的德行已匮乏得跌破了人的界限,以至于跌入了禽兽境地的话,那他可能会哆哆嗦嗦在被撞者头上再砸上一棒子,然后再一逃了之。本以为,开车撞了人,不外乎这三种情况,而这第三种情形已达到了人类所能设想的极限,绝难再有所突破了,毕竟此等撞人后还要灭口的禽兽之举,即使是禽兽,也羞于为之,况且已跌成禽兽了,也没法再往下跌了。不料想,我们这片习惯创造任何奇迹的神奇土地上,近日又将一个更惊世骇俗的奇迹捧献了出来,献出此等惊天大作的竟还是个二十出头、乳臭刚干的毛头小子——药家鑫。我们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原来交通肇事之后,居然还有这匪夷所思得超越常人想象力的第四种情况,药家鑫可是把它展现得淋漓尽致、毫发毕现啊。面对着在血泊中呻吟的被撞妇女,禽兽者也会犹豫一下后才好动手,这终究是个活生生的大活人啊,做掉之前咋也得心理上做一番挣扎啊,而我们外表秀气得象女孩的小帅哥一看周围没人,便不假思索、二话没说地取出刀来,照着伤者就是一顿狠捅。足足捅了八刀,受伤女子就算是个健康人,哪怕有八条命,这八刀下去,也足以统统报销。脑后直冒凉风啊,如此禽兽也不敢一试的壮举,药家鑫做起来,竟如此决然、果断,这份材料,若以禽兽称之,岂不太屈才了吗,他堪称是禽兽中的禽兽啊,可惜在素以词汇丰富而著称的汉语词库中,实在找不出一个合适的词儿来给他加冕,那就只好让他屈就几天禽兽吧。


如此极品禽兽一出,见多识广的国人也不禁吃了一惊,民愤随之骤起。国人都人人自危啊,这等丧尽天良的祸害,若不赶紧除之,没准那天就会冒出头来,兽性大发一回,谁都有可能摊上啊,可谁都承受不起啊。如这禽兽不死,再带动起一大批禽兽争而效之,那咱们这社会不就成彻头彻尾的禽兽社会了吗,国人岂不没有活路了吗。幸亏在咱们这个神奇的国度,民意从来不起什么实质性作用,否则药家鑫这小畜牲早被千刀万剐个几百次了。当然药家鑫更得庆幸他生在咱这一大片神奇宝地,如他活在一个有死刑的法制国家,就冲他人神共愤的逆举,一万条命,也都死定了,断无活理。可咱这国家神奇啊,处处都有贵人、知己在为他保驾护航啊,连著名的法学专家都把老脸豁出来了,愣是磨破三寸不烂之舌地把他极禽兽之大成的罪行,给磨成“弹琴”的乐坛雅事了;还有媒体们也没少下功夫啊,把他从头到脚的一切闪光点都用显微镜给挑出来了,连篇累牍地展示在一字千金的版面上;法官大人也蛮善解人意啊,不但认可了他迟到了几天几夜的“自首”,还因被害者不知好歹的“躲”而把动刀数由“8”减为了“6”。有这么多主流势力无微不至的呵护,药家鑫即使再禽兽上一万倍,也死不成了。是啊,药家鑫小小年纪,就能成就如此禽兽伟业,委实是人才了得啊,假以时日,定会将禽兽大业发扬光大啊,如此盖世天才,若杀了,岂不太可惜啊,可舍不得让他死啊。


往深一想,药家鑫不仅不该死,反倒应立即释放。早被专家高见们弄得义愤填膺的国人且慢扔板砖,先听笔者一一道来,再砸不迟。以当前情势看来,药家鑫不死,似已成定局,专家的嘴皮,媒体的功夫,可不能白费啊,但也存在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民众质疑的声浪过于剧烈,乃至于影响到了稳定大局,那迫于民意的压力,药家鑫也可能会一毙了事。可是不管那种结果,都不是法律的胜利,都是对现代法理某种形式的蹂躏,只不过前者是权力的强奸,后者则是民众的践踏。不论谁暂时获胜,谁在台上欢呼喝彩,法律都是地地道道的牺牲品,都只配被冷落在角落里、痛苦而无奈地呻吟。既然法律注定了是牺牲者,那为何不牺牲得更彻底一些呢。诚然,把药家鑫立即释放,法律会牺牲得体无完肤、颜面尽失,可能会把国人心里仅有的几丝念想也给败坏掉。但世事往往至之于死地而后生,当国人对自家的法统彻底绝望的时候,新的法制大厦的彻底重建也就指日可待了。国人向来有这个传统,房子尽管已千疮百孔、风雨飘摇了,但只要一天不倒,就还要住下去,与其住到被活活砸死在里面,还不如早点让它倒掉呢,这样才好盖新房子吗。


杀了药家鑫一个,咱这一亩三分地上的禽兽,不见得少,多他一个,也不见得多。反之,若不杀药家鑫,并把他立即释放,那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被放的药家鑫必将产生巨大的感召效应,从而激励亿万国人争先恐后的往禽兽这条路上奔,那一股人人都以当禽兽为荣、以不当禽兽为耻的热浪,将会在瞬间席卷全国。在这股滔天巨浪的裹挟下,那要不了片刻,咱这社会就将变成彻彻底底的禽兽社会,我们每一个人都将成为不折不扣的禽兽了。到那时,我们梦寐以求的和谐社会也就唾手可得了,我们也将时时淋浴着天理、公道的光辉了。要知道,狼与羊相处的社会,是不可能有和谐可言的,羊要想与狼长久地和谐下去,在无力将狼变成羊的情况下,就得赶快把自己练成狼,晚一刻,都得被狼一口吃掉。不怕禽兽多,就怕禽兽少,一个社会,一旦每个成员都是禽兽了,那兽道也就自然而然地变成公道了,和谐也将不请自来了。


如此说来,既然放了药家鑫,有这么大的好处,那还等什么,赶紧刻不容缓地放了他吧,此等天物,若晚放一会儿,都将是暴殄啊,都可能造成莫大的损失啊,赶快吧,时不我待啊!


为此,笔者正式发出强烈呼吁:立即释放药家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