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场最奇特一幕:即将全胜的志愿军突然撤退

本文摘自:《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作者:(美)贝文·亚历山大,翻译:郭维敬 刘榜离等,出版: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美军第1骑兵师和南朝鲜第1师撤至清川江南面。第8集团军显然遭受了惨重损失,不但其第8骑兵团受到重创,而且第5骑兵团试图突破“军号岭”的路障时强攻不成也伤亡惨重。南朝鲜第1师第15团和第8师第10团已不再是有战斗力的部队,而第6师则名存实亡。


南朝鲜第2军也土崩瓦解,人员和装备损失惨重。该军3个师的残部沿清川江撤退时乱作一团,直到撤至军隅里附近才表面上恢复了一点秩序。此处离横跨清川江的那座唯一的永久性桥梁只有13英里之遥。这是一座木质结构的桥梁,位于安州东北3英里处,由南朝鲜军队占领。


这座桥梁是跨越清川江的唯一可靠通道,南朝鲜第2军的撤退难免对其造成威胁,因而迫使沃克将军作出决定立刻把美军第8集团军撤过江去,但位于西面新安州渡口北面桥头阵地上的守军和木桥南面另外一个桥头阵地的守军则按兵不动。这两个桥头阵地分别由英联邦第27旅和美军第19团把守。


为了防止南朝鲜第2军再次瓦解,11月3日,沃克把美军第5团战斗队部署到军隅里作为该军的后盾,并把第2师第9团调遣至军隅里南边,以保护通往南面顺天的那条交通要道。不久,中国人便向南朝鲜军队发起攻击。翌日,中共军队打垮了扼守在军隅里东北面3英里处一个高地上的南朝鲜第7师第3营,南朝鲜士兵开始像决堤的洪水般越过第5团战斗队的防线向后败退。南朝鲜第8团被火速投入战斗。622高地虽然白天几经易手,但天黑时却在南朝鲜军队的控制之中。第5团战斗队也遭到中国人的猛烈攻击,不得不后撤了大约1000码。不过,天黑之前中国人被击退,军隅里仍然掌握在美军第8集团军手里。该军的右翼守住了。


11月4日,中国军队还攻击了大桥北面的美军第19团的桥头阵地。大约1000名中共士兵成功地摸到部署在大桥东北面约7英里处的第19团第1营的背后。这支美军部队没有怎么进行抵抗便仓皇撤到江对岸,结果损失了所有重型装备和车辆。该团第3营发起冲锋,试图夺回第1营原有的阵地,但没能成功,因为途中遭到一支强大的中国军队的拦截。越来越糟的形势迫使第24师师长丘奇将军命令第21团趁夜间过江,于11月5日发起攻击,夺回桥头的防御阵地。这一次的进攻总算得手了。



11月4日夜间,中国军队也采取了行动,进攻了位于博川正南面、新安州渡口北面约5英里处的第27旅的桥头阵地。大约一个营的中国人从东面绕过博川,向美军第1骑兵师第61野战炮兵营包抄过去。该营驻守在博川南面一两英里处,是为了支援英国军队而部署在那里的。中国人的目的是要切断第27旅背后的那条道路,尤其是要炸毁炮营阵地附近小河上的桥梁。假若这座桥梁被炸掉,第27旅的所有坦克和车辆将无法逃脱出去。


当中国军队用迫击炮和轻型武器向炮兵阵地开火时,各炮连的连长把除炮手之外的所有士兵都部署在阵地的周围,每一件可利用的自动武器上都配备了人员,形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防御圈。中国军队开始进攻的消息传到了第27旅后,由苏格兰阿盖尔斯人组成的A连立刻动身前去支援炮兵。炮兵C连遭到的进攻最为猛烈。霍华德·M·莫尔上尉调转榴弹炮的炮口,近距离朝东面稻田里的敌军开炮。后来,他又下令调来另一门炮助战,两门炮共发射了1400发炮弹。大部分中国士兵相距只有300码,而有一些则近在50码处。炮兵的火力使中国军队无法接近,挫败了他们要炸毁桥梁的企图。爆破组的一名成员冲到离桥不足20码处,被炮兵击毙。在支援炮兵的战斗中,苏格兰连有2人阵亡,18人受伤。而炮兵营也有2人阵亡,35人受伤。


第27旅旅长巴兹尔·A·科德对炮兵C连大加赞扬,他评论道:“我很想说这些美军炮兵在战斗中表现得多么出色。中国士兵就倒在离炮兵阵地只有30码的地方……这体现了炮兵部队最优秀的传统。”


情况慢慢清楚了,一支人数众多的中国军队实际上已经包围了第27旅的桥头阵地。位于北面的澳大利亚营试图打开逐渐收紧的包围圈;在一场殊死的战斗中,澳大利亚人有12人阵亡,64人受伤。但显而易见,第27旅无法守住桥头阵地,于是,该旅只得和炮兵营一起,由米德尔塞克斯营在前面开路,冒着炮火朝清川江方向撤退。澳大利亚营则向北面发起冲锋。


当天傍晚,第27旅在清川江北面约2公里处的第一道山岭上形成一个防御圈固守。天黑后不久,中国人便开始进攻这个阵地。进攻一直持续了4个小时,战斗中有数百名中国军人伤亡。然而,11月6日拂晓,中共军队却脱离接触突然撤走了。


那天夜里,中国军队还进攻了第19团桥头阵地的左侧;桥头阵地位于清川江上那座大桥北面约4英里处。有一部分中国士兵顺着一根战地电话线从背后摸到美军阵地上,活捉了许多正在睡袋里睡觉的美军士兵,并当场将他们击毙。虽然有几个美军士兵进行了抵抗,但最终该营还是被迫后撤了半英里,勉强坚持到天亮。此时,中国军队却突然脱离了接触。


11月6日这一天,战争史上最为奇特的事情发生了:有大获全胜之势的中国军队与联合国军突然脱离接触,并且看不出有什么明显原因,全部从战斗中撤离。坚守在清川江北面阵地上的澳大利亚士兵看到,中国军队拂晓前进攻了第27旅的桥头阵地后立刻向北面开去。空中侦察人员也报告说,多处发现中国军队从战场上撤走的情况。天黑之前,中国军队全部撤回山里去了。


好像中国统帅部作出了决定,一旦联合国军越过清川江,即予以沉重打击,但假若他们被赶回到江对岸,就不必管他们了。至于这是不是中国的策略,至今仍不得而知。不过,此后有一段时间,即麦克阿瑟于11月24日发动所谓的“结束战争”的大反攻之前,中国军队完全没再跟联合国军发生任何接触。他们只是在联合国军越过清川江并企图推进到鸭绿江时,才重新开始发动进攻的。


同样奇怪的事情也发生在东面第10军的防线上。不过,由于中国军队于11月6日同美军进行了一场激战,所以,他们直到次日才撤离。10月28日,南朝鲜军队曾在水洞附近与中国军队遭遇,此处距兴南北面约28空里,距长津水库南端约14空里。中国军队拦截住南朝鲜第3师的一个团。11月2日,美军第1陆战师第7团为南朝鲜人解了围,之后,准备向北直逼长津水库,但遭到中国军队的猛烈攻击。攻击中有700名中国士兵在陆战团的阵地前丧生。11月5日,当陆战团试图再次向北推进时,被中国军队拦截在镇兴里北面半英里的750高地上。虽然陆战团多次发动进攻,但没能前进一步。然而,11月7日清晨,陆战团的巡逻队却发现中国军队撤走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