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51.html


10 斯德哥尔摩情结 2


对于绑架自己的暴徒,他的恐惧会先转化为对他的感激,然后变为一种崇拜,最后人质也下意识地以为凶徒的安全就是自己的安全。

剥开现象的茧丝,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根源,是人类本性中畏惧和崇敬强者的劣根性造成的,也就是畏强凌弱的本性。

当一个人长期处于某种势力的压制和压迫中,就会形成变态的依赖,不但不敢或不想反抗,甚至心存感激,这种心理在历史上和日常生活中并不少见。比如长期受土匪欺压的百姓,当政府军前来围剿时,他们会反过来通风报信,帮助土匪逃过劫难。又如,一些长期被**跋扈的流氓型领导欺压的下属,当上级部门来调查时,他们竟然为这些曾经在他们头上作威作福的领导隐瞒开脱,甚至违法串供。

周、朱二人虽不是被扣押的人质,但也可借用斯德哥尔摩效应这个原理,来探寻他们心理微妙变化的轨迹。经过杨秀清精心安排的审讯,周锡能已经完全被天父的神奇能力所征服,他以为天父真是千里眼、顺风耳,却不知这都是精明的杨秀清做的手脚,此时见杨秀清竟然还好言软语,不禁心生无限依赖和感激,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于是说出了一番悔过的反常言论。

如果说周锡能在临死前的反常举动还不好理解,那么朱锡琨的举动则更能说明这个问题。朱锡琨知情不报,如果事情到最后败露,他就算有一千张嘴恐怕也说不清,最终难逃一死,现在天父用自己非凡的神力拆穿了阴谋诡计,救了自己的性命,哪有不感激涕零的道理?

周锡能和朱锡琨的真诚悔悟和真情告白,为天父下凡审讯大片圆满地画上了句号。

周、朱二人的忏悔,到底出于何种目的,并不重要。对杨秀清来说,重要的是由于他们的态度和做法,杨秀清的出场费又意外地直线飙升。

朱锡琨的告诫,尤其是周锡能临终前的真情流露,他那发自内心的忏悔以及对天父肝脑涂地般的崇拜,使杨秀清的身价倍增。

杨秀清赚了个盆满钵满,真是惬意!

为了百尺竿头再进一步,杨秀清决定进一步做大影片的后期宣传,以赢得更多的片后回报。

杨秀清指示,将此事详细过程,也就是天父下凡大戏的情节编成剧本,于1851年12月25日经洪秀全批准,1852年年初颁刻,通报全军,让全军将士领会天父的神通广大、无所不能。

从此,周锡能这个名字,牢牢地刻在了太平天国的历史上,被每一名将士所熟知。学习这个剧本,成为太平军新将士的必修课程。周锡能事件,成为天国反内奸教学的最佳案例。

杨秀清不但为自己赢得了高额出场费,也为太平天国的反内奸事业立下了汗马功劳。从史实来看,太平天国前期,也就是在天京变乱之前,叛徒的确寥寥可数,应该说,与此有着直接而长远的关系。

当然,这得感谢周锡能,还得感谢赛尚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